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九章 上仙降临
    ,!

    图穷匕见,这是赤果果的图穷匕见,嘴上说是为了大卫的天下苍生,黎民百姓,但是前面一大通慷慨激昂的话语不过是为了最后一句话做铺垫,那就是退位让贤。

    不过,这赵申华说的痛快,但是底下的反应就有些冷淡了,那些各门各派的掌门以及个各个世家的族长们哪个是修炼成精的老家伙,就算是给赵申华背后那人面子前来捧场,但是也没必要主动去响应赵申华。

    就连那之前的托儿,天符宗的掌教晋元子在察觉到其余大佬们一点都不积极的表现之后,也没有再随意迎合赵申华。

    见场面有些冷,赵申华显得有些尴尬,但是事到如今,已经是临门一脚了,绝对不能在这个视乎掉链子,否则一来唾手可得的都城隍之位会丢了,而来背后那位大人物可不是个做慈善的,自己若是不能令他满意,绝对会被无情的抛弃。

    此时,已经容不得他多加考虑,赵申华一咬牙,脸色猛然一震道:“诸位,既然大家都在这里,也表示了对赵某的支持,对大卫天下苍生的关怀,那么就请诸位再次为赵某做个见证,看看方城隍到底还问不问事儿,若是他还是这么执迷不悟的话,那就休怪赵某联合二十四司的掌司们一起遵照地府条律弹劾方绍远下台!”

    说完,赵申华便以双目死死地盯住在场的几个大佬,其中就包括天符宗的晋元子。

    虽然对于赵申华如此大喇喇地盯着心神不满,但是一来那人的面子要给,而来拿人手短,得了好处不办事儿的话,这江湖的名声可就臭大街了。

    修行之人除了讲究修为之外,名望也是很重要的,一个德高望重的大佬,首先就是讲究的名声,若是名声太坏了,就是修为再高,最多令人畏惧,但是绝对得不到尊重。

    不得已这几个那过好处的大佬们不得不硬着头皮先后表态,表示绝对支持赵掌司的心忧天下苍生的举动。

    其余大佬们虽然没吱声,但是却也不会出出言反对,一个个皆看着赵申华,双目之中流露出意味深长的神色。

    就在赵申华忍住心头的激动,大步向前走去,先是浑身气息一阵,将大殿守卫驱散,随后边准备大力扣门,只要打开这扇大门,那么都城隍之位便会唾手可得,对于绝大多数阴神而言,这都城隍便是他们的终极目标。

    就在赵申华强行按耐住心都的激动,预备破门而入的时候,去听见一声暴喝:“住手,尔敢!”

    齐刷刷地,在场所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出声的那人的身上。

    一道身影从地下倏地一下冒了出来,一身红袍,手执判官笔,整个人一身洞虚巅峰的气息磅礴而发,一些稍弱的修士都忍不住退避三舍。

    钱嵘双目如电直射做出扣门动作的赵申华,令其身子骤然一僵,好似被定住一般。

    “赵掌司,你好大的胆子,本判之前是如何说的,你们都城隍大人正在闭关静修,不得打扰,莫非你把本判的话当做耳旁风吗!”

    钱嵘的大声质问,顿时令赵申华脸红耳赤,毕竟他现在算是整个二十四司的领头人物,也是新晋的洞虚境强者,被钱嵘当着这么多大佬的们训斥,简直有些无地自容。

    甚至,在那一瞬间,赵申华都感觉到自己身边的那些同僚们看向自己的眼神都有些不对,其中蕴含了丝丝讥笑之意,而那些大佬就更加肆无忌惮了。

    心中一口闷气顿时憋住了,令赵申华说不出的难受。

    “诸位,今日之事乃是我们地府阴司的内部事务,还望诸位掌门族长莫要插手,待方城隍出关之后,必然登门道谢!”钱嵘一声暴喝堵住了赵申华,随后便朝着在场诸多大佬们微微一礼,正色道。

    虽说这次钱嵘出现的有些突兀,而且当着这么多大佬的们就这么大喇喇地呵斥赵申华,终究不是很妥当,但是钱嵘不管怎么说也是地府的一品阴神,轮地位不必在场的人低,论修为,洞虚巅峰比在场的诸位大部分都要高一筹。

    再加上手指地府定制的判官笔以及生死簿的分册,这战力绝对超过在场大部分人,故而这些大佬们即便心中颇有微词,也不会即可发作。

    再说了,这钱嵘也算是摆出了低姿态,并且强调了这是地府内部事务,这就更让他们没有太多的理由拒绝钱嵘的提议。

    毕竟不管怎么样,他们这帮人虽然在大卫修行界都是呼风唤雨的角色,只是他们终究没有渡劫,没有位列仙班,冒然插手地府事务不是很稳妥。

    眼看请来助阵,或者说壮壮声势的大佬们就要给钱嵘的几句话就劝走了,赵申华不禁有些急了,顿时顾不上许多,高声叫了起来:“诸位,你们可是受上仙的邀请的,可不能就这么走了啊!”

    这话一出,顿时惹来了一众大佬们不满地目光,要知道,他们虽然因为哎呀那位上仙的面子,不得不前来捧场,或者受了极大的好处,而且他们之间也是心知肚明,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们就愿意将这种事情放到台面上说。

    这赵申华一下子把事情说开了,自然惹来他们极度的不满,原本打算观望一下的诸位大佬,包括晋元子几个都直接把脸一甩,脚下生云就要离开。

    赵申华在把话说出口的时候,也立马意识到自己的鲁莽,但是话已经说出口了,再反悔也来不及。

    只是,他现在也看出了那些大佬对他的不满,若是他开口挽留的话,恐怕更加惹人延误了。

    可是不开口的话,那都城隍之位可就怕烫了,赵申华顿时急的火燎火燎的。

    “怎么了,诸位掌门这是要走吗?”突然一声清冷的声音从头顶抢了起来。

    抬头看去,在场的人皆神色一边,一个个恭恭敬敬地对着悬浮在头顶的年轻人一礼,齐声道:“下界修士见过上仙!”

    钱嵘则神色有些阴晴不定地站在,他没有行礼,因为当他看到这人的时候,顿时便知道大事不妙,此人居然出现在这里,那就说明他和方绍远的身份恐怕已经被此人看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