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 未知的暗算
    ,!

    “佛法?这是什么法术?好像没有听说过嘛?”狩炎的声音之中充满了疑惑。

    不过,方绍远却从其中知晓了一丝上古秘闻,好似上古时期,佛门还有道门都没有什么名气一般,否则这狩炎不会是这么个语气了。

    只是,莫非在上古时期,巫族还有妖族如此厉害吗,居然连佛祖和道祖都要隐居不出,而名声不显吗,方绍远可不相信佛祖和道祖这样厉害人物会不是从上古时期活到当下的。

    不过,此时并不是研究这些的时候,方绍远直接开口道:“狩炎阁下,你这是何意,为何突然对我出手!”

    无论是谁在面对这种情况都会不舒服,方绍远也不例外,虽然他打定主意不会遵守什么诺言,但是也从没想过这狩炎说翻脸就翻脸,莫非这上古巫族也是那么的无耻吗。

    “方城隍,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在面对我那么多优厚的条件下都没有松口,却会为了两个将死之人答应我的交易,你觉得我会相信嘛!”狩炎冷笑着回道。

    原来如此,方绍远还奇怪自己似乎没有露出什么破绽,为何这狩炎好端端地就变卦了,竟然是这么回事儿。

    不愧是能够从上古时期活下来的老不死,揣摩人心这一项确实有一套,套用一句老话,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还多,放在狩炎身上正合用。

    既然双方已经撕破脸皮,方绍远也就无所谓了,他直接很坦然地说道:“狩炎阁下,你说得没错,本神确实就从来没有想过为你找到你那族人的尸身!”

    “之所以那么做,无非是想要验证一下我心中的猜测,如今既然已经有了答案,我更加不可能答应了!”

    “哼,你觉得我很好欺负嘛,或者你真的觉得我躺在棺材里就拿你没有丝毫办法了吗!哼,你也太小瞧我们巫族了,今日就让你这个小辈见识一下为什么我们巫族又被称之为魔神的原因!”

    狩炎的语气实在是太狂傲了,但是偏偏方绍远不知道怎么的,心头一下浮现出一丝不好的感觉,就好似冥冥之中自己被什么未知的存在给盯上了。

    方绍远从来不是那种坐以待毙的人,他信奉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故而直接人剑合一冲向了古棺。

    还没等到方绍远冲到血池边上,突然古棺之中传来一阵低沉的吟唱,一个个神秘的音节不断地从古棺之中传出来,每一个都好似重锤一般敲击在方绍远的心头,令方绍远整个人感到无比的难受。

    不过,尽管心头大骇,方绍远还是强忍住身体的不适,继续一剑刺向古棺,只是,已经过血池的时候,方绍远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身形居然收到了一股极大的拉扯力,仿佛有一只巨手在使劲儿把他往下拽一般。

    随着方绍远这一动作,古棺之中的吟唱声越来越急促,越来越高亢,而于此同时方绍远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不舒服,法力运转之下也越发的不流畅。

    此时,方绍远已经明白自己应该遭受了那狩炎的暗算,但是他明明对自己保护的很好,甚至在知道佛法似乎对巫术有克制作用之后,还特意以佛法护住周身,可是还是中招了。

    血池之中拉扯之力,身体的严重不适,导致方绍远越发有些力不从心,甚至就连紧握破神幽冥剑的手都有些发抖,若非勉强把持着,恐怕连这柄先天灵宝级别的法宝都要脱手了。

    随着身体的不适感的加剧,方绍远甚至感觉自己的心神都在恍惚,眼中的古棺仿佛一分为二在眼前不断晃悠。

    方绍远知道再这样下去肯定不行,于是干脆一下子爆发全身的法力,口中大喝一声,悍然提前出手。

    随着手中长剑的轻轻一挥,一道锐意无双的剑气刷的一下就滑向了古棺。

    眼见剑气命中古棺,方绍远的心神顿时一松,随即身形便要往下坠去,所幸胸口一道清凉传来遍全身,这才令其精神为之一振,勉强收拾周身法力,稳住下坠的身形。

    不过,令方绍远失望的是,他这一道包含他希望的剑气居然在劈中古棺之中发出一声金铁之鸣,仅仅在古棺上面留下了一道一寸长的痕迹,深度几乎不可见。

    面对这种情况,方绍远的神色顿时大惊,先天灵宝级别的破神幽冥剑一道剑气居然连着古棺都不能破开,仅仅留下一个痕迹,这古棺到底是什么材料制成的,莫非这古棺还是一件品级在破神幽冥剑之上的先天灵宝嘛。

    就在方绍远心中猜疑不定的时候,古棺之中原本高亢的吟唱突然一转,变得低不可闻,但是以方绍远的耳力还是勉强听出来三个字,正是他的名字,方绍远。

    顿时,方绍远心头一跳,莫非这狩炎只需要知道被施术者的名字便可以施展神秘莫测的巫术嘛,这也太荒谬了吧。

    只是,事实由不得他反驳,就在方绍远三个字被念出来之后,方绍远瞬间感觉到心神猛然一滞,好似被人狠狠地捏了一把,整个人顿时眼前一烟,周身的法力再也维持不住,身形下坠,一下子落入了血池之中。

    在坠落的瞬间,方绍远听到了狩炎张狂的笑声,好似在嘲笑自己不自量力竟敢小瞧上古巫族。

    回想起来,自己终究是小瞧了天下各族,尽管因为种种原因消失在时间的长河中,但是能够在上古时期称霸半个三界的巫族,尤其是好相与的。

    大意了,终究是大意了,这是方绍远在坠入血池之中的最后一个念头。

    当方绍远落入血池之后,整个古墓之中除了狩炎的狂笑声之外,便没有别的声音了。

    陶潜原本就因为破神幽冥剑的破神特性灵魂不断地衰弱,如今眼见方绍远不敌狩炎落入血池,心中更加是绝望。

    看着一动不动,气息极为微弱的儿子,陶潜突然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居然驱使着自己半边身子来到血池旁:“狩炎大人,求求你救救我儿,方绍远不为您办事,落得如此下场是他活该,但是只要您救了我儿,我儿一定会为您办事,小犬马之劳!”

    “也罢,抱着你的儿子跳进血池吧!”狩炎终止了自己的笑声,冷声吩咐道。

    陶潜大喜,顿时鼓起残存的力量一把抱住自己陶光的身体,连自己的下半身都不顾了,一下子跳进了血池之中。

    “嘿嘿,你倒是对你儿子很不错啊,居然连自己的小命都不顾了!行了,赶紧将你的另一截身子一块带入血池吧,我这血池最具有生命力了!”

    这一下,陶潜稍稍感受了一下泡在血池之中的上半身发觉身体确实有所好转,更是欣喜若狂,二话不说,一跃而起以风一般的速度将自己的下半身抱起来再次跳入血池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