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一章 寒螭的能力
    ,!

    拿寒螭去顶缸这个想法在方绍远的脑子里一只没有停歇过,毕竟这寒螭确实非同凡响,嘴皮子厉害,可是实力同样惊人,连续挡住了两道天雷,而且看样子似乎还没什么太大的损伤,这让方绍远忍不住瞥向他。

    感受到方绍远的满怀恶意的眼神,寒螭的小身体顿时猛地一哆嗦,他抬起头义正言辞地对着方绍远叫道:“喂喂喂,小子,被得寸进尺啊,老祖我可不是吃素的,再拿老祖我顶缸,老祖我可就不客气了。”

    可能是觉得自己的言语还不够有威胁性,寒螭接着扭动身躯比划了一下道:“大不了,大不了一拍两散,老祖我可是有骨气的人!”

    不过,他越是这么说,方绍远越是看向他的眼神充满热切,这寒螭的话根本不能当真,他若是真有骨气的,早就做出决断了,哪里还会在这里叽叽歪歪就是不行动呢。

    “记住,小子若是再逼迫老子坐不愿意做的事情,老子真的会和你同归于尽的!说到做到!”说完,这条寒螭干脆直接重新隐入了长枪之中。

    听着这寒螭色厉内荏的话,方绍远无语的笑了笑,随后重新正色地看着不断地涌动的劫云。

    因为有了这寒螭的意外出现,方绍远顺利的炼化了第五道天雷,他可以感觉得到五雷正法的修行正在快速的增长着。

    单手一拍,瞬间又冒出了五件法宝,这次打劫了数个宗门的宝库,方绍远捞了不少宝贝,虽然大都不入灵宝范畴,但是当做一次性的法宝使用还是不错的。

    这些法宝现在这个时候不用,恐怕到了后面几乎就没有使用的可能了,因为它们根本不可能再对最后几波天劫造成任何损耗。

    故而,此时,方绍远也不吝啬,直接五件五件的拿出来消耗。

    “呸!”一个烟漆漆的人从一个巨大的坑洞中慢慢爬了出来,浑身上下电光闪耀,吐出口中的泥土,整个人也就双眼睁开之时那一点眼白是白色的。

    深吸一口气,方绍远浑身一震,一股强悍的气息油然而生:“第六波结束了,还剩下散播,这才是重头戏啊!”

    “咦,小子,没有老祖的帮助,那就变成这幅德行啦,还这是好笑!啊哈哈哈!”寒螭不知道什么时候冒了出来,对着方绍远一个劲儿嘲讽地笑着。

    “呵呵,笑吧,可劲儿地笑吧,待会就怕你没机会在这么自由的大笑了!”方绍远微微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道。

    “什么意思,你想要干什么,老祖我什么都没有说,什么都没有看见!”寒螭迅速重新钻回了长枪之中。

    方绍远甚至不由自主的抖一抖,毕竟此时他体内的天雷还在肆虐,这第六波的威力还真是给力,方绍远使出了浑身的解数,顺便搭上了上百件法宝,这才勉强过关。

    即便如此,若是在最后一刻他使出了破神幽冥剑,恐怕现在他已经倒在那里不能动弹了。

    全力催动地阴山河阵提供灵力,修补损伤,同时破神幽冥剑不再收回去,而是就这么静静地掌握在手中。

    没有法力的加持,破神幽冥剑显得极为袖珍,比一般的钢针大不了多少。

    “咦,好特别的气息啊,既有先天灵宝的气息,似乎还夹杂着一丝后天气息,喂小子,你手中的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啊?”耐不住寂寞的寒螭居然又跑了出来,等着细小的双目看着方绍远的右手问道。

    虽然现在形势危急,不过方绍远紧绷的神经也需要放松一下,这个寒螭既然出声了,方绍远也没打算制止。

    “喏,这是我的一件法宝!”方绍远摊开掌心淡淡地说道。

    “下品先天灵宝的身子,后天剑元的核心,还有融宝诀,小子,没看出来啊,你居然还有这一手啊!”

    看着寒螭从破神幽冥剑之中钻了出来,并且一语道破玄机,方绍远心中顿时一阵骇然,不经过他这个主人的允许居然就可以这么堂而皇之在自己的法宝之中进进出出,并且还看穿了法宝的实质,这寒螭也太过诡异了。

    看着目瞪口呆的方绍远,寒螭大为得意,他摇头晃脑地趴在破神幽冥剑上,嘿嘿一笑道:“小子,是不是被老祖我的见识吓到了,告诉你,老祖的本事大着呢,岂是你这种黄口小儿可以想象的!你若是乖乖地给老祖我磕几个响头,老祖或许一高兴传你几招,必然让你受用终身!”

    看着刚刚一副高人模样瞬间崩塌的寒螭,满嘴的大放厥词,方绍远不禁又好气又好笑,实在不清楚这个奇葩到底怎么会有如此见底,或者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了。

    “喂,我说你到底是什么来历啊,既然小幽说你不是寒螭,那你必然不是,还有你怎么能随意进出我的法宝呢,莫非这是你的特殊能力?”方绍远不禁问道。

    “嗯,你什么意思!”寒螭突然跳了起来,一脸紧张地看着方绍远,仿佛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被方绍远看穿了。

    或许是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寒螭再次放松身体,软软地趴在破神幽冥剑上,面露一丝享受之色,一副懒洋洋地模样说道:“小子,年纪轻轻的,莫要学随意打探穿侧别人私密这种事情,这样不好,不好!”

    “要知道,有时候知道的越多,反而越不安全!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就不要随意揣测老祖我了!”

    方绍远见状,没有说什么,而是轻指一弹,将寒螭弹飞出去,随后收起了破神幽冥剑。

    “干什么小子,也忒没礼貌了,老祖我躺在那把剑上有什么关系!”寒螭一屁股坐在地上,随即边弹起来一下子飞到了方绍远面前指着方绍远的鼻子叫嚣道。

    “剑是我的,我不愿给你躺着,所以只好请你离开!”方绍远一副理所当然的神色说道。

    “还要,和人说话不要指着人,很没礼貌的!”

    “好啊,居然敢这么欺负老祖,老祖,我,我。”寒螭急的直跳脚,但是却又拿方绍远无可奈何。

    最后,他只能舔着脸上前道:“这样吧,老祖我传授你一些秘诀,你让老祖我在你那把剑上多待一会儿,怎么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