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六章 一块玉简
    ,!

    自从当着众人的面从钱嵘手中结果了破神幽冥剑之后,方绍远便总感觉身后有什么人盯着,但是却又无迹可寻。

    在大卫境内,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并没有几个人,而最大的可能自然是郑海。

    其实自从方绍远拿出破神幽冥剑之后便已经会预料到这个结果,只不过他当时已经和龙湛杰商议好了,准备借助破神幽冥剑为饵,联手给郑海一个难忘的教训。

    不过,令方绍远奇怪的是,他从水镜宗一路来到天命城,这一路上居然没有任何状况出现,想象中的郑海夺宝的情形并没有发生。

    面对这种情况,方绍远便知晓郑海还是极为谨慎的,甚至可能已经看破了自己的用意,察觉到龙湛杰藏在暗处,所以仅仅一路尾随却一直没有动手。

    如今已经到了天命城之中,在这里,方绍远凭借手中的都城隍大印顺利接位,作为大卫地府在阳间的一把手,方绍远继位的时候,但凡三品以上阴神全都齐聚天命城,整个天命城好不热闹。

    甚至就连天庭都派了一名使者前来道贺,顺便带来天庭的敕书,确定方绍远的都城隍之位来的名正言顺。

    三天之后,天命城都城隍庙重新恢复平静。

    按照道理,新官上任总要出陈推新弄点新指令之类的,一连好几天,不断召集属下熟悉各司情况。

    谁知道,方绍远这个新任的都城隍居然一反常态,什么都不做,继位大典结束之后,仅仅下了一切照旧的指令之后,便连着三天不见人影。

    底下的各司掌司皆心中不断地犯嘀咕,这新任的都城隍大人到底是怎么想的,没见过刚上任就当甩手掌柜,难道这位大人真把自己当做十殿阎王了,朝那一坐,便可以震慑所有人。

    不过也有不少掌司觉得这位新任的都城隍厉害着呢,因为别看现在他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顾,万一哪天自己这些人出了错,他正好借此机会出手,将自己等人一顿收拾,这样一来他的权威也就树立了。

    故而,不但这些掌司们一个个兢兢业业不敢有丝毫懈怠,就连下面那些办事儿的也都战战兢兢的,谁也不敢有丝毫含糊,深怕这位新任都城隍冷不丁从哪里冒出来将他们法办了。

    其实,方绍远根本没有这个心思,方绍远当这个都城隍不过是为了借助大卫的地形布下地阴山河阵,方便他渡劫,至于将大卫牢牢掌握在他手中,方绍远还真没有这个想法。

    在他看来,自己这个都城隍之位做不长,渡劫成功了,他都上天去了,凡界的都城隍对他来说什么意义,若是渡劫失败,自然是化作灰灰,之前的一切都成为泡影,将大卫掌控得再紧密,又有什么用呢,到头来还不是继任者的。

    所以,这三天里,方绍远其实一只都再老丈人府上,陪着自己的新婚妻子莫熙芸。

    此时的莫熙芸早已经不是之前那种病怏怏的神色了,全身容光焕发,神采奕奕,令方绍远由衷地感到高兴。

    不过,心细的方绍远却发现莫熙芸双目中之中偶有神光乍现,这种唯有修为精深之辈方可出现的情况居然在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凡间女子身上出现,令方绍远心中不由一突。

    只是,方绍远从莫熙芸身上并没有看见任何异常之处,故而也就暂且将此事放下。

    这几天莫府的人都感觉到极为奇怪,原本脸上向来很平静的的小姐居然整日笑容满面,就连饭菜都多吃了不少,纷纷认为是上天保佑。

    天命城郊外,方绍远正背着双手站在一片树林边上眺望愿望,突然,他身边一阵法力波动,随即一个人应出现在他旁边。

    “尊者,夫人的信息如今在属下掌握的生死簿上居然什么都查找不到了!”来人正是已经担任大卫地府阴间判官的钱嵘。

    方绍远神色一动,缓缓转过身来,目光直视钱嵘一字一句道:“你确定没有弄错?”

    “尊者,属下确定,属下手中的这本生死簿绝对已经翻遍了,大卫数亿的凡人,的确没有丝毫关于夫人的信息!就连夫人的名讳都没有找到!”钱嵘在方绍远注视下,把头微微一低,恭恭敬敬地回道。

    “恩,我知道了!地府事务繁忙,你先回去吧!”方绍远轻声说道。

    “是!尊者!”钱嵘在走之前,突然想起了什么,有转过身来对着方绍远轻声说道:“对了,尊者,属下在整理前几任判官所留下之物时发现了当时陆之道留下一块玉简,您应该感兴趣!”

    说着,钱嵘便将这块玉简递给了方绍远,随后便消失在了原地。

    方绍远手中握着这块玉简,心中一动,随后身形一晃便出现在了城隍大殿之中。

    当方绍远过玉简的内容之后,不禁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知道钱嵘既然将这块玉简郑重其事的交给他,那么这玉简之中的内容必然是他有关系的。

    而他和陆之道之间的事情能够让其记录在玉简之中保留下来,唯有关于他莫名其妙地被误判而死这件事情。

    其实,自打方绍远渐渐一步步在地府的职位的高升,他便明了作为地府判官,手掌生死簿分册,根本不可能做出什么误判的事情来,若是真的除了这种事情,这陆之道判官生涯也就结束了,即便不上斩神台走一遭,也是被发送到十八层地狱服刑受苦,哪里还能这般继续坐在判官位置上逍遥快活。

    只是,他不明白自己当初不过是小小一介凡人,和他陆之道根本没有丝毫交集,这陆之道为何要出手弄死自己。

    只可惜在他又能力逼问陆之道的时候,陆之道早已经死去,所以这件事便被方绍远深深地埋在心头。

    原本还以为这件事就这么永远不得而知了,不曾想陆之道居然还留下这么个东西,并且偏偏没有被接任者华光发现,偏偏却被钱嵘给找到了。

    一想起玉简之中的内容,方绍远不禁有些冷笑,恐怕那些人做梦都没有想到,陆之道居然有胆子将他们之间的谈话内容给保留下来了。

    只是这件事竟然涉及到她,这是方绍远所不曾想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