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 紫玄衣
    ,!

    不过,方绍远却仅仅皱了皱眉,这件事虽然不在他意料之外,但是却又在情理之中。

    不管怎么说,任太平都跟了郑海那么久,算是郑海的嫡系,而华光属于半路投靠的,孰亲孰远一目了然。

    任太平对上自己不用说,基本上是胜利无望,而且还有生命危险,但是对上钱嵘就不一样了,说句难听点的,大家修为差不多,靠的就是临场发挥还有手中的法宝相助了。

    而且就算最后输了,在双方实力相差无几的情况下,保住性命的希望很大。

    保下属于嫡系的任太平,放弃半路投靠的华光,在正常人看来这也是正确的选择,甚至还有很大可能性保下一个极度忠诚于郑海的判官,也算是没有输个底朝天。

    不管其他人怎么议论纷纷,事实是无法改变的,以天庭的名义进行职务调换,这一点谁都没法阻止,尽管大家都清楚这其中的奥秘。

    第一个上场的就是任太平,不过他不再是以大卫都城隍的身份而是换做判官的身份接受钱嵘的挑战。

    其实这都城隍还有判官之争谁在第一个上,谁排在第二个上并无定论,只是作为守擂者,选择一个挑战的次序这点优先权还是有的。

    郑海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任太平抓住先机,在龙湛杰这边没有来得及调整策略的时候,先拿下一场。

    毕竟换了对手,而且是在没有任何先兆的情况下突然更换,心理上总是有些怵的。

    不过,方绍远注意到一个细节,那就是任太平似乎对此一点都不意外,好似早已经知晓一般,反倒是华光,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脸上出现了那么一瞬间的愣神,随后虽然恢复如常,但是其眼神之中却充满了一丝悲哀和怨恨,显然他并没有事先得到任何消息。

    想想也是,若是郑海提前说了,华光肯定不可能同意的,谁愿意面对一个像方绍远这样的凶悍对手呢,一个不小心就得把小命给送掉。

    不过,此时,华光显然也是无可奈何,显然他也意识到了郑海这么安排的目的,放弃他自己,全力保证嫡系任太平留住判官一职,可笑他一开始还觉得自己这一次还很幸运,因为方绍远的目标是都城隍,故而他避开了与方绍远的战斗。

    现在看来,二五仔不是那么好做的,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虽然华光还有一个选择,那就是直接认输,但是他知道,一旦他这么做,龙湛杰这边未必会领情,毕竟任谁都知道他对上方绍远凶多吉少,认不认输无关大局。

    而郑海这边本来就是放弃了都城隍一职,故而华光就算认输也为所谓,最关键的是,一旦华光这么做,很大的可能就是两头不讨好,到时候他的下场说不定比在擂台上被方绍远打死都要惨。

    对待叛徒,郑海从来就是个心慈手软之辈,这也是他放心临时调整职务的原因之一。

    因为这一次属于洞虚境的比试,而且是生死战,一旦打起来没有谁会收的住手,所以观战的嘉宾们全都推到孤岛的边缘,一旦打斗波及大整个小岛,他们也可以从容退到湖面上。

    “钱道友,虽然我没有听说过你,但是我从你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地狱的气息,能够从那里出来,你果然不简单!”此时岛的中间唯有任太平还有钱嵘二人。

    钱嵘脸上依旧毫无表情,就好似被任太平一口叫破来历的并不是他。

    任太平倒也不急,他口中继续说道:“钱道友,有些时候不是自己的还是不要贪心去抢夺才是,小心自己被人当枪使了!”

    钱嵘此时才明白,原本任太平并不是真的看出了他的真实身份,还是认为他是被龙湛杰从十八层地狱捞出来的,以争夺这判官之位为代价换取自由。

    不过钱嵘倒也不去解释这些事情,他冷冷地看着任太平道:“任城隍,不,应该是任判官才对,闲话还是少说吧!”

    这一声人判官令任太平老脸一红,不过他还没来得及解释,顿时眼前一晃,暗道不好,就感觉到自己身体瞬间遭受到一股排山倒海般的打击。

    在岛的边缘观看的人只感觉钱嵘的双拳好似雨点一般不断地噼噼啪啪地打在任太平的身体上。

    这种狂风暴雨般的攻击若是放在一般人身上早就承受不了,不过任太平的身上在刚收到打击的瞬间变浮现出一道淡淡地紫光,一件紫衣浮现在他的身体表面。

    钱嵘的双拳虽然虽然厉害,但是由于紫衣法宝的防御,真正落实的力量并不大,足以被任太平承受住。

    龙湛杰则小神对方绍远解释道:“任太平所穿的乃是一件下品后天灵宝,紫玄衣,防御不错,若非炼制的手法稍差一点,甚至可以跻身中品后天灵宝!这件紫玄衣即便在郑海那里算是上品了!”

    说着,龙湛杰的脸上露出一丝嘲讽:“看来这郑海也是急红眼了,连这件法宝都舍得拿出来了!”

    方绍远则眉头一挑,朝着郑海所站立的位置看了一看,却发现郑海居然也朝着他这里看去,而且脸上显露出一丝挑衅的神色。

    嘴角歪了歪,方绍远没有理睬郑海,反倒是问道龙湛杰:“龙兄,这紫玄衣如此厉害,可以破绽?”

    龙湛杰轻轻摇摇头道:“这法宝炼制的材料采用的乃是紫金玄石,极为坚硬,但是辅以地心之火融炼,再加入二十余种材料之后编制成了这件刚柔并济的紫玄衣!其防御力之强,只怕一般的中品后天灵宝也破不开!”

    听到这话,方绍远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神色,不过其嘴角处却轻轻一扬。

    碰碰打击声不断地传来,这紫玄衣如此厉害,即便钱嵘灌注了全身的法力也不能奈何得了身着紫玄衣的任太平。

    任太平在紫玄衣自动护住之后很快便喘过气来,不过因为钱嵘的攻击实在是有些迅猛,虽然紫玄衣护住了要害,但是毕竟不能将全身都包裹住,挨上几下重击也是让其痛得不行,一时间只能全力防守而不能还击。

    不过,任太平清楚,刚不可久柔不可收,想钱嵘这般刚猛的攻击肯定持续不了多久,一旦钱嵘攻势变缓之际便是他反击之时。

    而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修行界的翘楚,一个个眼光毒辣的很,一下子就猜到了任太平的打算,而且他们也设身处地地想过,假如他们是任太平的话,最稳妥的办法便是等。

    至于钱嵘,此时肯定是骑虎难下了,恐怕没有谁能料到一个洞虚境的阴神竟然可以拥有一件媲美中品后天灵宝的法宝。

    此时,大家皆瞥了一眼一脸淡然的郑海,然后心照不宣的微微一笑,什么都没有说。

    毕竟没有人是傻子,任太平的掌握的这件奇妙的防御性法宝肯定是郑海给他的。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原本稳坐钓鱼台的任太平就然好似火烧屁股一般的一下子惨叫起来,同时身子根本不顾任太平的重拳出击,拼死闪躲,这一下子,在场观战的人包括郑海在内全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