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三章 魂散
    ,!

    束手无策的方绍远,显得有些浑浑噩噩,自从做了阴神一来,他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根本没办法解释的现象,最关键的是身边还没有一个可以商量探讨的,简直把他愁死了。突然,这股奇异的存在竟然动了,开始沿着足底渐渐往上攀爬,就好似有一条水蛇在沿着双腿蜿蜒向上。

    低头看去,方绍远并没有发觉自己双脚还有腿部有什么异常之处,而且这神秘的东西向上蔓延的速度极慢,比之蜗牛还要更甚。

    只是慢慢的,方绍远察觉到情况似乎有些不对劲了,他总感觉自己站得有点不稳,要知道以的修为,即便是海面上那种狂风暴雨也不能令其动摇半分。

    而且,最关键的是,方绍远察觉到通过地阴山河阵从地面源源不断涌入的灵力似乎在逐渐减少,就好似从上游奔腾而下的流水在经过了平坦的地方之后,流速减缓,连流量也不断地减少。

    这是什么情况这地阴山河阵可是自己的一大依仗,可不能出什么幺蛾子。

    将身着的法衣裤脚收拢起来,方绍远定睛看去,却发现自己的双脚以及以上小部分的颜色和小腿以上的色泽并不一样,似乎显得有些淡。

    用手轻轻地捏了一下,方绍远这才察觉到自己的双脚居然轻轻一捏就陷了下去就好似里面是空的一般。

    大惊失色之下,方绍远又多试了几次,依旧如此,顿时心头大骇,这是什么情况,自己的双脚怎么会好似软泥一般,一按就是一个瘪了下去,半天才能恢复过来。

    渐渐地,方绍远发觉自己的双脚的颜色越来越淡,就好似再慢慢地变得透明,这个时候,他的脸上越发的惊慌。

    他的身体乃是灵魂所化,按照他目前的修为早已经凝实无比,即便在烈火之中,阳光之下也不会消散。

    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却正是他的魂体在消散的迹象,而且还是一种令他无法感觉到的消散,若非亲眼看见,方绍远根本不发现自己的双腿居然已经在消散了。

    此时,方绍远脑子里第一念头就是肯定是那从足底产生的神秘诡异的东西造成的,第二个念头就是赶紧想办法制止这种消散的蔓延,毕竟那种神秘诡异的东西正不断地往上扩散,虽然速度极慢,但是终究有到头的时候。

    可惜,这神秘的东西软硬不吃,方绍远不知道湿了多少法子却始终不能将其遏制住。

    这世界上最绝望的事情莫过于知道要死了,但是却无法阻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一点一点地朝着死亡走去。

    此时,方绍远已经看见自己的双脚几乎消失了,而他此时也不再费力的去维持自己的防御,无论是剑气,还是其它的,全都彻底放下了。

    就这么平躺下来,方绍远双目无神地看着头顶的烟压压的劫云,此时,他觉得原本令他恐惧的劫云居然一点都不能令他畏惧了,因为起码面对天劫,他还有底气去抗衡,知道该怎么去应对。

    但是面对这莫名的伤害,这种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等死的的感觉才最令他心畏。

    这种神秘莫测的东西推进的速度一直都是那么地慢,好似就是要让人体味那种逐渐淹没在死亡深渊之中的感觉。

    身体上没有丝毫的痛苦,若非看得见,方绍远甚至都不知道不到自己双脚此时已经不复存在了。

    时间一点一点的消逝了,此时的方绍远大半个身躯都没有了,破神幽冥剑早就静静地躺在了地上,一动不动,那最喜欢说话的寒螭老祖半点声响都没有,就好似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至于小幽倒是没有出现,因为她携着自己的本体幽冥剑还有老金居然钻入了方绍远的脑袋里,但是即便这样,她依旧一言不发,就好似彻底将方绍远遗忘了。

    甚至,方绍远还这样想到,或许等自己彻底消亡了,小幽自问尽了一场朋友的义务,她便会自行离开。

    依旧是什么感觉都没有,但是,通过双眼,方绍远知道自己如今只剩下一个头了,而且就连这颗头颅恐怕也保留不了多久了。

    死亡已经成了定局,方绍远的心态居然平和了,他眨巴这眼睛就这么看着天空,此时他才注意到这天空的那片劫云和那太极图没什么两样,除了颜色全都是烟色以外。

    劫云依旧在缓缓地转动,那一阴一阳两道劫眼渐渐地在方绍远的双目之中不断地放大,旋转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就好似产生了一种无穷的吸力,要将方绍远的灵魂彻底吸入其中。

    面对这种情况,方绍远已经无所谓了,他觉得自己反正都死了,至于是怎么个死法对他来说没什么区别。

    渐渐地,方绍远的双目感觉有些模糊,视线变得越来越不清晰,越来越昏暗,也不知道是因为被劫眼吸取了灵魂还是双目正在消散,反正到最后方绍远的眼前顿时一片漆烟。

    我这是死了吗,方绍远扪心自问道,此时他好似还有自己的意识,但是却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的存在,莫非灵魂消亡之后,还会有意识的存在,方绍远心头浮现了一个个的疑问,只可惜没有人给他解答。

    慢慢的,方绍远已经记不清时间,他忘记了自己到底是谁,怎么会来到这里,这里又是哪里,他就这么静静地带着,放空自己的思绪。

    不知道过了有多久,突然,一线白光骤然一现,瞬间打破了这无尽的暗烟。

    方绍远茫然的看向这线白光,脑子里依旧一阵空白,渐渐地这线白光逐渐扩散下来,就好似一扇从上落下的大门重新被缓缓打开,一点一点地被吊了起来了。

    当强烈的光芒终于刺激到方绍远的感觉之后,他的神智陡然有点恢复了,这是哪里来的光芒,我这是怎么了。

    突然,就在方绍远还是恍若隔世一般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眼前再次一暗,只是紧接着,又突然亮了起来,反复数次,极有规律,这个了方绍远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渐渐地,方绍远仿佛熟悉了这光芒,不再感觉那么耀眼,随即他看见了片烟色的云彩,而且这烟云很奇怪,居然当中极为对称的有两个窟窿。

    方绍远刚觉得有些好奇的时候,突然脑子里灵光一现,这一幕怎么那么的眼熟呢,好似很久以前见过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