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 可敢跟我一战
    ,!

    “于海,看在咱们相识一场的份上,你现在离开铁树狱还来得及,否则必然深陷万劫不复之境。”章宗舫的声音再次出现。

    只是,这句话停在了于海的耳中显得那么的熟悉,这分明就是他之前说给章宗舫听的翻版,如今显得那么的刺耳。

    于海从一开始进入铁树狱就从来没有将这些下界的阴神看在眼中,在他看来,这些阴神注定无法飞升,根本不堪大用。

    即便是钱嵘等八个洞虚境的阴神也不过是他利用的工具罢了,甚至在成事儿之后他压根儿就没有打算打他们前往天庭。

    之所以这么说,不过是为了调动这些阴神的积极性。

    但是,现在,就是这帮他看不起的阴神,居然给他造成了这么大的困扰,甚至令其陷入两难之地。

    这个时候,于海看着站在自己身旁的钱嵘,深吸一口气,勉强保持住脸上的平静之色,用一种很亲切的口吻低声问道:“老钱,怎么样,剩下的阴神你可有把握令他们听从于你?”

    钱嵘自然明白于海的心思,如今场面上分成了三股势力,章宗舫,分离出来的阴神,以及于海这方。

    若是他能够完全掌控剩余的阴神,那么只需要用他们牵制住分离出来的那帮阴神,这样于海便可以腾出手来对付章宗舫这一方的部下。

    毕竟看得出来,章宗舫这边似乎就只能隐藏身形,保持住自己不败而已,只要于海能够破开那五万阴神的结成的战阵,那么便可以用这帮阴神的性命威胁章宗舫。

    一旦章宗舫妥协了,原本分离出来的那帮阴神也就没有了依仗,自然也就构不成威胁了。

    只是,他钱嵘真的会帮助于海嘛。

    于海看到了钱嵘在沉默,甚至面露一种犹豫之色,他以己度人,觉得钱嵘应该是再和他谈条件,不就是一个前往天庭的名额吗,大不了事成之后就带他去天庭,只不过去了那里,钱嵘的生死还不是在他的掌握之中嘛。

    于是,于海低声许诺道:“老钱,本使说过的话依旧算是,现在再加一条,只要你能够掌控这些阴神,将来本使必然竭尽全力为你争取上封神台的机会!”

    这话一出,钱嵘的眼神之中顿时亮了起来,他身子有些颤抖,声音微颤地问答道:“使者大人,此话当真?”

    “那是自然,本使岂能是那种言而无信之人,若你不信,本使便可以对着大帝发誓!”于海双目一瞪,顿时叫道。

    “额,呵呵,那就请使者大人您发誓吧!”钱嵘讪笑了一下,随后却坚持道。

    于海原本只是说说而已,如今这钱嵘竟然当真了,他还真有些骑虎难下,但是当初他可是在上头面前保证完成这件事情的,若是失败了的话,他的前途可就难料了。

    一咬牙,于海便对着大帝起誓了,说完之后,于海脸色铁青地看着钱嵘说道:“若是你不能达到我的要求,那就休怪本使不客气了!”

    钱嵘此时才不管于海是怎么想的了,他呵呵一笑,随后神色一正,开始聚拢剩余的阴神。

    其实,之前分离出来的阴神不过是方绍远渡化的信徒而已,在方绍远暗中的指挥下,表现出了一副偏向章宗舫的姿态。

    而剩下的阴神,摄于于海的威压,其实不敢轻易变节,于海也是关系则乱,故而被钱嵘逼迫之下,做出了妥协,而钱嵘则凭借自己的身份和修为很轻松地就暂时压制住了这些内心有些蠢蠢欲动的阴神。

    见钱嵘已经下令把队伍整编好,而且还结成了战阵对着分离出来的阴神,于海的神色也缓和很多。

    其实,他在之前就一直怀疑佛门这边肯定也派人来了,尤其是当初韩老大指挥战斗的时候,后半截队伍明显拖沓不听指挥,他便暗自猜测佛门来人已经混入了自己这方的大军之中。

    如今,眼见场面几乎失控,他更加肯定在分离出来的那帮阴神之中必然隐藏了佛门所派之人。

    只是他还不清楚,佛门到底来了多少人,怎么能够暗中使得这么多的阴神倒戈,而且他还怀疑剩下的阴神之中是不是也有不少其实已经暗中投靠佛门了。

    故而,他才命令钱嵘整合队伍,其实就是处于验证自己心中所想的考虑。

    若是真有投靠佛门的阴神,他们应该拒绝调转枪头对准自己的伙伴,到时候自然会暴露出来,至于钱嵘会不会给那些阴神干掉就不是他所考虑的了。

    不过,那个时候他于海就只能考虑赶紧走人,毕竟面子没了可以再挣,但是小命没了,可就什么都没了。

    当然,要是钱嵘成功了,也就说明剩余的阴神之中应该都没有被佛门暗中收买,或者说绝大多数是清白的,这样他就还有继续和章宗舫斗下去的机会。

    至于暗中隐藏的那些少数阴神,于海不认为他们能够掀起什么风浪。

    如今,场面上看,于海又扳回了一局,场上的气氛再次凝重起来。

    “章宗舫,你也看见了,你我如今又回到了同一个起点上!我知道你身边有佛门中相助,但是没关系,我给你一个公平决斗的机会!只要愿意先出身来和我一战,我便放过你的这些部下,否则单凭这抱山阵使保不住他们的。”

    虚空中一片沉寂,于海也不着急,现在的主动权掌握在他手中,他不急,着急的应该是章宗舫。

    果然,半晌之后,章宗舫的声音再次幽幽的响起:“于海,既然这么说,好,我答应你了!”

    章宗舫的身形突然出现在他的部下面前,而他的五万阴神顿时脸上露出焦急之色:“大人,您不能现身啊,只要您不出现,他就那您没办法,即便我等都死了,只要您还在,这铁树狱就依旧是在您的掌控中!”

    于海一听这话,顿时把脸色一沉,他还真担心章宗舫听从属下的话,重新隐匿身形,因为章宗舫部下说得对,只要身为铁树狱掌狱判官的章宗舫不被抓住,他于海还真不能称完成了这件事。

    他于海接受的任务就是将整个铁树狱的阴神通通清空,若是最后依旧还留着一个章宗舫在其中,他的任务都不能算是完成。

    所以,于海只能出言相讥道:“章宗舫,你不会是怕了吧,莫非自从上次败在我手中之后,你便再也没有胆子我和一战了,或者说难道你就不想打败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