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 大败
    ,!

    左右虽然很紧张,不过章宗舫既然发话了,自然努力看去,果然有心细之人发现端倪道:“大人,对方的人数虽然众多,只是似乎在队伍的衔接上出现了问题,姓韩领着一大帮子冲的极快,但是后半截队伍似乎根本跟不上,慢慢的落在后面,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

    “哈哈,不错,观察的很仔细!这一点说明什么,说明他姓韩的对于自己的手下掌握得不完整,否则怎么会出现在这种临阵冲锋之际掉链子的现象呢!”章宗舫一脸轻松地笑着说道。

    顿时,一名属下眼前一亮道:“大人,您的意思呢只要咱们打退了那姓韩的率领的前锋,那么他后面的大军便会不战而退是吗?”

    “好好好,很好!本判就是这个意思!好了,传令下去,让大家不吝啬自己的法力,给本判狠狠地揍他!”

    被章宗舫这么一说,他的部下再面对这种排山倒海般的进攻时脸上虽然依旧显得有些紧张,但是却没有了那种畏惧的心态,一个个摩拳擦掌准备给韩老大一个当头棒喝,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法术轰鸣,惨叫声,怒吼声交织在一起,整个战场都成了一种绞肉机,不断地有阴神倒下化作一团烟尘,又不断地有新的阴神补上。

    说到底章宗舫所部毕竟只有五万阴神,数量和韩老大这边不能相提并论,渐渐地他们感觉大了自身的法力的枯竭,要知道战阵这种东西无非是凝结众人的力量,把劲儿往一处使,可是一旦法力不足,那么战阵的威力也就打打减少了。

    其实原本他们的法力不应该消耗这么快的,但是谁叫韩老大发狠了,竟然将全部的合体境还有他这个洞虚境顶在了最前面,有这么强悍的肉盾存在,章宗舫这边攻击起来就特别的消耗法力。

    故而一直到韩老大已经距离他们不足五百米的时候,他们知道在这么下去,自己这边似乎不能阻挡韩老大进攻的势头了。

    章宗舫明白一旦让韩老大将大军全部将他们团团围住近身作战的话,他的手下在人数占劣势的情况下很难赢,故而章宗舫长啸一声纵身飞出了战阵,于此同时他的身后也跟出了二十来名合体境阴神。

    韩老大见将章宗舫逼了出来,顿时精神一振,尽管他此时消耗也颇大,但是他知道自己必须迎上去,否则刚刚振奋起来的士气变回重新跌落回去。

    各自捉对厮杀,而下方的低阶阴神大军则继续往前冲,天上地上一片混战。

    “大人,您看,韩老大他对上了章宗舫根本只有招架之力,属下是不是应该前去助阵!”钱嵘时刻关注着战况,对着天庭使者说道。

    岂知这位使者似笑非笑地看着钱嵘说道:“老钱啊,看来你还没有明白我的心意,你是我看重的人,所以我怎么会让你去冒险呢!”

    “你就在这看着吧,老韩一时半会还死不了,更何况他手下还有这么多人,足以将章宗舫给拼光了!”

    “要知道,这章宗舫这么多年来投靠佛门,身上肯定有不少好东西,若是不把这些东西逼出来,咱们怎么能够轻松拿下他呢!”

    这话一出,钱嵘的神色微微一变,他怎么听不出这位天庭使者的话外之音,竟然是想要以数十万阴神拼光章宗舫,若是章宗舫还不死的话,他们在出手也不迟。

    可是这样一来的话,这伤亡也就太大了,双方加起来可是有数十万阴神,这代价也太大了。

    或许是看出了钱嵘的想法,那天庭使者把脸微微一沉道:“老钱,你这么聪明的人不会不明白慈不掌兵的道理吧!”

    “和自己的前途相比,眼前这些家伙又算得了什么呢,你要记住,成大事者,当不拘小节!”

    “想想吧,你是愿意进入天庭呢,还是和眼前这些人一起成为炮灰呢!”说着,使者再次拍了拍钱嵘的肩膀。

    钱嵘的神色顿时阴晴不定,到最后终于眼神中露出坚定之色:“属下多谢大人提点!”

    见钱嵘想通了,天庭使者顿时满意地笑了笑:“不错,孺子可教也!”

    方绍远此时就藏身在韩老大大军的后半段,钱嵘这边和天庭使者所说的每一句话他都知道,他没有想到这位出身天庭的使者居然如此狠辣,妄图以铁树狱的所有阴神为代价拼掉章宗舫,这样便可以不废除灰之力获取胜利。

    于是乎,突然大军之中传来了一声高昂的惨叫声:“韩老大败了,咱们快撤啊!”

    一声叫起来,顿时引来了无数的同样呼喊,很快不少阴神看见自己身边的同伴也退了,虽然心中很是莫名其妙,不过随大流嘛谁不会啊,于是乎后方的大军立马做鸟兽散,退的那叫一个快啊。

    以至于正在奋力对抗章宗舫的韩老大瞥见这个情况,身子猛地一哆嗦,顿时被章宗舫抓住机会猛然就是一掌将其打飞。

    后军撤走了,前军的阴神也受到了影响,正在犹豫不决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老大竟然被对手打飞了出去,顿时心中大骇,于是也纷纷转身后撤。

    待韩老大站起来的时候,就看见自己的属下狼奔豕突地往后乱窜,顿时急火攻心,感觉到自身的法力在体内到处肆意乱窜,知道自己再不走就真的走不了了,于是骤然猛叹一口气,趁着还能压制住体内暴走的法力,嗖的一下在就飞走了。

    莫名其妙的胜利令章宗舫所部一时间也愣住了,原本还以为这次要陷入苦战了,谁知道对手竟然神经兮兮的自己跑了,这胜利来的也太突然了一点了。

    只有章宗舫知道,这恐怕就是方远搞的鬼,不过这话他是不会说破的,毕竟这方远并没有现身,自然有他的想法,他要是说出来,恐会惹得使者不满。

    眼看大好的形势竟然急转突变,天庭使者在暗处顿时极为不爽,钱嵘站在一旁感受到这位使者体内引而不发的气势,顿时噤若寒蝉。

    半晌之后,这位使者看向钱嵘道:“你去协助老韩把溃军收拢一下,本使要静静!”

    钱嵘应了一声,便飞身朝着韩老大方向飞去,和这位使者站在一起,他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总是没来由的一阵寒颤,如今有了机会,自然赶紧跑路。

    待钱嵘离去之后,这位天庭使者却面露冷笑道:“哼,佛门的人终于出手了吗!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