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 巫族古墓
    ,!

    封州境内的逸林山的地下传闻有一座古墓,当中埋葬了无数的奇珍异宝,乃是上古时期的大人埋身之地。

    数千年来,无数盗墓者都想要进入其中一探究竟,但是却从未听说有人能够活着出来,这就令这座古墓披上了一层浓浓的厚纱。

    这些年来,渐渐地,前来探视古墓的人越来越少,但是却从来没有真正停止过,毕竟宝物动人心,越是神秘危险的地方,说明收益越高。

    已经是子夜时分,突然原本已经寂静的逸林山脚下突然出现两股阴风,随即出现两道身影,真是封州城隍陶潜和他的儿子陶光。

    “光儿,怎么样,你还撑得住吗?”陶潜见烟烟不断地颤动,顿时关切的问道。

    烟烟之中传来瓮声瓮气的声音:“爹,孩儿还撑得住,不过要快!”

    听着儿子微微颤抖的声音,陶潜顿时心中极为难受,其实当初若不是他坚持要来盗墓,他们一家子也会落到如今的下场,妻子命丧古墓之中,而他的儿子陶光,原本风度翩翩的少年公子,如今却成了这幅不人不鬼的模样

    所以,陶潜才会对儿子产生极大的愧疚,不管儿子做什么都迁就他,就连儿子因为中了诅咒需要活人鲜血才能继续活下去,陶潜也照搬不误。

    至于他自己,好好的合体境修士做不成只能做合体境阴神,为了破解古墓之谜以及找出可以令儿子变回原样的办法,他花费了极大的代价才上下疏通,然后一直待在封州做城隍。

    这座古墓按照陶潜以前探索了解的,其实乃是上古巫族的一个巫人所留,巫族在上古时期兴盛一时,不过后来却与同样鼎力于天地之间的妖族爆发了一场大战,最终两败俱伤,双双衰弱下来。

    妖族还好,起码还一直生存到了现在,但是巫族据传已经消失了时间的长河之中,从此再无音讯。

    当然,陶潜还不清楚,其实方绍远就曾经遇到一个巫人,只不过被他借龙湛杰之手给干掉了,否则陶潜肯定会大骂方绍远暴殄天物,活捉这个巫人说不定就能破解开这座古墓的秘密了。

    这座古墓位于逸林山的山腹下面,只有一个入口,而且这个入口处有两座诡异的雕像,这两座雕像高二丈有余,看起形体和人没有两样,只是浑身健硕无比,但是这面孔实在是吓人的很,居然带着两张面具,面具的样子比之地狱的恶鬼还要凶残暴虐。

    不过这两尊雕像的姿势很有点意思,身体微微躬下,一只手托住一只器皿,另一只手则仅仅握住一把长矛一般的武器。

    两座雕像之间则是一扇不知道什么材质做成的大门,无论怎么退或者拉都没有任何作用,甚至当初陶潜以其合体境的修为使出法术硬轰也没有一点作用,连一道痕迹都没有能在大门上留下。

    反倒是激活了两座雕像,每一座都在抖朝着他戳下一矛,但让也就仅仅一矛,一击之后,不管中与不中,便重新恢复原来的姿态一动不动。

    经过几番实验,陶潜便清楚了,只要不攻击雕像还有大门,随便他们怎么摆弄,这两座雕像都不会有任何反应。

    最终,经过无数的检查搜寻,陶潜终于发觉这雕像上面的器皿之中似乎有一层烟乎乎的东西,仔细分辨之后才知道这其实是摆放之间久了之后干涸的鲜血。

    后来经过陶潜实验之后,才明白进门的方法很特别也很简单,就是往器皿之中浇灌鲜血,至于需要浇灌多少,就要取决于所浇灌的鲜血来源了。

    血液之中蕴含的灵气越足需要的量越少,就陶潜估计,若是能弄来仙人的血,恐怕只需一滴便可以了。

    当然,陶潜自己不过是合体境,自然是没有这个能力搞来仙人的血了,但是合体境一下修士或者妖兽的血还是没问题的。

    而整个封州为什么没有大妖什么的伤人事情的发生,并不是陶潜真的心中正义感爆棚,而是他需要这些妖兽的血。

    所以,自他坐上这封州城隍之后,整个封州原本的有点修为的妖族全都被其一一斩杀,这才换来了他对古墓的了解。

    甚至到后来妖族没了,他还会越境斩杀一些落单的修士,否则他便无法进入古墓,虽然他对于进入古墓需要提供这么多蕴含灵气的鲜血很疑惑,甚至有一种不好的猜想,但是为了救儿子也为了自己能够得到上古巫族的宝物和秘术,他也得继续下去。

    将准备好的鲜血同时倒入两尊雕像之中,但是看似不大的器皿却始终装不满,显然这器皿也不是凡物。

    不过现在当务之急是赶紧进去,若是最后真的一举得到了巫族宝藏,陶潜倒也不介意将这两尊雕像甚至连同这道大门想办法一起拆了带走。

    大门一开,一股腥臭的味道便会涌出来,不过陶潜还有陶光却并没有停止继续,因为这么多年进进出出的经验告诉他们,此时倒得越多,他们可以在里面待的时间

    进入其中之后,陶潜回身看着大门缓缓关闭之后,这才安心继续前进。

    没走多远,就出现了九个通道,每一条都显得深邃吓人,但是陶潜却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从左手边数第三个通道,这些都是用无数的生命试探出来的。

    两人一前一后快速地通过通道之后,眼前一亮,顿时豁然开朗,一座巨大的宫殿映入眼前,宫殿的四周挂满了无数的造型古朴的油灯,这些油灯在过去了不知道多少岁月之后,却依旧可以绽发出光明,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

    大殿之中有一座巨大的血池,池中流淌着鲜红血液,这些血液之中充斥了灵气,不断地冒着气泡,血液之中隐隐传来无数的惨叫声还有哀嚎声,显然是这些提供血液生灵的怨念因为心中的不甘而发出的。

    在这血池中央则是浸泡着一座造型古朴神秘的古棺,这座古棺木材长五丈,宽近乎一丈,陶潜查阅过相关信息,据传,上古巫族形体和当今的人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其修为越高,身形越是高大,巫族中的佼佼者甚至有百丈高,放在现在,唯有修为了法相之术的人方可展现如此高大的身形。

    陶潜清楚,这里的血液恐怕就从大门之外那器皿之中流入的,甚至陶潜在想,这古棺之中的巫族会不会是在利用这些鲜血保持生机,然后妄图逆转阴阳一举重生。

    这件事放在陶潜看来简直就是不可能,但是巫族乃是上古之族,神秘莫测,当初既然可以和妖族争夺天下霸主之位,自然强大无比,因为时代久远,谁也不清楚这一族到底具备什么秘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