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八章 苏醒
    ,!

    方绍远感觉自己的心神似乎已经陷入了九幽之地一般,到处都是一片冰冷,让其灵魂有一种被冻结的感觉。

    他想张口喊人都没办法做到,只能在心中默默地呼唤着,小幽、老金、莫熙芸、周梓盈等等熟悉的人。

    渐渐的,方绍远感觉自己累了,想要就此睡过去,但是心底却不知道为什么,始终有一丝声音在呼喊着,似乎在叫他不要睡,不要睡。

    方绍远也是坚持在坚持,但是终究那声音越来越小,他的睡意也越来越浓,慢慢的,方绍远终于撑不住了,他睡去了。

    就在他睡得真香的时候,却感觉到浑身一阵火热,甚至到后来发烫,而且总感觉耳边有人在絮絮叨叨地不知道说些什么,吵得他十分不爽,连觉都睡不安稳了。

    睡觉,突然方绍远意识到自己似乎是在和巫族的狩炎争斗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中了他的暗算,然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这么一想,方绍远顿时一下子惊醒过来,随即他发现自己的心神似乎被一团血线给紧紧缠绕住,想要动弹一下都不行。

    不过,随后方绍远却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这声音的出现令方绍远喜出望外。

    “小幽,来得正是时候,这血线到底是什么鬼玩意,快帮我弄断了!”方绍远不禁惊呼道。

    “嘻嘻,小方子,你中了巫族的秘法,睡得跟死猪一般,我怎么叫都叫不醒,本来我都准备重新找一个主人了,不曾想居然飞进来一团心火,虽然没能烧断血线,却也让热地醒过来了!”

    “心火,什么星火,哎呀小幽被说这些了,快点将我放出来吧,心神被困的滋味太难受了!”方绍远不禁急道。

    “小方子,这个我可没办法帮你,只能靠你自己了,否则我也不会等到现在都不出手了,要知道这血线已经和心神相融,若是我贸然出手,恐怕连你的心神都一起伤了!不过你放心,我会在这里为你加油的!我看好你哟!”小幽调皮地朝着方绍远一笑。

    “什么情况啊,小幽,这世间还有你办不到的事情吗,别玩我了,快出手吧!”方绍远不禁说道。

    小幽则一脸正色道:“小方子,这是巫术,是巫族的秘法,这血线乃是以无数生灵的灵魂制成的,旁人是无法帮忙解开的,唯有依靠你自己的力量!”

    “说起来,你还得感谢那个叫陶潜的家伙,就是这个家伙燃烧自己化作一团心火才将你惊醒,否则时间一长,你这一辈子就得从此沉沦下去,永无苏醒的机会了。所以啊,千万别辜负人家的一番心血啊!”

    “哦对了,那家伙临死前还说了,希望你能够镇压那个巫族,千万别让他出来祸害人族,他不希望自己成为整个人族的罪人!”

    “陶潜!”方绍远口中不禁念叨起这个名字,他不曾想到居然是这个为了家人可以无视其他人生命的属下燃烧灵魂唤醒了自己,顿时脸上露出一丝复杂之色。

    或许是这个人确实该死,但是他的所作所为却是为了家人,为了儿子,其罪难饶,其行可悯。

    到底是人族,在面对整个人族的大是大非上面,陶潜是站得住脚的,既然他已经死了,那么他的一切罪孽也就随风而去吧,方绍远心中默默的想到。

    不过陶潜虽然唤醒了他,但是这血线确实厉害,方绍远无论怎么挣扎都不能弄断一丝一毫,不能断开血线,他也不能重新掌握整个身体,永远困在这里。

    冷静下来的方绍远开始思索起办法来,突然他心中一动,记得之前狩炎的血手很畏惧佛光,不如试试佛法吧。

    说句实话,对于佛法,方绍远知道的不多,他所掌握的无非是几卷真经,但是掌握真经不代表就能够彻底掌握佛法。

    不得已之下,方绍远干脆直接口中诵读起真经来。

    随着方绍远的这一动作之后,一道道经文从起口中念出来化作一点点的金光四散开来。

    或许这佛法对于巫术真的有克制的作用,又或者是因为佛法乃是代表正大光明,而这巫术总是显得有些诡异莫测,甚至有些邪恶。

    反正那些经文所化的点点金光居然自动附着在了血线之上,虽然以附着上去便消失了,但是方绍远可以看得出来,似乎这血线缺了那么一点点。

    见到这一幕,方绍远顿时精神一振,口中继续不断地诵读真经,慢慢的经文所化的点点金光越来越多,逐渐的将所有的血线都布满了。

    仿佛听见嘣的一声,一个血线断开了,然后连锁反应般的,一根接一根的血线皆在金光下化为乌有。

    突然,所有血线一下子从方绍远的心神上分离出来,这让方绍远极为高兴,不过还没等他多高兴一会儿,所有的血线居然骤然组合成了一张大脸,一张极为陌生的人脸。

    这张大脸再出现的瞬间,突然双目猛然一睁,凶光毕露,张开一张大嘴作势便朝着方绍远心神吞去。

    见状,方绍远并没有露出任何惊惧之色,而是口中淡淡地称道:“小幽,这下看你的了!”

    “嘻嘻,不用人家出手,老金早已经饥渴难耐了!”就在这时候,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

    随后一股超强的吸力从方绍远心神所待之处出来,那张人脸上露出一丝惊恐之色,连一句场面话都没有留下来便瞬间被吸走了!

    “咦,老金胃口这么好,连这东西都能消化嘛?”方绍远重获自由之后顿时好奇地问道。

    “嘻嘻,小方子,可不要小看老金啊,这三界之中就没有老金吃不下的!”小幽笑笑眯眯地说道。

    此时,外界血池中的古棺顿时猛然一震,一声狂躁的声音传出来:“不可能,这小子身上到底藏了什么秘密,居然连我巫族秘术都奈何不了他!甚至还被他吞噬了!”

    说到最后,狩炎的语气之中都显露出一丝畏惧一丝忌惮。

    “狩炎,想不到你居然还藏有这么一手,若非我福大命大,还真要被你得逞了!”方绍远重新精神奕奕地浮在了血池之上呵斥道。

    “哼,姓方的,不要以为破开了我的秘术我就没有办法整治你了,这里可是我精心布置的埋棺之地,你觉得真的就这么简单吗!”狩炎的声音幽幽的响起,同时整个大殿之中传了阵阵不同寻常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