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章 奇葩
    ,!

    难怪这件法宝会如此具备灵性,竟然是以寒螭魂魄融入其中,果然是大手笔。

    “什么寒螭,不过是伪装而已!”一到清脆还冰冷的声音突然响起。

    方绍远刚要追问下去,却感应到头顶的第六道天雷即将落下,于是立马收声,神色凝重地一口气却出三件样式不同的法宝,一字排开。

    淡淡宝光坏绕着法宝的四周,显露出这些法宝品质不凡,不过那条小巧的寒螭却眼中露出严重的不屑之色。

    “小子,不是老祖我说啊,就你这三件破烂玩意儿,上去基本就是送菜的,还是被丢人现眼了!”

    听到寒螭这话,方绍远心中极为纳闷,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挺小幽的意思他根本不是寒螭,但是这话口气却好似大过天,不是自称老子就是自称老祖,还真是个奇葩玩意儿。

    不过,此时他已经没工夫和这条突然冒出来的神秘玩意儿先扯了,哼都没有哼一声,双手连动,顿时对着这三件法宝一挥衣袖,这三件法宝便好似离弦的利箭一般直冲劫云而去。

    劫云似乎将方绍远率先出手看做了对他的挑衅,原本尚需多酝酿几个呼吸的天雷就这么提前落下来了。

    三件法宝刚一和天雷接触便全都好做粉芥,这一幕被下面的寒螭看见了,顿时喜得是眉开眼笑,同时大声对着方绍远自得地说道:“怎么样,小子,不听老祖言,吃亏在眼前吧!”

    “闭嘴,你若是在叫嚣,小心我再把你扔出去抵挡着天劫!”方绍远实在是忍不住这寒螭的啰嗦嘴,于是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严厉地叱喝道。

    被方绍远一冲,这寒螭居然不甘示弱还瞪了回去,只是当他感应到从天而降的天雷那毁灭性的气息以及方绍远看向他跃跃欲试的眼神,顿时又将目光缩了回去,身子团成一团,同时口中还自语道:“凶什么凶,老祖大人不记小人过!”

    方绍远见这寒螭识趣,便不再言语,而是再次顺手一拍,五件宝气十足的法宝瞬间就飞向了滚滚而落的天劫。

    这次,一件碗状的法宝首先发威,瞬间变成一丈大小直接狠狠地迎上了天雷。

    两者相碰之后,碗状法宝周身骤然闪亮起来,随即便爆发出一股绝强的气息,自爆,方绍远直接使用了法宝自爆。

    在自爆之后,天雷虽然依旧闪耀无比,但是其粗细明显缩了一圈。

    照本宣科,剩余的四件法宝一件接一件,前赴后继不断地在和天雷接触的瞬间自爆,当五件法宝彻底消散之后,天雷已经被削减了一半有余。

    此时,寒螭眼神之中露出一丝丝心疼之色:“悲惨,太悲惨了,这简直就是谋杀啊!小子,你怎么能这么做呢,这些法宝本不应该这么消逝的!”

    “聒噪!”方绍远冷不丁一声怪叫,随后一把抓住寒螭所附身的长枪,对着距离自己不到百米的天雷狠狠地掷了出去。

    “不要啊!小子,你说话不算是,你不是人!”寒螭发出了凄厉的惨嚎,但是这不能阻止长枪飞向天雷。

    方绍远面带微笑地说道:“我可没说话不算是,是你嘴太碎怪得了谁呢!更何况,我是阴神,也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人吧!”

    当长枪和天雷顶上的时候,方绍远的神色瞬间变得严肃起来,虽然小幽似乎清楚这个寒螭的底细,而起看样子这个家伙对自己似乎没有恶意,若在往日里,方绍远或许不会这么小心,但是现在毕竟非同寻常,十方天劫关乎他的性命,面对任何意外因素都要谨慎一些的好。

    这条寒螭能力莫名,还是让他和天雷多消耗一些才是。

    果然不出方绍远所料,别看这条寒螭喊得哇哇直叫,但是当他真的面对天雷的时候,毫不含糊,一道夺目的神光笼罩住了整条长枪,枪尖之中发出一股凛冽的光芒一下子就顶住了天雷,甚至还逼退了半步。

    这柄长枪虽然已凡界的角度看品质不低了,或许是面对普通天劫也有一拼之力,但是面的十方天劫是绝对不够看的,可以和之前化作粉芥的几件法宝做出对比。

    而目前之所以能够由此表现,显然是那个所谓的寒螭在支撑,尤其是枪身表面浮现的那道神光,朦朦胧胧反佛极为淡薄,但是却异常的坚韧,即便是第五波的十方天劫也不能损其分毫。

    方绍远此时越发地对这寒螭的来历感到好奇了,但是现在方绍远已经刻意不再有什么问题就去询问小幽,学会自己去寻找发现答案。

    “小子,还不快点救命,在这么好下去,老祖我积攒多年的元气就要消耗干净了!”寒螭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语气显得无比的惊慌。

    不过,方绍远看着那稳定的神光,以及正在消磨的天雷,心硬如铁,根本不为所动。

    “好小子,你给我本老祖记住了,若是老祖回来必然好好收拾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王八蛋!”寒螭继续叫嚣着。

    而方绍远明白,若是寒螭真的到了危机关头,哪有闲心思来恐吓自己,显然他依旧游刃有余,这就更加令方绍远吃惊了,这条来历不明,神秘莫测的寒螭真的很不简单,这种程度的天雷,若是让方绍远自己去对付的,也绝对不会这么轻松的。

    眼看着道天雷被削弱的七成了,方绍远顿时身形一动飞身上前撤回来长枪,直接将这剩余的天雷吞入腹中。

    “好小子,居然这么明目张胆的利用爷爷,快给爷爷一点好处,否则爷爷绝对饶不了你!”寒螭一见自己安全了,顿时对着方绍远大喷口水。

    “怎么,这天雷的滋味还没尝够吗,是不是还想继续下去?”待涌入体内的天雷被压制下去之后,方绍远这才似笑非笑地看着寒螭淡淡地说道。

    “你!”寒螭一时语滞,最后只能悻悻地叹了一口气道,“哎,人心不古啊,人心不古!想当年上古之时,那时候的人都么淳朴善良,不曾想如今的后辈们居然如此不孝,将前辈们的优良传统全都没有继承下来!”

    听到这话,方绍远心中不由一动,这寒螭已经不止一次提及上古时期,莫非这家伙来头这么厉害,从上古时期一只存活到现在。

    仿佛感受到方绍远的注意,那寒螭双眼一瞪道:“怎么,看本大爷不爽吗!”

    方绍远则摇摇头,用手指了指头顶,而那寒螭顺着目光一扫,只见头顶劫云翻滚,显然新地天雷就要落下,顿时把头一缩,什么都没有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