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章 敖显的贺礼
    ,!

    这几日天命城阴司一只都陷入一种恐慌之中,因为信任的都城隍大人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狂性大发,狠抓纪律办事效率,不少阴神皆因为不大不小的失误被当场拿下,并且挨了不小的处罚。

    这其中就有阴神,缉拿司的掌司大人,因为一件陈年旧事翻了出来而被牵连,随后就直接将至成为三品的副掌司,由原来副掌司暂代掌司一职。

    于是乎,不少阴神簇拥着这位掌司大人一起来到城隍大殿前去抗议。

    原本自问人多势众,挟众怒而来,都城隍大人会有所忌惮,谁知道这位新任都城隍居然不按常理出牌,一见众人前来逼宫,居然二话一说直接大手一挥,然后天命城的上空便出现了滚滚劫云。

    乌压压的劫云顿时给众阴神打来了极大的压力和震撼,他们虽然也曾耳闻眼前这位新任的都城隍在都城隍大比上就曾经招来过天劫,但是看着这位都城隍大人年轻地过分的面孔,众阴神不禁自动将这条信息过滤掉了。

    这下好了,不曾传闻属实,面对号称阴神克星的天劫,一个个前来的阴神包括那位刚被降职的缉拿司掌司大人全都纷纷跪下瑟瑟发抖。

    一场逼宫大戏就这么变成了一场闹剧收场了,而方绍远的都城隍威名更是直接传开了。

    而那天出现的劫云更是给大卫的帝王视为上天的警戒,在郊外祭坛拜天之后,更是连连颁布圣旨,不断减免各地钱粮,使得民间一片好传。

    至于方绍远,则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身上竟然多出了一小团功德。

    虽然大卫的百姓不知道这是方绍远做的,他们把这一切都归功于老天,但是天道是公平的,虽然方绍远算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但是毕竟这大卫的皇帝乃是因为天劫的出现而下达了圣旨,故而这活人无数的功德自然要算到方绍远头上了。

    后来清楚了前因后果的方绍远也是不禁为此事好笑,这一点小插曲算是给方绍远不算好的心情带来了一丝阳光。

    就在方绍远在天命城树立起自己的威信的时候,突然一日外面有值守护卫走进大殿跪下禀告道:“启禀大人,瑞河河神求见!”

    方绍远一听,顿时微微一愣,敖显不是准备去灵山化龙池了嘛,怎么有功夫跑来自己这里。

    不过奇怪虽奇怪,这敖显也是他方绍远的重要盟友,可不能怠慢,于是方绍远干脆站起来自己出门相迎。

    一出大殿之外,果然看见一个青年正站在那里,脸上有些不耐烦的神色,真是敖显。

    “哈哈,敖兄,你怎么不去准备准备前往灵山,怎么有功夫跑来我这里了?”方绍远轻笑着便快走走向敖显说道。

    敖显转身一看方绍远,也顿时露出笑容:“哈哈,方老弟,你高升都城隍,敖某怎能不来道贺呢!”

    在一旁见到这一幕的守卫还有其他值守的阴神顿时不禁咋舌,心道原来这位新任的都城隍大人面子这么大,他上位之后,居然连瑞河的河神都前来道贺。

    要知道,瑞河虽然是大卫境内的第一大河,但是河神属于水神,和城隍一系没什么太大的关联,哪怕当初凌涣然在位的时候,瑞河河神也不过是派人送来一份贺礼而已,根本没有亲自到场。

    就这么一幕,被传了出去之后,更加增添了方绍远在众阴神心中的威严。

    “方老弟,这次你任职都城隍,怎么也不提前知会一声,若不是我那父王告诉我,我差点就错过了!”敖显露出一丝笑容,口中尽管有些一丝责怪之意,但是却尽显和方绍远亲近之意。

    方绍远则笑着说道:“敖兄,不过是一个都城隍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调整好状态,然后一句话龙成功!”

    “哎,这化龙不急于一时,你可知道我这次给你带来了什么贺礼嘛?”敖显轻轻摆了摆手,随后脸上浮现出一丝神秘的笑容。

    方绍远心道,你们龙宫财大气粗,无非是一些珍奇灵物罢了,不过他的脸上表现出一丝好奇:“咦,听敖显这么一说,我还真有些好奇,不知道你这次到底给我带了什么?”

    敖显见状,顿时心满意足地哈哈一笑,随后伸出左手,同时用右手一指左手掌心道:“方老弟,且看好了!”

    一块晶莹剔透的玉印豁然出现在敖显的掌心之中,方绍远定睛看去,顿时大惊:“敖显,这,这不是你那方瑞河河神之印嘛?”

    敖显笑嘻嘻地将手中的这方河神之印推到方绍远面前道:“喏,这就是敖某这次带给你的贺礼!怎么样,够神秘够惊喜吧!”

    方绍远此时脑子还真有些转不过弯来,他并没有结果这玉印,而是疑惑地上下打量着敖显,弄得敖显一时浑身不自在,忍不住问道:“怎么了,我身上有什么地方不对吗?”

    点点头,方绍远很肯定地说道:“当然啦,要不然你怎么会做出这个事情来呢!这河神玉印也是随随便便能够送人的吗?”

    “哦,原来方老弟你是不相信啊!”敖显轻轻一拍脑门,然后又取出一物来,“喏,老弟,这可是天庭的敕书,上面可是写着任命老弟你为瑞河河神,即日生效!”

    结果黄灿灿的敕书,方绍远看清楚上面的内容,这次发觉敖显说得没错,他还真成了瑞河的河神,只是他不明白敖显为何要这么做。

    “方老弟啊,这么说跟你说吧,敖某这次前往化龙池,志在必然,一旦化龙成功,要么留在灵山,要么回到南海龙宫任职,亦或者上天庭,这瑞河他是不会再待下去了,既然这瑞河我还不如送给方老弟你呢!”

    “怎么样,我这份合理如何啊!”敖显看着还有些发呆的方绍远不禁笑着问道。

    “啊,呃,这份贺礼实在是有些重了,我怎么敢收下!”方绍远看着眼前的这方玉印,顿时有些踟蹰地说道。

    而敖显则二话不说,直接一把将玉印还有敕书全都塞到方绍远手中,然后站起身来笑着说道:“好了,贺礼送到,敖某也要回去好好准备化龙的事情了!若是方老弟你这呢过意不去的话,那么就待敖某化龙成功之后,你再准备一份贺礼便是了!”

    看着手中玉印还有敕书,方绍远一时有些发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