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三章 敲竹杠
    ,!

    原本打劫了这么多财大气粗的修行者,方绍远觉得应该数量差不多了,谁知道在盘点之后全都扔给了老金这个大胃王之后,方绍远才发现自己的想法有点天真了。

    这老金的胃口实在是有些大,那么多的法宝炼器材料足够武装一个中型宗门了,居然还不够,按照老金的话,只是将将三分饱,也就是说,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啊。

    可是如今外面整个大卫修行界可是已经布下天罗地网准备缉拿方绍远这位劫道者,若是方绍远在出手的话,还真不好弄,除非他愿意亮出一些真家伙,不过无论是雷法还是破神幽冥剑这些一旦动用了,也就表示方绍远的身份被发现的可能极大,方绍远还打算继续在大卫境内混下去了,这要是暴露了,成了众矢之的,他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所以,不久之后,大卫的邻国北仓、云墨、大成等三国境内先后传出了有一个特别的凶猛的劫道者,专门打劫法宝还有炼器材料,好坏不问,只要东西不要人命。

    该劫道者修为诡异深厚,动作快如疾风,当惹来该国各大势力的追捕的时候便彻底销声匿迹,然后没过数日,另一个国家变回继续传来这样的消息。

    将大卫、北仓、云墨还有大成四国搅得一塌糊涂的方绍远终于惹来了众怒,四国最强的几个宗门为了各自的颜面派出了最为顶尖的高手准备彻底将这个该死的家伙围剿掉。

    不过,可惜,处于各种原因,等着几大宗门终于派出人手之后,却发现自己的目标消失了好一阵子了。

    不死心的各大宗门派出无数的弟子,身上时一件法宝,一点材料都不准携带,撒渔网一般地将四国的地盘翻了个底朝天,可惜,一无所获。

    不过,当他们一旦松懈下来之后,那名劫道者再次冒出头了,正所谓你进我退,你退我进,搞得整个四国一团乱,

    大卫天命城都城隍大殿,一身红袍的方绍远正襟危坐,手中拿着一张请帖,脸上露出一丝玩味的笑意。

    “方城隍,那名劫道者肆意妄为,为祸我大卫修行界,搅得整个修行界人人自危,如今我清虚宗代表我大卫修行界诸位同道郑重邀请方城隍加入我们的清缴行动。”一名鹤发童颜的老道一脸严肃地对着方绍远说道。

    “玄元长老,本神记得貌似贵宗也是在阁下被洗劫之后才决定组织人手围剿那名劫道者,找这么看来,这劫道者要是打劫我麾下阴神之后,本神方有理由出手啊,否则莫名其妙的招惹一个强敌可是不智的,你说是吧!”方绍远不理会玄元子的请求,淡淡地说道。

    而玄元子脸色微微一变,他身为清虚宗的十大长老之一,在整个大卫修行界也是跺一跺抖三抖的角色,被人成功打劫的事情原本对他来说就是个丑事儿,修为比他低的不敢当他面提,修为差不多甚至比他高的,看在清虚宗的面子上也不敢提,但是如今就这么被方绍远赤果果的提出来,他的老脸顿时一真难看,心中很是不爽。

    不过,方绍远可是个很角色,当真州城隍之争以及大卫都城隍之争他都没去,但是事后也听说了,方绍远的事迹,就连他的掌教师兄都说不可招惹方绍远,更何况如今是有求于人,玄元子只能咬着牙忍住这口怒气。

    深呼吸一口后,玄元子稳住心神,看着方绍远道:“方城隍,此言差矣,老道当初其实就是以自身为诱饵,想要拿下那劫道者,只可惜技不如人。”

    看着面色红润的玄元子,方绍远心中不由暗笑,这老道撒起谎来倒是面改色,就好似他当初是多么的伟大一般。

    忍住笑意,方绍远点点头道:“哦,原来玄元长老被劫是这么情况,是本神误解了,刚才言语算是方某唐突了长老,抱歉,抱歉啊!”

    玄元子自然看得出来方绍远所谓的抱歉是言不由衷,着眼角的笑意实在是遮掩不住,不过不管怎么样,起码明面上自己的面子算是勉强护住了。

    于是,玄元子继续说道:“方城隍,你麾下阴神遍布整个大卫,耳目众多,而且不引人瞩目,乃是搜寻那劫道者的最佳人选,故而贫道代表清虚宗,代表整个大卫修行界恳请方城隍能够加入,为还我大卫修行界一个朗朗乾坤尽一份力!”

    看着玄元子慷慨激昂的说着,方绍远心中不由暗笑,这竹杠敲得梆梆响,若是自己不狠狠地敲他一笔,还真对不起这位玄元老道的演说呢。

    于是,方绍远坐直身子,看着玄元老道开口道:“玄元长老,其实方某还是很愿意为大卫修行界尽一份力的,只是我们阴司有阴司的规矩,不可以随意插手修行界的事情,所以就算我肯下命令,恐怕这下面的阴神也不一定会听啊!”

    这话一出,玄元子便明白方绍远的用意,脸上怒意顿显,他实在是想不到居然有人敢把竹杠敲到清虚宗的头上,自打清虚宗成为大卫第一宗门一来,这种事情就再也没有发生过,这真的让玄元子心头一阵愠怒。

    只是,还是那句话,修行界信奉的是谁的拳头大,谁说话就管用,自从玄元子踏入这大殿之后,他便一直想要看清楚方绍远的真实修为,但是遗憾地是到现在为止,他一点都没有看透方绍远,反倒是觉得自己在方绍远的眼神下好似浑身光溜溜的,浑身不自在。

    所以,玄元子不得不连连吸气稳住自己的气息,随后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方城隍,你这话可就谬矣,谁不知道整个大卫阴司接在方城隍的管辖之下,以方城隍的都城隍的身份号令整个阴司,谁敢不从呢!更何况这件事可是一件好事,也是一件大功德。”

    顿了顿,玄元子接着说道:“北仓、云墨还有大成三国也遭到此獠洗劫,故而这三国的都城隍都答应了加入我们四国联合清缴同盟,方城隍作为我大卫阴司的第一人,想必不会落后于其他几位都城隍吧!”

    呦呵,这是用话来挤兑我呢,方绍远心中不由一阵冷笑,他面色不变,轻声说道:“原来是四国联合行动啊,这倒是一桩盛事,只是玄元长老你有所不知啊,那三国的都城隍全都是在这个位置上做了数百上千年了,而本神才刚刚上位,论威信和那三位可不相提并论啊,他们有把握镇得住属下,本神可没有把握!万一指令下去了,下面的人阳奉阴违,本神的面子可不好看啊!”

    玄元子见状,不由暗骂方绍远无耻,要知道作为大为第一宗门,信息可是极为全面及时的,这方绍远自打上位之后便迅速巡视各方,甚至还为此杀鸡儆猴,弄掉了一个州城隍,早已经将整个大为阳间的阴司牢牢掌控,什么指令下达,下面人阳奉阴违,不过是借口,通通是借口,无非就是想要好处。

    不过,其余三国都城隍都同意了,就唯独大卫不行的话,他清虚宗在其他几国第一宗门前可就大落面子了,这件事办不好,他自己回去都要挨板子。

    不得已之下,玄元子只能捏着鼻子认了方绍远的狠,他看着方绍远重重地说道:“方城隍,老道也知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所以方绍远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嘛,我们能满足的一定满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