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二章 又出新状况
    ,!

    就连给方绍远一种脑子秀逗的寒螭对此都是讳莫如深,也难怪自从天劫开始之后,小幽便甚少开口,尤其是针对天劫的提示几乎是没有一点半点。

    只是,方绍远颇为好奇的是,既然不能给提示,那么怎么会在之前还能出手帮助自己渡天劫呢,尤其是阴阳之门,整个第九波全是他在出手,否则自己绝难渡过这一劫。

    当方绍远将这个问题所出来之后,寒螭稍显沉默,最后才开口道:“他和我们不一样,更何况那也是顺势而为,谁让阴阳之力送到了他嘴边,哪有不吃的道理。好了,多余的话不说了,你好好做准备吧!”

    果然,在那之后,寒螭便再也没有丝毫的声音了,无论方绍远怎么叫唤,都没有任何反应。

    随后,方绍远便沉下心来,开始不断地加强自己的防御,连阴阳之力都出现了,难保最后不会出现什么更厉害的。

    只是,越忙活,方绍远心中越是惴惴不安,越是没有底,这未知的天劫带给他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将能够加持的防御手段都用上了,方绍远不由一脸苦笑,算了,顺其自然吧,过得去最好,过去不去,唯一死尔,反正都是死过一回的人了,有什么好怕的呢。

    想到这里,方绍远突然脑子里灵光一现,脸上露出一丝久违的微笑。

    什么顺势而为,不就是所谓的迫不得已的自卫反击嘛,危险降临到自己的身上,自然要出手了。

    寒螭这个老家伙,说话还真是拐弯抹角的,可现在一想,他之前的行为不就是印这句话嘛。

    再说了,这老家伙也说了,天机不可泄露,但是出手帮助自己渡劫也算不到泄露天机这个说法里面,真不愧是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古董,这花花肠子真多。

    当下,心中有底的方绍远只觉得压在心头的大石变轻了很多,尽管还是有压力,但是已经在可以承受的范围内了。

    “老家伙,你这么做真的好吗,到时候他把希望都寄托在你我身上,等他发现事实和他想象的不一般的时候,岂不是从云霄跌至谷底,说不定小命送的更快!”小幽轻哼一声,有些不满地说道。

    “喂喂喂,小剑灵,老祖,恩,老夫这也不是没办法嘛,十方天劫乃是天道所立,之前咱们帮他已经算是违规了,若是在肆意出手的话,你我,还有阴阳之门躲得过天谴嘛。”

    “再说了,你和那阴阳之门或许不担心天谴,我这把老骨头可还想着与天地同寿呢,可不能因为这小子把自己给搭进去!”寒螭小声地低估了几句。

    方绍远此时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寒螭给忽悠了,心中还对其颇为感激,大有一种被人卖了给替他数钱的架势。

    这十方天劫的最后一波似乎酝酿的时间极长,都已经过去两个时辰了,始终在不断地旋转着,但是就是雷声震震,却没有其他一点动静。

    时间流逝地越长,方绍远的心越沉重已经半天过去了,居然还是没有一点动静,这天劫到底是在闹哪出啊。

    只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自己只有被动接招的份儿,哪有挑三拣四的余地啊。

    整整一天下来了,方绍远发觉这天劫还没出现,顿时有些心浮气躁起来,毕竟保持一整天的超强度防御也是一件极为消耗心神和法力的事情,若非他有地阴山河阵做凭仗,单凭他自身法力,早就消耗一空了。

    但是,方绍远知道,这个时候必须要咬牙坚持下去,这种事情来不得半点松懈,万一自己这边刚放松警惕,这天劫就滚滚而下,自己可就到大霉了,毕竟凭借之前的经验,这十方天劫灵性不是一般的高,这种乘虚而入的事情绝对做得出来。

    就在方绍远感觉自己的心神就要逼近极限的时候,他突然感受到脚底似乎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好似有什么东西钻了进去,但是这种感觉又显得有些虚无缥缈,或者极为不真实。

    不过,方绍远出于谨慎,还是低头看去,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异状,走两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于是便觉得应该是自己长时间保持警惕,有些风声鹤唳了。

    只是,随后没过一会功夫,方绍远再次感觉到来自足底的异样,这一次的感觉好似清晰一些了,好似有什么东西在他足底不断涌入,好似在使劲儿往足底钻去。

    随后,方绍远便再次朝着脚下看去,依旧还是没有看出有丝毫的异状。

    接下来,这种不断用东西朝着足底钻入的感觉越来越盛,甚至就连走起步子来依旧能够感受到,方绍远心中顿时大为警惕,虽然表面上他的双脚依旧看不出丝毫的异状,但是当方绍远以神识去试探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神识接触了自己的双脚,游走了一圈之后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心中大为震动之下,方绍远又多次试探,但是每次都是一无所获而告终,但是他虽然不清楚足下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却可以肯定自己的足下正在不断凝聚某样神秘的玩意儿,而且是他无法探知的。

    只是,方绍远不明白的是,这东西到底这么来的,专门涌入自己的足底又是为了是什么了,在十方天劫的笼罩下,这种不知名的东西是不是和天劫有关。

    对于这种奇异的现象,方绍远不淡定了,这头顶的天劫还没有落下,这脚下又起了波澜,自己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呢。

    渐渐地,方绍远感觉到脚下的未知存在似乎越积越多,虽然没有丝毫的痛感,但是方绍远已经有预感,当这种存在积聚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一旦爆发出来,自己将会瞬间消亡,这种唯有达到洞虚之后方能具备的能力令方绍远深信不疑。

    怎么办,双眼看不出来,神识又发现不了任何端倪,不得已,方绍远便尝试了以法力去试探他,却一无所获,这法力在足底绕了一圈子,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这种后院失火的事情,方绍远自然要想尽办法去扑灭,不过,凡是他所掌握的手段都去试了,却什么问题都没有解决掉。

    无论是雷法,还是佛法,亦或者剑气等等,最终方绍远只能颓然放弃,但是这种双重夹击的感觉真的令他是疲惫不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