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 大帝现
    ,!

    强行按下心头的不安,于海毫不迟疑的继续冲下去,看着出手可及的章宗舫,他露出狰狞之色,单掌平推想章宗舫。

    在他看来,只要章宗舫避让了,那么他另一掌必然乘虚而入,必然叫章宗舫不可抵御。

    只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章宗舫竟然不闪不避,甚至脸上还露出意思冷酷的笑容。

    好,既然你不避让,那么我便正好双掌齐飞拍死你!于海心中恶狠狠的想到。

    当他的双掌同时拍在了章宗舫的胸口的时候,夺命术骤然发起,于海的脸上露出快意之色。

    轰的一声,章宗舫的一拳也同样落在了于海的身上,势大力沉,这是于海对于这一拳的评价。

    接着这一拳之力,于海瞬间身形暴退,此时他的脸上带着胜利的笑容,因为他终于知道章宗舫打得到底是什么主意了,居然是以伤换伤。

    不过章宗舫实在是太天真了,不出,他这一拳确实厉害,拳劲侵入他的体内,令他瞬间便受到不轻的伤势。

    但是,章宗舫被自己双掌拍中,夺命术可以瞬间夺取他大半的寿元,此时的章宗舫想必已经是垂垂老矣的一名老朽了,根本不足以对其造成任何威胁。

    就在于海洋洋得意之际,突然他感觉眼前一花,随即腹部骤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清晰而来,顿时一阵强烈的剧痛传来。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胸口再次中招,接二连三的被人打中,即便是他的仙躯也承受不住这种的打击。

    剧烈的疼痛令于海最终忍受不住大叫出来:“啊,谁,到底是谁!给我出来!”

    就在于海惨烈地叫着的时候,冷不防章宗舫的声音在其耳边响起:“谁,这里能有谁啊,自然是我啊啦!于海啊,于海,当年你给我带来的痛苦,今日我必然叫你加倍偿还!”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中了我的夺命术,你怎么可能还有如此战力!”于海被只感觉到自己被人连续打击,好似沙袋一把全无还手之力,他自然不相信章宗舫有能力避开自己的夺命术。

    此时,章宗舫忽左忽右,不断地以重拳击打于海,,每一拳都带着他深深地恨意,使得他的每一拳皆包含了他全部的力量。

    当年他也是天纵奇才,否则也不会被天府宫看中参加天府宫的入门比试,只可惜他一路过关斩将,却在最后关头败在了于海手中。

    最后也为伤势太重,不得不放弃肉身,从而专修神道,尽管他知道神道的路不好走,但是这条路比他想象的还要艰难,尤其是修炼至渡劫境,那种被老天盯上,随时可能被超级天劫劈死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

    不得已,章宗舫投靠了佛门,得佛门相助,登上了封神台,免去了天劫之祸,但是从此了断去了登仙之路。

    所以他恨,他恨于海在比试时假装收手不住,一举将其重创,可惜他章宗舫只能将这种仇恨暗自埋在心头,因为此时他和于海的身份已经大不一样了,一个在天,一个在地,甚至永远没有在见面的时候了。

    不曾想,老天竟然让这于海再次出现在他面前,还成为了他的头号敌人,章宗舫压抑许久的恨意终于爆发了。

    夺命术虽然厉害,但是他章宗舫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其实佛门和天庭之间明争暗斗了那么长时间,自然对于天庭的一些秘术有了相应的对抗手段。

    而章宗舫施展的这一套所谓的传法秘术,其实最大的作用不是可以融合他的人法力为己用,而是可以暂时借助秘法将所有人的寿元共享。

    这一点就厉害了,五万阴神,寿数共享,那么削章宗舫一人,其实就是同时削五万人。

    说起来,于海的夺命术是厉害,但是碍于他的修为,虽然可以发挥出夺命术的效用,但是一下子作用在五万阴神身上,却依旧力有不殆。

    夺命术的效用被五万阴神均摊了,作用在每一个阴神身上的效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故而章宗舫其实根本没有收到多大的影响,之前那一番姿态不过是迷惑于海罢了。

    自以为得计的于海被章宗舫抓住机会一阵狂轰滥炸,根本毫无还手之力,原本章宗舫就得到了五万阴神法力的加持,在加上心中压抑了上千年的恨意,这一动手便再也止不住,竟然想要将于海活活打死。

    于海此时那里还有半点天庭使者的那种潇洒自如高傲的神色,他知道不能这么下下去了,于是高声呼叫道:“钱嵘,还不速速出手更待何时!”

    可惜,钱嵘自然不可能给他什么回应的,在连续疾呼数声之后,于海便知道自己彻底输了,只是他不服,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这章宗舫到底用了什么办法使得他的夺命术居然无效了。

    “章宗舫,我认输了,还不放我走!”于海一边承受着莫大的打击,一边低声求饶道。

    可惜,章宗舫千年的仇怨可不是那么容易化解的,冷笑一声,章宗舫一边继续报以恶拳,一边口中讥讽道:“于海,我已认输,但是你是怎么做的,今日我不过上以彼之道还之彼身罢了!你就认命吧!”

    “不,章宗舫你不能这么做,我可是天庭使者,隶属天府宫,你不能杀我,否则必然大祸临头,难道你不要命了嘛!”于海仓皇叫嚷出来。

    “哼,你欠我的今日必须偿还,至于我,不会不死,起码你是看不到了!”说着,章宗舫严重杀机毕露,显然准备一击必杀了。

    于海眼神中映射出章宗舫蕴含了千年仇怨的一拳重重地落在了他的胸口,惹来于海的一声惊呼:“不!”

    就在于海闭目等死,章宗舫面露释然的欣喜之色的时候,蓦然,于海的身上突然绽放出一道夺目的光芒,瞬间将其笼罩,章宗舫顿时感觉到一股柔和却强大的力量将其一下子排挤出来。

    眼看着自己的大仇即将得报,自己却眼睁睁看着仇人被救下,自己却无能为力,章宗舫心中那个那个恨啊,忍不住疯狂大大叫,同时不断地朝着白光冲击,可惜每一次都无功而返。

    “够了!念在你心有怨念的份上,本帝就暂且饶了你的不敬之罪,否则必叫你形神俱灭!”突然,白光之中传了了一道滚滚雷音,顿时令在场的所有人皆心头猛然一惊,灵魂深处感受到了一股无边的威压,不禁瑟瑟发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