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九章 上古霸天虎
    ,!

    经过了之前那番差点不得翻身的劫难之后,方绍远已经彻底收起了对狩炎的轻视之心,如今一见古墓之中出现异动,顿时法力运转护住周身,同时口中默念佛门真经,以防止狩炎的暗算。

    突然,方绍远脚下骤然裂开一道口子,唬得方绍远嗖的一下就飞到另一边,再定睛一看的时候却发现这道口子越撑越大,里面隐隐传来阵阵兽吼。

    “哈哈哈,你可知我们巫族当初为何会与妖族势不两立,甚至到最后引发了两族之前的生死大战!”

    对于狩炎的问话,方绍远心中隐隐有了答案,不过还是眉头一皱问道:“为什么?”

    或许是觉得自己这一次要稳操胜券,狩炎心情大好,就连语气都缓和很多:“为什么,问得好!其实因为我们巫族行走于大地之间,除了各种秘术和强悍的肉身之外,我们巫族还擅长御兽!”

    “哈哈哈,御兽知道嘛,那些妖族不就是开了灵智有了修为的是野兽嘛,自然是也会对我们的御兽术抵抗力很弱了!”

    “没有谁会愿意头顶上悬着一把随时会落下的利剑,妖族与我巫族开战也是势在必行的了!”

    “好了,不和你说了,好好和我的宠物玩玩吧!”

    狩炎话音刚落,一声巨吼便从方绍远耳边响起,一股凛冽的阴风直接扑面而来,方绍远心神一凛身形暴退,同时定睛看去,却发现眼前居然出现了一只浑身漆烟的巨虎。

    随即,方绍远便发现这只巨虎看上去有些眼熟,再看仔细看去,除了颜色不一样之外,其形体大小居然和当初的虎无风的本体很相似,不过气息却要比虎无风强大很多,绝对超过了洞虚。

    “霸天虎?”方绍远不禁喊出声来。

    “咦,想不到你居然还挺识货的,不错,我的小烟正是上古虎族中的王者霸天虎!”狩炎的声音之中蕴含了一丝自傲。

    也是,能够降服虎族之中的王者霸天虎,确实可以值得自傲了,也难怪妖族拼死也要和巫族开战,这巫族的御兽术实在是有些太过惊人。

    一声巨吼,霸天虎将王者的风范尽显无遗,巨大双眼看向方绍远凶光毕露,瞬间便扑了上去。

    一人一兽这么斗了起来,不过越打方绍远越是心惊,这霸天虎也忒猛了一点,不但悍不畏死,甚至好似不知道疼痛一般,破神幽冥剑的威力方绍远是知道的,剑气肆意,在霸天虎身上不知道留下多少伤口,但是这霸天虎却浑不在意,越战越勇。

    哪有这种打都打不死的玩意儿,这也太夸张了,莫非上古出品都这么凶悍嘛,方绍远不禁连番吐槽。

    可惜嘴皮子面对强敌是没用的,找不到这好似不死生物一般的霸天虎的弱点,这个架就没法打下去了,迟早要把方绍远给累死。

    思来想去,方绍远觉得解铃还须系铃人,这眼前的霸天虎其实说白了还是那狩炎在操控,若是能够拿下狩炎,这只霸天虎也就没什么威胁了。

    不过,这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这只霸天虎好似知道方绍远的意图,居然就这么紧追不放,始终咬着方绍远,将其牢牢控制在距离血池至少还有五米以上的距离。

    “哼,方绍远,小烟和我可是心神一体,你想要接近我,先过了小烟这一关吧!”狩炎的声音再次响起,当中蕴含了一丝自得之意。

    心神一体,方绍远心中一动,在仔细地观察感悟之下,终于发现这霸天虎为什么如此悍不畏死了,原来这句霸天虎其实只剩下躯壳,他的灵魂早已经被抹除了。

    说白了,这具霸天虎无非就是一个傀儡罢了,什么心神相通,见鬼去吧,由此可以看出这所谓的巫族御兽之法恐怕也有些言过其实,或许是尤其独到之处,但是功效绝非狩炎所说的那么夸张。

    否则,巫妖大战的结果不会是妖族惨败,而巫族则直接被灭族了。

    既然知道了这一点,方绍远脸上不禁再次露出笑意,这种被直接操控的傀儡虽然厉害,但是若是主人附加上面的心神联系变弱了,或者受到干扰,那么这强悍的傀儡战力就会减去起码一半。

    至于干扰心神的办法,佛门渡化术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于是乎,方绍远一边不停地闪躲招架,一边口中不断地轻吐渡化术,一道道的佛音源源不绝地从方绍远的口中不住地灌输入霸天虎体内。

    随着点点金光的没入,霸天虎的双目之中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那种凶残之色,眼神也开始有些迷离,原本灵活的身躯也开始出现迟滞。

    “你对我的小烟做了什么?”当霸天虎动作越大的迟缓之后,狩炎终于惊讶的叫出声来。

    正所谓趁你病要你命,方绍远没有答话,而是继续渡化术,当霸天虎表面都全部附着了金光之后,一只烟漆漆的巨虎瞬间变得金灿灿的,而且它的身体终于不再动弹,就这么僵直地站立着。

    “你,你就是魔鬼,你就是恶魔,难道是天要亡我嘛,为什么在关键时候回出现你这样的人!”狩炎此时有些心智大乱,呼天抢地地乱嚎。

    方绍远则冷笑一声,飞身朝着古棺而去,口中暴喝道:“就让我见一见上古巫族的真面目吧!”

    “不,你不能这么做!”狩炎的哀求根本没有丝毫的作用,在血池边上,方绍远隔空朝着古棺狠狠地拍了一掌。

    轰的一声,爆发出一声巨响,血池之中的灵血四溅,却在血池边缘全都被无形之力拉扯回来。

    而古棺在方绍远全力一击之下,居然纹丝不动,就连棺材上的盖板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挪动。

    顿时方绍远有些大惊,有知道他之前分明看到狩炎挪开过盖板,那就说明这盖板不是钉死的,但是为什么他全力一击都不能打开盖板呢。

    还有,这口棺材和这血池之间到底是什么联系,那么一掌下去,居然连点位置都没有移动过。

    “好,既然你不出来,那我就将这血池彻底烘干,我倒要看看你能撑得了多久!”方绍远双目一凝,露出一丝狠厉之色。

    轻指一点,一点火星便飞入血池之中,出乎方绍远意料的是,这火星居然再碰到血水之后居然无声无息的灭掉了。

    “小子,你以为我们巫族的秘法就这么简单吗,若是一点凡火都能烧干血池,那我还能指望血池维持我的生机甚至将我复活吗!”狩炎一副好整以暇的态度慢悠悠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