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四章 破神幽冥剑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破的开我的防御!”任太平一脸惊恐地看着钱嵘,惊呼道。

    此时,众人才发现任太平(身shen)上所穿着的紫玄衣竟然显得有些暗淡,显然受到了不小的损伤。

    在齐齐转向钱嵘的时候,他们却发现钱嵘手中出现一把短剑,神光闪闪,显然不是凡品。

    “嘶!”众人不(禁j)倒吸一口凉气,纷纷暗道今(日ri)来这里还真来对了,居然有幸见到一攻一防两种灵宝。

    紫玄衣的功效已经在众人当中传开了,能够破开紫玄衣防御的至少也得是中品后天灵宝,而且还得是品质极高的那种。

    所以,钱嵘此时手中的那把显得小巧玲珑的短剑显然品级不会低于中品后天灵宝。

    此时,众人皆把眼光齐刷刷地看向了龙湛杰,而龙湛杰此时心中也是纳闷得很,他是给过钱嵘一攻一防两件法宝,但是并不是钱嵘手中的那件。

    若是他有这么一件犀利的法宝,也不可能交个钱嵘的,可惜此时大家皆认定这件短剑就是龙湛杰所赐,就连郑海也频频投来异样的眼光,当中不无深意。

    虽然宝宝心中委屈,不过龙湛杰此时也知道不是解释的时机,于是他暗中传音给一脸淡然模样的方绍远:“方老弟,这钱嵘使用的法宝是不是你给他的?”

    方绍远顿时一脸茫然的模样,他看向龙湛杰道:“龙兄,这么犀利的法宝我这个穷人哪里能搞得到啊!”

    “怎么,难道不是龙兄你为了应对郑海的诡计特意给老钱的?”

    看着方绍远脸上的疑惑之色,龙湛杰也迷茫了,在他看来,方绍远说得很有道理,谁要是有这么犀利的法宝还会送给别人。

    不过,随即,龙湛杰看着方绍远那张年轻的面孔,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件法宝就是方绍远送的,只是方绍远不愿意承认罢了。

    算了,算了,反正只要能赢就行,管他这法宝是谁给的呢,龙湛杰也不准备多想了,只是他无意间瞥到郑海,发现郑海双目之中竟然显示出了一丝无比的贪婪之色,于是他顿了顿,还是对着方绍远多说了一句:“这件法宝一处,钱嵘应该是赢定了,但是以钱嵘的修为恐怕难以保得住这件法宝呢!”

    而方绍远则微微一笑道:“呵呵,龙兄,谁有本事谁就去抢呗,不过既然有了抢劫的心思就要做好被抢的准备!”

    稍稍一怔,龙湛杰有些看不透方绍远,显然方绍远这话中有话,只是他不明白这方绍远这么做难道打算黑吃黑,这个有点不可思议,他现在越发看不透方绍远,只觉得自己似乎有些跟不上他的想法了。

    钱嵘根本不理睬任太平的话语,他轻舞手中的短剑,一道道无形的剑气不断地朝着任太平(射she)去,而任太平此时根本不敢凭借紫玄衣抵挡,而是不住地以说闪躲挪腾,但是始终不曾使出自己的攻击型法宝。

    其实,不是任太平不使用,而是任太平确实有一件攻击型下品后天灵宝,只是这件灵宝很尴尬,乃是一副手(套tao),待在手中可以发挥出任太平最强攻击。

    可惜,面对能够破开紫玄衣防御的短剑,戴上这幅灵宝手(套tao)简直就是自寻死路,恐怕没几下就得被这把短剑给弄破了,一个不小心说不定连自己的手都要被削去。

    在同等修为(情qg)况下,想要获胜除了比较双方所掌握的秘法神通之类的意外,最重要的就是法宝,一件高品级的法宝绝对可以使得自(身shen)的战力增强很多。

    其实这件短剑正是方绍远当初以融宝诀将幽冥剑丸还有破神针给融合之后的产物,被方绍远称之为破神幽冥剑。

    因为破神针本体不大,故而这把新诞生的破神幽冥剑也很袖珍,不过虽然小巧,这剑的品级却不低,原本方绍远还以为会降一级,谁知道居然品级未变,依旧是中品先天灵宝。

    原本方绍远打算这次比试不用这把剑,但是谁曾想这郑海居然玩了一手移花接木,让任太平还有华光掉了个,故而方绍远干脆将此剑拿了出来暗中交给钱嵘,就是为了一举碾压对手。

    钱嵘得到此件,一开始也并不打算用,不过谁叫这任太平好死不死的居然使出了紫玄衣这件防御(性xg)的下品后天灵宝,钱嵘手头上除有破神幽冥剑没有其他办法可以破解,只能用了出来。

    效果奇好,仅仅轻轻刺了一下,便使得任太平火急火燎地急闪,毕竟这件紫玄衣也仅仅是郑海借给他的,事后还得归还的,若是在他手中损坏了,可就不好办了。

    所以任太平原本还可以凭借此法宝多撑一会,最终为了保住这件紫玄衣,只能再被打得节节败退之后不得不俯首认输!

    “太平,钱嵘手中的那件短剑法宝你感觉如何?”任太平回到郑海(身shen)边,原本以为自己肯定要被郑海甩脸子了,谁知道郑海居然别的不问,单单问了那件法宝,甚至连紫玄衣有没有损坏都不问了。

    跟了郑海这么多年,任太平哪里还不明白郑海的想法,这是看山那件法宝了,于是任太平赶紧开口道:“师兄,这件法宝很不简单,除了锋利无比之外,居然还能伤人元神,若非如此,我也不会那么快认输!”

    郑海一愣神,随即问道:“还能伤人元神,你确定!”说着,他又回过神来,任太平不可能在这件事(情qg)欺瞒他的。

    “那你觉得这件法宝是什么品质?”郑海接着追问道。

    “师兄,中品巅峰甚至是上品后天灵宝!”任太平有些不太肯定的回道。

    看着郑海还有任太平一问一答,根本没有理会自己,华光顿时感觉到无比失落,他知道自己就是个弃子,此时他越发后悔当初的决定。

    不过此时,他又能如何呢,难道真的再叛回去,那他岂不是真成了三姓家奴了。

    算了,走吧,不管怎么说,打还是要打一场的,即便是输了也要输出个样子来。

    就在华光准备上场的时候,突然就听见郑海在(身shen)后轻忽道:“华师弟,打不赢就不要勉强了,输了也没关系!实在不行上去装装样子,便认输吧!”

    有些不敢置信地回头看着郑海,却发现郑海正冲着他点头示意,顿时华光脑子一个激动,没想到郑师兄居然如此关照他,这让原本沮丧的华光立马重新焕发活力。

    所谓士为知己者死,既然郑师兄如此待我,我比全力以赴,华光立马一副视死忽如归的气概一步一步地朝着岛的中心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