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五章 变卦
    ,!

    “方城隍,方大人,求求你饶了属下一命吧!属下发誓从今往后绝对为您马首是瞻!还有光儿,求您放过光儿吧!”在面临死亡的关头,陶潜终于没有勇气硬扛下去,再加上他无意间瞥到自己的儿子陶光此时已经跌落至血池之中,显然用不了多久就要和血池融为一体了。

    又过了好一会儿,陶潜感觉到自己的魂体更加虚弱了,甚至修为已经跌至元神境了,而他儿子陶光此时挣扎的力度也几乎没有什么,顿时什么也不顾,直接趴在地上不住地哀求方绍远,随后又哀求狩炎。

    这个时候,方绍远终于发话了:“狩炎阁下,既然陶潜父子你决定交给我处置了,那么还请你说到做到!”

    狩炎没有说话,不过血池之中却冒出一只血手将陶光托住,然后轻轻一甩,陶光就好似死人一般被扔到了方绍远脚下。

    “光儿,光儿,你没事吧?”陶潜此时顾不得自己还是半截身子的事实,一下子扑过去一把抱住陶光不住的呼唤着。

    方绍远看着似乎昏迷不醒,气息极为微弱的陶光,眉头微微一皱:“狩炎阁下,这陶光是怎么回事,还有救吗?”

    狩炎瓮声瓮气地回道:“放心吧,方城隍,我只不过触发了他的诅咒罢了,死不了!”

    “现在我的诺言已经兑现了,还希望方城隍你要兑现你的诺言了!”

    听到狩炎冷冷的声音,方绍远不以为杵道:“狩炎阁下,其实我很想知道你为什么这么看重你族人的尸身,千万不要用什么希望族人能够安息之类的话来搪塞我,你知道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哼,方城隍,你的问题太多了!这和我们之间的交易无关,我拒绝回答!”

    对于狩炎这个态度,方绍远没有丝毫意外之意,他笑着对狩炎说道:“狩炎阁下,其实你不说我也明白,你肯定是想利用你们族人的尸身来复活自己,我说的没错吧!”

    “哼,我说了,这个和你无关,请你不要妄自揣测了!陶潜父子我已经交给你了,我只希望方城隍你能够信守诺言便是!”狩炎依旧不肯证明回答方绍远的话题。

    不过,方绍远却已经对此不在意了,他所想要验证的应得到证实了,其他的也不想再多说什么了。

    而方绍远的沉默令原本还在哀嚎的陶潜停了声,他勉强挪到方绍远面前,然后哭丧着脸哀求道:“方城隍,我陶潜这辈子做出了很多事情,当初就不该贪心来到这出古墓,否则也不会搞成现在这幅样子!”

    “我知道我身为州城隍,却做出那些事情来,按照地府律法难逃一死,但是光儿是无辜的,他只是被破的,希望方城隍能够给他一个机会,现在只有您能救他了,只要您开口,狩炎阁下肯定会出手彻底解除光儿身上的诅咒的。”

    看着方绍远似乎有些无动于衷,陶潜干脆把心一横道:“方城隍,我知道你十分痛恨我的所作所为,没关系,我现在就可以在你面前自裁,只要您能肯开口救光儿一命!”

    虽然陶潜的为子求命而舍弃自身的性命颇为感人,但是他们父子为了一己之私杀害了那么多无辜的生灵,若是饶恕了他们,那些生灵又该如何呢。

    方绍远虽然也修行佛法,但是那种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思想始终不能理解,莫非放下了屠刀,那么之前所犯下的一切罪孽皆可一笔勾销吗,这在方绍远看来根本是不可能的。

    不过,方绍远对于巫族的所谓诅咒极为好奇,这次他亲眼看见了陶光中了诅咒之后的模样,以及那些所谓的血奴,故而方绍远稍等了片刻之后,便直接开口道:“你的性命留到出去审理之后在处理,至于你儿子。”方绍远顿了顿,随后朝着躺在古棺之中的狩炎道:“狩炎阁下,陶潜终究是我的属下,他们父子我需要带回去明正典刑之后再做处理,所以我希望你能给面子,将陶光的那个什么血魔咒给彻底解除了!”

    方绍远的话说完,陶潜立马眼巴巴地盯着古棺看去,唯恐自己的希望落空。

    狩炎可能是觉得自己为了得到方绍远的承诺让不了许多,在不在乎在多让一步,在沉思了一会儿之后,还是有些不情愿地回道:“好,但是我要说清楚,完成这个要求之后,你必须要帮我族人的尸体要回来,而且不可以在提出其他的要求!”

    方绍远点点头道:“好啊,没问题,若非陶潜苦苦哀求,本神根本不会提出这个要求的。”

    “好,那我就姑且再信你一次!”说着,一道血色大手突然凭空出现,一下子就朝着方绍远抓来。

    以往狩炎的血色大手一只都是需要从血池之中冒出来,没想到这一次居然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并且这只血手上面充满了一种腐朽的气息,仿佛沾之必死一般。

    方绍远神色不变,轻轻就一脚将陶潜父子扫到一边,同时手中寒光一先,不过这只血手居然没有如预想这般被斩断,而是好似没有任何损伤一般继续朝着方绍远抓来。

    这个时候,方绍远的神色才严峻一些,看着这只落下来的血手,双目顿时一亮,口中轻斥一声,瞬间身形不退反进,同时手中的破神幽冥剑一下子变成三尺长,上面居然闪烁着夺目的金光。

    当这一次,当破神幽冥剑刺入血手之中时,顿时好似烧得通红的铁棍插入水中一般,发出滋滋滋的声音。

    脸上露出一丝冷笑,方绍远轻舞手中长剑,数道金光闪过,顿时血手四分五裂,不过方绍远并没有就此罢休,而是飞身上前,舞动长剑,竟然以破神幽冥剑为中心扫出了一片金光,顿时将碎裂开的血手彻底消融掉了。

    “不可能,你这是什么法术,居然可以破掉我的血魔手!”狩炎惊呼道,同时古棺在血池之中不断地震动着,好似破棺欲出。

    “佛光,居然是佛光!”方绍远没有回答,反倒是被方绍远一脚扫到安全地带的陶潜发出了惊呼声。

    阴神修炼佛法,而且还是看样子造诣匪浅,怎么可能不令同样身为阴神的陶潜感到震撼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