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恶鬼
    ,!

    对于这个大殿,陶潜其实也是第二次来,对立面的情况几乎不怎么了解,当初他们一家三口闯入这古墓的时候,进入大门之际除了弄了灰头土脸之外,倒也没什么太大的损伤。

    但是,在选择九条通道的时候,便出师不利,第一次进入,便令他儿子陶潜和夫人同时遭到莫名的巫族诅咒。

    这诅咒极为厉害,他夫人修为深厚还能扛得住,但是他儿子就逊色不少,当时就吃不消了,最后还是他夫人牺牲自己一身的法力外加性命,付出形神俱灭的惨重代价才勉强压制住这道诅咒。

    但是,他儿子也依旧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从每个一个月需要吸食鲜血,到现在几乎每隔一个时辰就需要吸食一次。

    若是没有鲜血吸食的话,变回状若疯魔一般,嗜血嗜杀,最终将会变成彻头彻尾的没有丝毫理智的怪物。

    而且即便如此,陶光也说了,自己已经快要控制不知意识了,若是再不能解开诅咒的话,他即便吸食鲜血也同样会变成大怪物。

    但是,即便如此,心急如焚的陶潜依旧强行按下自己立马飞身上前打开古棺的念头,因为这么多年的惨痛教训告诉他,这巫族的古墓诡异无比,根本不能以常理度之,无论是这血池还是血池中浸泡的古棺皆处处透露着古怪,必须要谨慎对待。

    幸好陶潜进出古墓总结出了不少经验,他心神一动,一只兔子就这么不声不响地出现在他手中,随后他轻手一抛,这只兔子便落入了血池之中。

    兔子一落入血池之中,似乎有些不知所措,但是随即原本惊慌的神色居然瞬间安定下来,然后一脸享受般的在血池之中不断的游走,惬意之极。

    “爹,看来这血池没什么问题!”烟烟笼罩着的陶光低声说道。

    陶潜却神色有些凝重地一伸手拦住准备飞身前往血池上方的陶光:“光儿,在等一等!”

    这话音刚落下原本一脸爽快的兔子突然双眼一突,身子猛然都动起来,浑身的气息骤然一变,不断地提升,而兔子此时原本绷紧的身子也放松开来,神色之间露出一种舒爽的感觉。

    原本不过是一只普通的野兔,但是就这么被血池之中的灵气灌体,居然一路达到金丹。

    随着修为的不断提升,兔子的原本放松的神色又变得痛苦起来,显然令其一下子灌注太多也不是什么好事,兔子小花不了那么多灵气,身体好似充气一般不断地膨胀。

    最后在提升到金丹后期的时候,这只兔子最终**承受不住那么多的灵气,轰然炸开了。

    但是诡异的是,兔子所炸开的血肉居然在飞溅到血池边缘的时候,便好似收到什么莫大的拉扯之力,一下子就轰然坠落到血池之中。

    血池之中的鲜血稍稍翻滚一下,随后便恢复了平静。

    “爹,这血池中蕴含了太多的灵气了,兔子根本承受不了,这样的灵气,这才炸开的,但是我们进入其中的话,那。。。。。。”

    陶光的话虽然没有说完,但是其中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以他们父子的修为,进入其中绝对受益匪浅,修为蹭蹭的往上涨,说不定达到洞虚都未尝不可!

    只是陶潜却依旧神色有些凝重,他并没有点头,而是对着血池深吸一口气,随后缓缓吐出来,这次低声说道:“光儿,不能下去,这血池很诡异,虽然饱含灵气,但是仿佛极具迷惑之力,这只兔子虽然是被动提升修为,但是为父观其修为达到金丹的时候,显然灵智已开,但是它却依旧没有察觉到灵气灌体的危险,居然毫不犹豫继续吸纳,直到发觉不对,却也已经迟了!”

    “爹的,你的意思是,我们下去之后,也会因为体验到修为暴增的快感而无法自拔,最终也会沦落到那只兔子的下场?”陶光有些难以置信地说道。

    陶潜并没有接陶光的话,而是用手一指血池继续说到:“光儿,难道你没有注意到吗,那兔子的一身血肉精华包括其灵魂居然一丝一毫都没有溅出血池,全都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拦下了!”

    “那怎么办,难道就这么干瞪眼吗?”陶光有些急躁起来,毕竟这古墓之中隐藏珍宝以及解开他身上诅咒的方法最有可能就是在这古棺之中,若是能不打开古棺一切都白搭。

    面对这种情况,陶潜在稍稍思考了一番之后,突然口中念动咒语,突然凭空出现一个只恶鬼,青面獠牙,浑身散发着凶恶的气息,赫然是元神境的修为。

    “你给本城隍听着,速速前去打开眼前这口棺木,事成之后我便释放你的自由!”陶潜面色一沉,对着眼前的恶鬼说道。

    那只恶鬼没有回答,而是转身看向了那口古棺,随后神色一变道:“这是什么鬼东西,上面到处禁制,而且专门针对我这样的恶鬼,你是想放了我,还是想弄死我!”

    陶潜一听,也是神色有些难看地问道:“你确定没有感应错吗,我也是阴神,虽没有化身恶鬼,却也知道针对恶鬼冤魂的禁制对于阴神来说同样有效,起码我并没有感觉到这古棺上面有什么针对阴神的禁制!”

    那恶鬼听了,又仔细的感应了一遍,随后非常肯定地说道:“没错,不要看我现在修为不高,但是我好歹也曾经在天庭供职,见识岂是你这样的地府小鬼可比的!”

    “告诉你,若是我没猜错的话,这里应该是一处巫族古墓,这口棺材里葬的就是一个巫人,看起大小,这巫人生前修为不低,用现在的境界对比的话,恐怕得有真仙级别。”

    “巫族在上古时期凶名赫赫,除了**强大之外,最擅长的就是巫术,这巫术和如今佛道之术不同,诡异无比,这血池应该就是为了保持着巫族生机不灭,若是血池之中灵血足够多的话,说不定这巫族还真能起死回生呢!”

    “我劝你们还是不要打着古墓的主意了,否则小心死无葬身之地,就连轮回都入不了!”

    见陶潜似乎还不死心,那恶鬼接着说道:“哼,这巫族在上古时期还有一个名称,那就是魔神,其族中修为至高者可称神王和魔王,擅长玩弄灵魂还有各种诡异的诅咒,你们这样什么都不知道,冒冒失失的闯进来,不是送菜是什么!”

    “哼,好了,真是晦气,我先回去了,记得,你要是知道快死了,赶紧我和解除契约,临死可别拉我做垫背的!”说着,恶鬼便准备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