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章 方绍远的死因
    湍急的瑞河河水不断地拍打着岸边的,溅起一阵阵水花,河风吹过,岸边的柳条好似绿色的丝带一般不断地飞舞着。

    一男一女正沿着河岸走着,男的风神俊逸,美女的清新飘逸,好似天仙下凡一般。

    “师兄,你似乎有什么话想要对我说?”周梓盈看着疾驰的河水轻声问道。

    龙湛杰看着身边的女子,一脸恭敬地说道:“帝姬,您为什么这么看重方绍远,这方绍远虽然算是天资不错,这么短的时间就有如此修为,就算是在天庭也排的上号!但是。。。。。。”

    说到这里,龙湛杰顿了顿,见周梓盈似乎并没有不满的神色,于是便一咬牙接着说道:“但是,这方绍远他乃是阴神,自从那个人消失之后,这天下间的阴神就没有一个能够渡过天劫成就阳神的。”

    见周梓盈依旧无动于衷,龙湛杰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道:“不错,只要帝姬您开口,我相信大帝肯定拿出一个封神台的名额,但是上了封神台的话,任凭这方绍远天资过人,将来的成就也就止步于大罗金仙,一个大罗金仙虽然是一个不错的战力,但是对于您的大业根本没有什么根本性的帮助,不值得您花这么大力气关注他的。”

    轻轻瞥了一眼脸色有些赤红的龙湛杰,周梓盈展颜一笑道:“师兄,我不是说了嘛,从现在开始,你依然叫我师妹,帝姬什么的就无须在提了!”

    “是,帝姬,啊,不师妹!”

    看到龙湛杰依旧有些拘谨的模样,周梓盈微微一叹气道:“师兄,自从转世之后,我便不再是以前的帝姬了,我现在就叫做周梓盈,现在是,以后也是!”

    “是的,呃,师妹!”龙湛杰轻声叫道。

    见龙湛杰依旧不能完全放开,周梓盈微微叹息一声,不再谈论这个话题,而是转而一把摘下一片柳叶,凝视着翠绿的柳叶,眉头一扬道:“师兄,你可知道,在我苏醒了前世的记忆之后,曾经以紫微斗数推演过老方,你可知道结果是什么吗?”

    龙湛杰心头微微已经,周梓盈前世身为紫薇大帝之女,乃是乃是混元境的强者,在整个天庭都是赫赫有名的,尤其是静修紫微斗数,一手算术即便是紫薇大帝都赞不绝口。

    不曾想她在恢复记忆之后竟然会以此来推演方绍远,倒是有些出乎龙湛杰的意料之外,毕竟周梓盈虽然有了前世记忆,但是现在修为还是低了些,若是花力气推演的话,必然需要消耗不小的元气。

    想到这里,龙湛杰真的不由有些嫉妒这方绍远,居然让帝姬不惜元气也要为其推演。

    其实,龙湛杰也曾经尝试推演过方绍远,毕竟像方绍远这般的修炼度确实不多见,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他学不精,推演的结果竟然是一片模糊,他跟什么都算不出来,待他想要强行推演的时候,却感觉到冥冥之中似乎有一股庞大力量瞄住了他,若是他强行推演,必然会受到这股力量的反噬。

    顿时,龙湛杰便退缩了,只是他随即便把这结果归结于地藏王菩萨,毕竟这方绍远似乎和地藏王菩萨之间有什么关联。

    如今,周梓盈竟然也会推演方绍远,龙湛杰不禁好奇帝姬会推演出什么结果来,想必这方绍远肯定不简单,否则帝姬也不会这么重视他了。

    “师妹,不知你推演出来的是什么样的结果?”龙湛杰问道。

    “呵呵,结果,结果是我重伤,而关于老方的未来我一点都没有看清楚!”周梓盈说到这里,脸上露出一丝惊骇之色。

    身为帝姬,尽管碍于转世之后修为较低的缘故,但是也不至于出现这种情况,这说明方绍远背后必然有一尊强悍之极的大能护着,甚至还不知一尊。

    此时,龙湛杰也是心头一震,他不由试探着说道:“师妹,那方绍远背后隐隐有镇守在十八层地狱你的那位身影,是不是那位出手了?”

    “要知道,我也曾经推演过他,只不过冥冥之中收到一股强悍的力量威胁,故而不敢继续下去。不过他也实在是过分了,明知道您是大帝之女,且依然还敢下如此重手,实在是不应该!”龙湛杰有些义愤填膺道。

    而周梓盈则摆摆手,一脸凝重地说道:“不可能是那位的,因为即便也那位的修为也绝对不可能将我伤成那样。”

    “不可能吧,比那位还厉害,整个三界也没几个,莫非是。。。。。。”龙湛杰脸上尽显惊骇之色。

    “嘘,不可说,不可说!记住,这件事只有你我知道,千万不可以再告诉别人,否则。。。。。。”周梓盈的脸上突然杀机一现,尽管转瞬即逝,但是依旧让龙湛杰心中一寒,心道,这位帝姬还真是没变,依旧杀伐果断的很啊。

    周梓盈这个时候轻指一弹,手中的柳叶顿时飞了出去,看着柳叶落在了河面上顺着淘淘的河水滚滚而下。

    “其实,除了这一点在之外,还有一点你可知道?”周梓盈缓缓地问道。

    龙湛杰眉头微微一皱,还有什么原因,莫非这个方绍远还有什么神秘的背景是自己所不知道的,龙湛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的不知。

    周梓盈轻笑一声道:“你可知道老方为何变成阴神了?”

    龙湛杰凝视着河水轻声道:“据说乃是当时地府的判官大意之下错判了,这才使得他新婚之夜居然被勾了魂,说起来倒也听悲催的!”

    听到龙湛杰话语之中隐藏的一丝幸灾乐祸,周梓盈眉头微微一皱,顿时有些不喜,但是并没有表露出来。

    “大意错判?哼,你觉得这样情况的几率能够多大,就这么巧被老方碰上了!而且一般错判之后,也会尽早令其还阳,但是那判官可并没有这么做啊!”周梓盈冷一声说道。

    龙湛杰顿时心中一动,他明白这其中必然有什么更深层次的原因,于是忍不住追问道:“师妹,莫非你知道原因?”

    “呵呵呵,因为有人不想让老方他两成婚,更别说洞房了!”周梓盈眼神中闪烁着一丝精芒。

    看到周梓盈脸上露出的奇异之色,龙湛杰心头灵光一现,顿时脱口而出:“莫非是因为她的缘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