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七章 陶光
    ,!

    不过陶潜也知道自己对这人没有什么约束力量,见他这么说,也无可奈何,只能再次强调一遍:“记住了,这几天千万别给我惹麻烦知道吗,这新来的都城隍不好惹,若是被他看见你,不但是你,包括我在内都得玩完!”

    “记住,你是见不得光的!”陶潜最后有些色厉内荏地近乎吼了起来。

    看着陶潜那可以称得上是有些狰狞的面孔,那烟烟之中的人这次好似重视起来,声音显得略有些低沉道:“好吧,我知道了,放心这几天我会忍着的,不会让你难做的!”

    顿了顿,那烟烟继续说道:“要是没什么事情的,我就先回去了!”

    “等一下,光儿,你再多忍一段时间,为父已经基本上将那座巫人墓摸清楚了,等那方绍远离开,为父便带你进入将你恢复原状!”

    这话一出,烟烟顿时一阵波动,显然这当中的人心情极为激荡,半晌之后,烟烟的主人再次响起:“爹,我知道了!你也注意安全,巫人墓不是那么好破的!我走了!”

    阴风一起,烟烟滚滚,随即便消失在了远方,陶潜站在原地顿了顿,随后谨慎地看了看说四周,确定没有其他人之后,这才一闪身消失在原地。

    第二天一早,方绍远便听见门外有人说话:“属下陶潜求见都城隍大人!”

    推开大门,方绍远便看见陶潜正躬身对着大门,整个人毕恭毕敬,于是方绍远笑眯眯地伸手一把扶住陶潜道:“哎,陶城隍,本神不是说了吗,又不是在正式场合,随意一点便是!”

    不过陶潜虽然直起身来,但是脸上却依旧一片正色,沉声道:“大人,正所谓礼不可废,上下尊卑有别,否则不能服众!”

    从陶潜的脸上反正是看出什么来,不过单从陶潜的这般作态来看,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起码表面功夫他做的非常到位。

    很快,按照方绍远的要求,陶潜就将历年来封州大小事务的记录账册全都交给了方绍远随行人员,让他们仔细盘查核对。

    而方绍远则很随意地对着陶潜说道:“陶城隍,他们查他们的,咱们找个安静点的地方聊聊?”

    而陶潜见状,并没有露出丝毫意外之色,显然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经历了,以往新上任的都城隍恐怕都干过类似的事情。

    所谓巡查是假,拉拢他们这些封疆大吏是真,毕竟就算都城隍修为通天,单靠武力是无法真正管理一国之阴司的。

    想要做好些,必须要依靠下面的大小阴神,其中十八州的州城隍乃是重中之重,属于必须拉拢的角色。

    若是方绍远一来只查账,不干别的,陶潜或许会觉得方绍远来势汹汹,乃是为了拿下他,但是从方绍远的一举一动来看,不太像是来做恶人的。

    而今,方绍远主动提出找个僻静的地方聊聊,那就是准备笼络他陶潜了,这下陶潜是真的放心了。

    毕竟他陶潜在封州这地方待的时间有些太久远了,久远到会令都城隍心中猜忌的地步。

    其实陶潜若不是为了儿子,想要将封州境内无意间发现那座巫人古墓弄清楚,他早就不想待着封州了,整日被顶头上司猜忌,这种日子很不好过的。

    陶潜已经想好了,待这次巫人古墓探索完毕,可以解决儿子身上的问题之后,他便主动提出调离,省得每日担惊受怕的。

    早就有所安排的陶潜很快就领着方绍远来到了一处较为僻静的偏殿,然后推开大门躬身道:“大人,里面请!”

    “恭送都城隍大人!”

    目送着方绍远的仪仗越行越远,最终彻底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后,陶潜不禁终于松了一口气,宣布一只悬着的一颗心也彻底放了下来。

    此时,他不禁有些兴奋,这位新任的都城隍似乎对于他的工作极为满意,甚至还留委婉的点出若是自己愿意的话,天命城各司掌司之位随便他挑。

    着天命城的掌司可是二品职务,其中有不少是实权部门,若是成为当中的掌司自然是极好,甚至当时陶潜就想一口应下来,可是最终满腔的热血还时憋了回去,最终略有些遗憾地婉拒了,因为他在封州还有事情没完成呢。

    不过,看的出来,这位方城隍似乎对他极为欣赏,最后更是表态,只要他想明白了,随时可以联系他,各掌司之位依旧可以为他留着。

    有如此赏识且肯提拔自己的上司,陶潜自然是满心欢喜,对方绍远所提的要求也是无不答应。

    双方都很满意私下商谈的结果,所以皆大欢喜,陶潜甚至一口气将方绍远一直送到与封州交界的平州,若不是担心平州那边有什么想法,他还想继续送一送呢。

    解散送行的属下,随后陶潜便依旧平复一下心情,随后不慌不乱的处理公务,一天下来之后,他突然眉头一动,随后问道:“怎么样,确认了吗?”

    原本空荡荡的大殿竟然响起了低沉的声音:“启禀大人,都城隍已然见过平州城隍!”

    “恩,那就好,那就好!行了,你下去吧!”陶潜此时脸上再也按捺不住,捎待片刻之后,便消失在了大殿之中。

    依旧是那片小密林边上,不过这一会居然是那股烟烟已经先到了

    陶潜一见到陶光,顿时有些生气地说道:“我不是说了,等我的通知,你在露面,毕竟都城隍才走了一天,小心为妙!”

    那烟烟之中的声音则显得有些急促:“爹,我感觉有些压制不住了,若是再不采取措施,恐怕。。。。。。”

    陶潜顿时脸色大变,他焦急地问道:“光儿,那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还能撑多久?”

    “不知道,或许还能多撑三五天,或者一天都撑不下来!”陶光低沉地说道。

    陶潜见状,双目中之中流转着焦虑的神采,最终眼神骤然一凝,坚定地说道:“算了,这样吧,咱们现在就去那巫人古墓,这一次定要找你解决你身上隐患的办法!”

    “走,咱们现在就走,不要再耽误了!”说完,陶潜便和那烟烟一起消失不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