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章 麒暴长老
    ,!

    麒麟一族经过了上古时期的浩劫,衰弱了,但是依旧不是一般人可以得罪的,而能够令麒麟一族投鼠忌器,甚至畏惧的唯有那些混元境的强者。

    也难怪麒骏麒炎在提到那位强者的时候不敢直接说出他的名号,而是以大人物代替,毕竟这些混元境强者的感应可是无比的灵敏。

    原本还以为仅仅是私人恩怨,如今却发现居然涉及大天庭的某个大人物,方绍远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毕竟他现在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阴神,哪怕做到了一品都城隍之位,和那混元境的强者相比什么都不是。

    麒炎倒是会察言观色,他第一时间就发现了方绍远的为难之色,原本他对于方绍远身为一个阴神居然比他这个天地灵兽麒麟还要厉害一只忿忿不平,如今顿时眼神之中露出一丝鄙夷和得意。

    你方绍远不是能吗,有能耐你和天庭的那位大人物比去,看看你还敢不敢随意插手他们麒麟一族的事情。

    麒骏也看出了方绍远的难色,故而他原本满腔的希望顿时化作乌有,一脸颓然。

    “方城隍,事情的经过也听完了,若是没有什么指教的话,我觉得你可以离开了!”麒炎看着方绍远冷冷的说道。

    “麒骏,还是乖乖跟我回去,若是你行不过我的话,待会族中麒暴长老来了之后,你可以将莲子交给长老保管,待五百年之期一到,自然会将莲子交还给你的!”

    说着,麒炎若有若无地瞥了一眼一旁的方绍远,眼神之中尽显一丝挑衅之色。

    麒麟一族的长老,方绍远明白,麒炎这话其实也算是对自己的一种警告,意思就是若是自己还想要多管闲事的话,等这位麒麟一族的麒暴长老来了,可就没好果子吃了。

    不过,方绍远奇怪的是,这位天庭大人物这番作为到底是为了什么,要知道不过是一只麒麟坐骑罢了,而且从麒骏的叙述之中可以看出他的爹娘的修为也不高,而且他娘也应该是这位大人物豢养的坐骑之一,出勤的几率不高,否则也不会有时间下界了。

    混元境的强者,方绍远见识过的有紫薇大帝还有地藏王菩萨,看得出来,他们的着眼点都是三界的大事,对于坐骑走失下界产子这种事情似乎不应该这么看重计较。

    现在,方绍远还真想知道这位大人物到底是谁,居然如此小肚鸡肠。

    “方城隍,你还是赶紧走吧,麒暴长老已经渡过天劫,只是为了族群的安危,一只压制着修为不飞升而已!”麒骏突然脸色一变,对着方绍远叫道。

    刚准备说话,方绍远神色微微一变,他一脸轻笑道地对着麒骏说道:“呵呵,看来我是想走都走不了了!”

    “哈哈哈,走,你想走到哪里去啊,方城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暴喝,气浪滚滚而来,令在现场的三人皆神色一变。

    麒炎还算镇定,毕竟人是他叫来的,虽然对于麒暴长老一来就无差别的威吓有些不满,不过谁叫他修为不如人,只能忍了,甚至脸上还挂着笑容。

    麒骏原本就有伤在身,收到这种威慑,顿时身形暴退,口中还吐出一口血来。

    倒是,方绍远还算是镇定,虽然这声暴喝威力不小,不过对他倒没什么太大的影响,最多也就是将其衣服刮得飘飘然。

    一个一头红发的,身高两米的大汉好似一块巨石一般从天而降,落地之时,震得地面一阵晃悠。

    “麒炎见过麒暴长老!”麒炎一见麒暴出现了,顿时上前恭恭敬敬的一礼。

    麒暴长老看都没看麒炎一眼,仅仅轻哼一声,表示自己听到了,随后扫了一眼跌落在地上麒骏,最后将目光落在了离他不远的方绍远身上。

    “嗯?”

    “咦?”

    “嘶!”

    一脸发出三种感叹音之后,麒暴看向方绍远的神色越发的凝重,最后他缓缓地说道:“敢问阁下就是方城隍?”

    方绍远微微笑道:“不错,正是在下!”

    “方城隍,麒骏的事情乃是我麒麟一族的内部事务,事关我族群的安危,还望方城隍莫要插手!”和之前那种张狂相比,麒暴的语气越发的收敛。

    而麒炎在一旁原本得意地看着方绍远,觉得自己这边来了高手,绝对可以好好收拾一顿方绍远。

    谁知道这位麒暴长老来的时候倒是声势浩荡,威风凛凛,但是怎么真正见了方绍远之后便蔫了呢,非但收敛了浑身的气势,而语气也愈发的客气,实在是看不出这是在族中威名赫赫的麒暴长老。

    其实,这位麒暴长老一出来,方绍远便察觉出来了,这位长老确实是渡过天劫了,但是他的气息和于海还有章宗舫相比要差很多,身上甚至还有凡气泄露,一身仙气连一半都没有占到。

    虽然不清楚这是为什么,不过这种状态的麒暴长老充其量只能称作半仙,一个半仙虽然厉害,但是还不至于让方绍远望风而逃。

    而方绍远浑身气息的隐晦深涩显然令麒暴长老心神一凛,没有了一出场时的那种狂傲。

    正所谓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这麒暴长老客气很多,方绍远自然也不会不知进退,他对着麒暴长老一礼道:“今日之事,方某之事恰逢其会,并未有心参与进来,不过,在下有一事未明,还请长老告知!”

    麒暴见方绍远态度不错,而且也称无心参与自己族群的事情,顿时安心不少,他也不是傻子,若是方绍远弱得很,他不介意将其打杀,但是如今看来这方绍远也不好惹,他自然不愿意轻易出手了,毕竟他自家的情况自家知道,看上去渡过天劫成就仙道,但是其实隐患颇多,否则他也不会不上天去,待在这凡界了。

    “既然如此,方城隍但说无妨,只要麒某知道的,必然告知!”麒暴淡淡地回道。

    “照理说贵族当年也是天地间最为强大的种族之一,如今天庭当道,贵族隐退,但是族中必然还存有强大的族老,为何不请族老出面调和,向来那位大人物应该会给面子的!”方绍远轻声问道。

    麒暴听了,神色微微一变,有心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摇摇头,一声叹息。

    方绍远见状,便知道这其中必然有什么隐情,既然这麒暴不愿意说,他自然不能勉强。

    最后,方绍远只能看了看麒骏说道:“麒暴长老,方某有一言相告,那位大人物既然对于麒骏水火属性颇有兴趣,还提出这种赌约,想来应该是更看重麒骏的天赋,若是麒骏真能依约飞升,那位大人物也不会不顾面皮做出毁约之事,能够留在那位大人物身边,对于麒骏来说也许回事一件大好的机缘!”

    说完,方绍远便直接离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