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 情殇
    ,!

    一边走,脑子的异变不断地闪现出当初与莫熙芸熟识的画面,从两人相识到坠入爱河,再到新婚之夜的突变,一幕幕不断地在方绍远的脑海里回放。

    面对往日的柔情突然化作一条条的阴谋,方绍远的心不禁猛然一紧,一种莫名的痛楚传遍了全身。

    而莫熙芸看着方绍远决然离去的背影,有心张嘴挽留,却不知道为什么,话到了嘴边竟然像是卡住了一般根本发不出声来。

    不知不觉之中,莫熙芸发觉自己的双目一热,两滴晶莹的泪珠滚滚而落,再也止不住了。

    “师妹,师妹,男人都是这么无情,这么靠不住的!既然这姓方已然如此,那么咱们还是赶紧回去吧,省的师尊她担忧!”

    宫装丽人再次出现在莫熙芸身边,苦苦婆心的劝说道。

    不过,莫熙芸却呆呆地看着方绍远的远去的方向,一直不说话,让宫装丽人心中颇有微词。

    “师姐,为什么夫君他会突然变得如此绝情,他原本对我是极好的,甚至为了我不惜和当时的判官对上,为什么这么美好的过程,结局却是如此残酷呢!”莫熙芸有些痴痴地问道。

    “还不是这姓方的心中有了别人了呗!”宫装丽人听了莫熙芸的话,随口便说了一句。

    “啊,师妹,这是做什么!”宫装丽人刚说完,便感觉自己的手臂被死死地掐住了,顿时不禁惊呼道。

    “师姐,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没有谁火,为何你这么肯定夫君心中有了别人,要知道几天前他刚刚坐上都城隍之位的时候,可是每天都满心欢喜地看来我的,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另结新欢了!”莫熙芸死死地按住宫装丽人的胳膊问道。

    尽管莫熙芸前世修为尚未恢复,但是力道也不小,而宫装丽人也不敢随意释放法力深怕伤到莫熙芸,所以只能暗自忍着。

    “师妹,你别激动,这样,咱们坐下来慢慢说好吗!”

    好说歹说之下,宫装丽人这才说服了莫熙芸,两人慢慢坐了下来,随后她看着莫熙芸缓缓说道:“师妹,我说了之后你千万不要激动!”

    见莫熙芸不置可否地点点头,宫装丽人无奈之下只能继续说道:“就我了解,其实姓方的早在破风山做土地的时候便已经和如今叫做周梓盈的那个女人的转世之身认识了!”

    莫熙芸神色微变,但是依旧保持镇定,她冷冷地问道:“还有呢,师姐不会想要说夫君被那个女人迷上了吧!”

    “呃!”宫装丽人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话,毕竟就她就知道的,方绍远和周梓盈也就是熟识而已,根本谈不上有什么明显的儿女私情。

    “师姐,夫君是什么样的人,我可比你清楚多了,他绝对不会这么不明不白地移情别恋的,说不定之所以人数那个女人,恐怕还是那个女人刻意而为的,八成是为了针对我罢了!”莫熙芸一针见血地分析道。

    宫装丽人也是讪讪一笑,显得唯唯诺诺。

    随即,莫熙芸突然神色一正:“不对,既然夫君不是心里有了别人才这样的,那么必然有其他的原因!等等,夫君走之前所说的话,还有这两天他的神态以及对待我的态度,就好似我做了什么对不住他的事情一般!”

    这话一出,宫装丽人顿时神色大变,尽管她随即便掩饰了,不过依旧没有逃过莫熙芸的双眼。

    “师姐,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莫熙芸双目如电,直刺宫装丽人的心防,使得她心中陡然一惊,生出一股畏惧感。

    宫装丽人心中不由暗道,这师妹虽然转世之后尚未恢复原本的修为,但是她一怒之下似乎和以前根本没有两样,依旧令我心神畏惧。

    “师妹,没,师姐哪里有什么事情瞒着你啊!你,你多想了!”宫装丽人语气有些支吾地回道。

    “师姐,你若是不告诉,那我只能等见了师尊直接询问师尊了,我相信师尊肯定会告诉我的!”莫熙芸根本不给宫装丽人任何喘息的机会,直接了当的说道。

    “这。。。。。。”宫装丽人一时语滞,神色之间却是有些慌乱。

    “嗯!”莫熙芸心中更加有数了,她双目直视宫装丽人,好似能够将其彻底看透一般。

    最终宫装丽人终于受不了莫熙芸的眼神,把头微低道:“师妹,方绍远洞房之夜之所以会突然死去,并不是因为你一脚踹的,而是我出面找了当时的大卫地府判官陆之道,让他勾了方绍远的魂!”

    “现在看来,恐怕是这方绍远知道这情况,所以才。。。。。。”宫装丽人在说出这句话之后,顿时松了一口气,该说的都说了,至于莫熙芸怎么处置就随她去了,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就算莫熙芸再怎么生气,也不可能真拿她怎么样的。

    果然,莫熙芸在听到这信息之后,顿时身子一震,随后就这么一下子靠在了椅背上,口中喃喃自语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天意,真的是天意啊!”

    见到这一幕,宫装丽人顿时有些不安,她其实已经做好了被莫熙芸大骂一顿的准备,却不曾想自己的师妹却好似丢了魂一般,这下该如何是好呢。

    此时,宫装丽人不禁有些责怪起方绍远来,觉得就是这个家伙将自己的师妹迷得神魂颠倒的,原本一个天庭赫赫有名的冷仙子如今搞得好似情窦初开的小女子一般为情所伤。

    “师妹,其实这件事我做得很隐秘的,除了陆之道,根本不可能有其他之人知晓,但是这方绍远为何偏偏会知道了呢,这太不应该了,若不是这陆之道已经死了,我肯定饶不了他!”宫装丽人看着略显呆滞的莫熙芸,口中不禁懊恼地说道。

    谁知道,莫熙芸却好似落水之人一下子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般,一下子站了起来,冲到宫装丽人面前,双目死死地盯住她问道:“师姐,你刚刚说什么?”

    宫装丽人吓了一跳,回过神来有些疑惑地回道:“我说什么了,我没说什么啊?”

    莫熙芸却摇摇头道:“不对,你说了,这件事只有你和陆之道知道,但是陆之道却死了,是不是?”

    宫装丽人点点头,有些莫名其妙地应道:“是啊,我是这么说了,可是有什么不对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