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一章 方绍远的犹豫
    ,!

    此时的陶光脸上密布了一道道血痕,组成了一种奇异的符文,给人一种极为诡异的感觉。

    其实这种血纹在之前的血奴脸上也能看得出来,但是绝对没有陶光脸上那么多,那么复杂,显然血奴的修为越高,这种血纹越复杂。

    “姓方的,你害得我损失上千年的积累,这一次我一定要将你炼制成我的血奴方可消我心头之恨!”狩炎的声音之中充满了愤恨之意。

    轰的一声,陶光慢慢浮到了半空中,原本紧闭的双目也倏然睁开,神光湛湛,满头长发无风自动,整个人展现出一种无可睥睨的气势。

    “天仙!”方绍远口中淡淡地冒出两个字来,此时陶光浑身上下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居然可以和当初在十八层地狱所遇到的章宗舫还有于海相比拟。

    当然,无论是于海还是章宗舫都是自己一步步苦修达到天仙境,这陶光也就是被特殊手法灌注灵力,使得其法力达到这一境界,但是并不代表其确实拥有了天仙境的战力。

    只是,仅仅拥有天仙级别的法力,其战力也远远超过凡间的修士,方绍远必须要直面重视起来。

    “血奴,给本主人将眼前这个家伙打趴下!”狩炎直接了当的下了命令。

    “遵命,我的主人!”陶光很僵硬的发出声音,脸上毫无任何表情,唯有那血纹发出淡淡的红光。

    “杀!”陶光眨眼间便冲到了方绍远跟前,直接就是一拳,毫无花哨可言,势大力沉,空气被这一拳打得都发出刺耳的爆鸣声,方绍远隐隐感觉到拳风刮来锐利逼人。

    在没有搞清楚陶光真实战力之前,方绍远并不打算何其硬碰硬,轻轻一个闪躲错开这一拳,随后朝着陶光打出一道剑气。

    面对这道剑气,陶光根本不闪不避,直接朝着剑气便会出一拳,一道红色拳气顺着拳头迸发出来,竟然挡下剑气,甚至还有余力继续朝着前面轰击。

    同时陶光根本停留的一冲而上继续对着方绍远展开狂暴的而攻击。

    面对这种狂风暴雨般的攻击,方绍远就好似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之上风雨飘摇的一叶小舟一般,岌岌可危。

    “哈哈哈!哈哈哈!我让你嚣张,这下有你好受的了,当初让你速速离去你不听,现在后悔也晚了吧!你就等着做我的血奴吧!”狩炎张狂的笑声再次响起,充斥了整座古墓大殿。

    “陶光,快点,快点给我上,速速将眼前这个家伙拿下!”

    面对狩炎的时不时地狂笑,方绍远眉头不经意之间微微一皱,这陶光的战力他大概摸清楚了,和真正的天仙想比,空有一身法力,却没有足以匹配这股法力的元神力量,根本不足以发挥出天仙的战力。

    而且或许是被炼制成了血奴,没有了自我意识,完全是依靠本能在攻击,根本毫无章法可言,所以尽管陶光的攻击看似很猛烈,但是方绍远根本没有什么太大危险,因为陶光根本打不中方绍远。

    不过,现在最大问题是,这陶光身上的所发出的血红色的光芒实在是很烦人,方绍远一不小心曾经沾染上,居然就好似跗骨之蛆一般直往他体内钻去,着实花费了好一番心血才将其驱逐出来,令方绍远忌惮无比。

    而且,另一方面,方绍远也曾不断以密集的剑气伤到了陶光,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身上的伤势瞬间就能恢复,就好似拥有不死之身一般,就连破神幽冥剑的破神功效似乎都不起作用了。

    这一下子方绍远又陷入了一种两难之境,尽管陶光打不中他,但是方绍远的攻击也很难给陶光带来什么实质性的伤害,等于是继续打持久战消耗战,而且还看不到头。

    对于这种情况,方绍远连佛法也尝试过了,但是并没有丝毫效果。

    原本方绍远还觉得自己得到了一件先天灵宝级别的破神幽冥剑,攻击这块肯定是强项了,谁知道先是那块棺材板子他破不开,如今又冒出一个血奴陶光,能伤到他,但是却架不住他自动修复伤势,好似不死之身一般的能力。

    按照方绍远的预计,恐怕必须要一剑将其彻底斩断,方可奏效,但是想要达到这个效果,很难,除非方绍远可以贴近陶光,抓住机会直接以破神幽冥剑的剑锋斩断其身躯。

    可惜,陶光虽然战法僵硬,没有什么章法,但是出于本能,对于方绍远手中的灵剑极为忌惮,根本不给方绍远靠上来的机会。

    即便方绍远偶尔能够近身上前,却也被陶光所发出的血色光芒所迫退。

    至于小挪移术,方绍远不是没想过使用,毕竟这一招用出来,陶光绝对无法反应过来,一剑便可以将其斩断。

    只是,一来将其斩断便可以使其无法复原仅仅是方绍远的猜想,没有得到证实,这小挪移术乃是出奇制胜之法,一旦使用了一次之后,便失去了奇招的功效,万一不是他猜错了,就浪费了奇招作用了。

    二来,即便打倒了陶光,方绍远也依旧没有办法破开那口棺材,最终还是会回到原来的局面。

    莫非今日真的只能暂且撤退嘛,可是一旦错过今日的机会,天知道这狩炎会不会真的复活,而且自己又不能总是守在古墓之外,方绍远一时间陷入了纠结之境。

    狩炎不愧是从上古时期苟延残喘到现在的人,很快就察觉到方绍远的心思,顿时开口道:“方城隍,其实咱们没有必要打生打死的,你我完全可以和平共处嘛,只要你离开这里,并立下誓言不将此处泄露出去,这里的一切我可以让你挑三样,要知道这里的东西可都是上古时期的珍品,如今的三界可未必有啊!”

    狩炎的声音之中充满了诱惑之力,可以说,只要按照狩炎所说的做,方绍远便可以很简单地得到三件珍品,绝对很划算,

    而且,说白了,这狩炎不过是上古巫族的一员,整个巫族都灭绝了,就算狩炎复活了,又能怎样,此时的三界已经不是上古时期的三界了,若是狩炎胆敢胡作非为,恐怕无论是佛门还是天庭皆不会放过他的。

    只是,方绍远随即又想到了那些以为狩炎之故而无辜被杀的生灵,以及陶潜完全站在人族利益着想的,最后舍弃生命唤醒自己的举动,方绍远原本有的心瞬间坚定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