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六章 陶潜
    ,!

    出巡的路上,方绍远冥冥之中感觉到自己这段时间老是感觉浑身的不自在,总是时不时地由内而外的打寒颤。

    要知道,他现在可是洞虚巅峰的阴神,可谓寒暑不禁才对,怎么会有这种不好的感觉呢。

    只是一时间又找不到根源,所幸对他本身实力没有什么影响,方绍远只能无奈暂且放下,因为接下来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大卫一共十八个州,故而一共十八个州城隍,方绍远为了自己所布大阵的安全性稳定性着想,必须要将这十八个州城隍收服。

    当然,这个收服并不是指将他们通通渡化,毕竟这里是凡间,天上地下可是有无数双眼睛盯着,并不比十八层地狱来的封闭,更何况,在十八层地狱那次其实最后也是地藏王菩萨网开一面,否则哪里容许方绍远带走那么多阴神。

    既然最简单粗暴的办法行不通,那么就需要软硬兼施了,打一棒子给一甜枣虽然是不错的办法,不过还需要尺度,若是一不留神做过了,可能反倒适得其反了。

    第一站巡视,方绍远选择了最靠近天命城的封州。

    封州下辖十府七十县,算是一个中等州,州城隍名叫陶潜,合体后期的修为,在封州已经待了八百年了,在封州根深蒂固,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土皇帝。

    据说在任太平做都城隍期间,曾经调换过不少州城隍,而当初陶潜也曾经在调换的名单上,可是不知道最后怎么了,居然被任太平从名单上划去了,可见这陶潜很不一般,恐怕天面或者下面有很深的关系。

    不过,方绍远这次巡视可不是为了撤职或者调换位置来的,他不过是为了得到各大州城隍的支持罢了。

    当然,若是这陶潜不听指挥的话,方绍远倒也不介意将其调离,哪怕再大的阻力也要搬他,毕竟关系到自己渡劫安危的大事,容不得半点马虎大意。

    因为不是私访,故而仪仗什么的都是全的,而且方绍远也没有隐瞒什么行踪,全是每到一处必定提前通知。

    故而当他一到封州境内,封州城隍陶潜便已经挟自己的属下站在封州边境守着了。

    “属下封州城隍陶潜率封州五品以上阴神拜见都城隍大人!”陶潜的礼节很到位,他一跪拜下,身后浩浩荡荡上百阴神全都纷纷跪下,口中齐呼“拜见都城隍大人”。

    方绍远则从都城隍专属大轿中走了出来,一身红袍醒目无比,他脸上挂着亲和的微笑,在陶潜跪下即将触底之际一把将其辅助,然后轻声说道:“陶城隍无需多礼,快快请起!”

    方绍远这一手玩得绝了,陶潜跪下的姿态是有了,但是却又没有真正地跪在地上,算是行了个半礼,对于方绍远自然心神感激,同时心中暗自觉得这位新任的都城隍不是个易与之辈。

    若是真心不要自己行礼,势必在自己没有跪下的时候便立马扶起,但是这位方城隍却没有这么做,而是等他自己几乎完全跪下之际,突然伸手扶住,这样既让展现了他的威严有彰显了他的宽厚,还让自己不得不心神感激,好厉害的手段。

    陶潜在被方绍远扶起的时候,其实也曾经生出掂量一下方绍远的分量的心思,全身法力含而不露,不过却依旧被方绍远轻轻架起,顿时心中也是一惊。

    早就听闻新任都城隍法力深厚,今日一试果然名不虚传,心中对于这位有手段有心计有修为的新任都城隍的轻视之心一下子收了起来。

    而当他站起来的时候,正好和方绍远的双目对视,却感觉到方绍远看向他的眼神之中大有深意,顿时明白方绍远看穿自己的伎俩,不禁老脸有些微红。

    所幸方绍远并没有点出来,而是很轻松地扶起陶潜后便面对了陶潜身后的阴神,笑着说道:“本城隍按例出巡,真是有劳诸位了!”

    陶潜站起身来,恭恭敬敬地对着方绍远请示道:“大人,此地乃是封州边境,您看是不是先回封州治所开城府休息!”

    方绍远轻声一笑道:“这封州可是你陶城隍的治下,这里你是主人,我是客人,自然是你说了算!你安排吧!”

    陶潜一听,顿时面露喜色,方绍远这话可是当着这么多他属下面说的,可谓给足了他陶潜面子,让他在自己的属下面前倍有面子。

    看着方绍远那张年轻面孔,陶潜微微摇了摇头,每一任的都城隍新上任都要巡视一下自己的领地,这是常态,自己有必要这么紧张吗,再说了,瞧着都城隍的来意应该是来拉拢自己的。

    因为有仪仗的拖累,方绍远一行的速度并不快,而陶潜为表示对新任都城隍的尊重,一直都陪在方绍远轿子旁边说笑着,时不时讲解一下封州的情况。

    当他们一行人来到开城府的时候,天色已晚,故而陶潜直接安排方绍远住进去了一座大殿之中。

    夜深之时,方绍远独自坐在大殿之中,他此时正在回想着来时的场景,说起来,他一路行来,封州并没有出现什么妖孽鬼怪的这些玩意儿,说明这陶潜治理封州也算不错,还算尽心。

    若是明日转一圈之后没有发现什么太大的问题的话,方绍远便准备着手安抚拉拢掏钱的事宜了。

    而此时,陶潜则出现在开城府郊外的一处密林边上,时不时在看看夜空,仿佛在计算着时间,好似在等什么人。

    突然,一阵烟风刮来,传来阵阵鬼哭声,显得极为令人毛骨悚然,但是陶潜却仿佛并没有什么感觉似的,反而露出一副如释负重的样子。

    “你终于了,这次可是迟到了将近半个时辰!”陶潜面对随着烟风而来的一个浑身包裹着烟烟的人说道。

    烟烟之中则传来阵阵阴测测的声音:“陶城隍,你急什么,我这不是来了!”

    “哼,我急什么,我不是已经通知过你今日大卫新任的都城隍就巡视封州了,你怎么还不知道收敛,若不是我及时派人前去处理,并且亲自带人拦在了封州边境守着那方绍远,你的事情早就发了!”陶潜一脸气急败坏地说道。

    “哈哈哈,抱歉抱歉啊,一时嘴馋忘记你交代的事情了!”那烟烟虽然口中说着道歉,但是语气之中却毫无诚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