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二章 突然出现的方绍远
    ,!

    “咦!”古墓的主人在自己所释放的血色巨手被消灭之后,并没有在出手,而是轻咦一声。

    “都城隍!”

    “方绍远!”

    两声惊呼,前一声乃是陶潜所发,而后一声则是陶光所喊。

    “呵呵,陶城隍这次一日未见,你就这么急着把本神赶下台啊!”一个年轻人正笑眯眯地看着一脸惊色的陶潜说道。

    “你不是已经去了平州了吗,而且还见了平州城隍,怎么会又跑来这里?”陶潜心中极为诧异地问道。

    “是不是你暗中去的那人跟你汇报的啊,有些是时候啊,不是亲眼见到的,还是不要轻易相信的好!”方绍远一副语重心长的模样说道。

    “不可能,影子跟了我数百年,绝对不会背叛我的!”陶潜又惊又怒地叫起来。

    方绍远则摆摆手道:“不会背叛?呵呵,这年头人心难测,还是不要太自信的好!”

    见陶潜还要再说,方绍远却不再理会他,而是先将那几件妖族法宝收了起来,随后看向那口古棺道:“巫族,想不到今日又可以见到一个巫族!还真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啊!”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原本已经安静下来的古棺竟然晃动起来,显得极为激动震撼的样子。

    “怎么,你不清楚吗,我还以为他和你是一伙的了!”方绍远眉头微微一皱,冷声说道。

    “老天有眼,想不到居然还有族人能够活下来,你,快,快告诉我我的族人现在在哪里?”古墓主人焦急地问道。

    方绍远此时神色之间露出一丝古怪之色,那古墓主人在棺材中可能没注意,但是陶潜却是看见了,顿时心中一突。

    还没来得及说话,方绍远便摸了摸鼻子道:“死了!”

    完了,这是陶潜心中的一下子浮现的想法。

    果然,方绍远这话一出,那古墓主人瞬间沉默下来,随后古棺砰砰的不断地作响,似乎里面有人在猛烈的敲击棺材板。

    同时,血池之中再次被大火焚烧一般沸腾起来,气泡不断地浮出血液表面,发出啵啵啵的爆炸声。

    “谁,到底谁是竟敢杀害我的族人!是你吗!恩!”说话间,顿时又是一只血色巨手飞速朝着方绍远抓来。

    不过,方绍远神色未变,一道剑芒再次闪过,那只血色巨手便消散掉了,化作鲜血重新回到了血池之中。

    “冷静一点,单凭这一招你是无法伤到本神的!再说了,你的族人都不是我杀死的,你对我这么激动有什么用呢!”方绍远冷静的说道。

    这古墓主人也没有料到方绍远如此强悍,以往进入这古墓之中的修士没有一个不被这血色大手擒拿住,如今面对方绍远居然没有丝毫效果,在沉寂好一会儿之后,那古墓的主人终于再次出声了:“好,你赢了!我暂且相信你所说的话,那你告诉我,我的族人到底是怎么死的,谁杀死的!”

    “哎,这就对了,大家心平气和的谈谈不好吗,非得打生打死的!多余的话呢,我不就不说了,只能说当时我的修为不够,连看热闹的本事都没有,只知道你的族人是被修士斩杀了!”

    “不能!你骗我!不要以为我沉睡了那么多年对外界就一无所知,我们族人一旦成年,就拥有可以你们所说的天仙的境界,而你口中的修士肯定没有成仙,如何是我族人的对手!”古墓主人再次发怒道。

    可惜,他的怒火在方绍远看来,根本没什么意思,所以方绍远微微叹了一口气道:“好了,都说别激动了,第一你的族人就算成年了,但是他当初连肉身都没有了,再强能强哪去,再说了,他的对手虽说是修士,但是人家好歹也是仙人转世,比起一般的修士要强太多了!”

    “你看,这样一对比,实力悬殊不就出来了,就好似你,生前修为必然不低吧,但是如今你面对我一个洞虚境又能如何,还不是拿我没有丝毫办法吗!”

    听了方绍远的话,那古墓主人再次沉静下来,没有再说什么话,仿佛在反复咀嚼分析方绍远所言是否正确。

    “方城隍,你难道一只暗中跟我们父子?”陶潜此时神色有些难看地盯着方绍远,任谁在说出要掀翻上司的言论的时候突然被上司当场抓个正着,恐怕都是这幅难看的面孔。

    “是啊,自然是一路跟来的,不过说起来,要不是你放心本神,还画蛇添足专门派人跟踪本神,本神也不会知晓原来身为封州城隍的你居然还是这么个货色!”

    “作为父亲而言,你很称职也值得称道,但是作为一州的城隍,你是严重的失职,难过这么多年来,你一直赖在封州不肯挪窝,而对于剿灭妖怪那么积极。而且就本神推测,恐怕在妖怪被你剿灭干净之后,不少路过封州或者封州的临近州府的修士失踪也是你做下的吧!你还真是一个好城隍啊!”说到这里,方绍远的脸色已经彻底阴沉下来。

    “哈哈,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若是不这样做,我儿子就要死去,成为毫无意识的血奴,任人驱使,而我也无颜面对他死去的娘亲!”陶潜脸色有些凄惨的说道。

    “你儿子可怜,但是那些被你无辜杀死的修士还有从来没有伤过人的妖怪就不可怜了吗,好一个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若是真让你坐地上了大卫都城隍之位,恐怕就是大卫之殇了!”方绍远的双目之中流露出丝丝震怒之色。

    感觉到方绍远如炬的目光,无论是陶潜还是陶光,皆脸色一变,身形不住的后退,仿佛只有这样才有安全感。

    “住手,这两个人我与我有用!”古墓主人的声音突然响起,在陶潜父子耳中就好似天籁之音一般。

    不过,方绍远却充耳不闻,依旧步步朝着陶潜父子逼近!

    “大人,大人,快出手救下我父子,我父子愿意终身侍奉大人!”陶潜突然一把拉住陶光扑通一下就跪在地上朝着古棺连连叩首道。

    “哼,今日谁来也救不了你们!”方绍远冷笑连连,说话间就要动手。

    “大胆,本座的话谁敢不从!”这一次,古棺之中突然飞出一只枯木杖,猛然就朝着方绍远头上砸去。

    方绍远心生警惕,身形一动,便飞出老远,同时破神幽冥剑在手一脸凝重地看着悬浮在半空中的那根枯木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