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五章 昊天境
    ,!

    南天门,天界的四大天门之一,直通天庭的灵宵宝殿,玉帝坐北朝南,故而天界众仙神朝见玉皇大帝大多经过南天门。

    这南天门乃是进入天庭的必经之路,故而天庭之中有重兵把守。

    整个南天门金光万道,滚滚红霓,瑞气千条,紫雾磅礴,琉璃铸就宝玉妆成,两侧站立着数十元镇天元帅,一员员顶梁靠柱,持铣拥旄;四下列十数个金甲神人,一个个执戟悬鞭,持刀仗剑。

    里壁厢有几根大柱,柱上缠绕着金鳞耀日赤须龙;又有几座长桥,桥上盘旋着彩羽凌空丹顶凤。

    而在这南天门头上则高高的悬挂着一面宝镜,其质非金非玉,甚是沉重。背有蝌蚪文的古篆和云龙奇鸟之形,看似隆起,摸上去却又无痕,非刻非绘,深没入骨。

    正面乍看,青蒙蒙的微光。定睛注视,却是越看越远,内中花雨缤纷,金霞片片,风云水火,在金霞中现形,随时转幻,变化无穷

    此镜唤作昊天境,乃是天庭重宝,玉帝所有,可勘察三界,只要玉帝心有所念,便可以在镜中显露出所想之景,是一件极品先天灵宝。

    值守南天门的神仙借助此镜也可以到三界任何一处地方发生的异动,当然,一般的小状况,此镜是不会主动显示的。

    就好似都城隍麾下二十四司的掌司齐名弹劾都城隍,激发出二十四道神光,方可真正惊动昊天境。

    所以,这也是于海为什么在最后关头喝止赵申华,就是因为于海知晓这一关节,知道只要不惊动昊天境,便不会惊动天庭。

    不过,可惜凡事都有例外,这挂在南天门上不知道多年万年的昊天境,今日居然偏偏对于那二十三道神光有了反应,好端端地居然显示出了下界的这一幕。

    这昊天境好些年没有直播下界画面了,当这些值守镇天元帅发现这一幕的时候,颇为敢为不可思议。

    不过,身为镇天元帅整日驻守在南天门,说起来也是怪无聊的,毕竟南天门可是天庭门户,若真有这里有什么事情发生了,恐怕整个天庭都要乱了。

    故而,这一次不管昊天境出于什么情况展示了这一幕,反正在下界,看样子事情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就当做看热闹好了。

    于海此时还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已经暴露在了昊天境之下,同时也被当做一件趣事儿被早已经闲得发慌的镇守南天门的诸位神仙正观赏着呢。

    “咦,赵申华,你不是号召所有掌司集体弹劾本城隍的嘛,怎么临了你自己反倒退缩了,莫不是法力不济,哎,修炼可不是儿戏,需要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方能万丈高楼平地起,你瞧瞧你,修为虚浮,虽然是迈入了洞虚,可惜中看不用啊,还不及其余合体境的掌司们呢!”方绍远轻声讥笑道。

    这话就好似一根根锋利的钢针,不断地刺入赵申华的心坎,那种揪心的疼痛难以言表,尤其是那么多双眼睛死死地盯着他,臊得他几乎想要挖坑把自己给埋了才好。

    不过,随即,赵申华突然脸色微微一喜,仿佛受到了什么鼓舞一般,顿时脸也不红了,气也不喘了,腰杆子也直了。

    “方绍远,本掌司只是觉得你毕竟也算是知道悔改,起码还是将狼妖等三大害除掉了,故而心中不忍,觉得上天有好生之德,既然你知错能改,那么自然也愿意给你一条生路,这样吧,只要你肯承认自己没有尽心尽力做好分内之事,然后主动卸去都城隍一职,本掌司便放弃弹劾之举。”

    顿了顿,赵申华用手欧突然一指半空中的于海,面露狠厉之色:“否则,那本掌司只能请上仙出手,直接将你拿下,到时候你便后悔莫及!”

    这话一出,无论是场中的大卫的各宗门世家的大佬,还是其余二十三司的掌司,心中都明白,这是肯定是于海暗中叫他这么说的。

    而且想来那个什么大力鬼王甚至狼妖还有血魔人会同时出现在大卫也是上仙安排的,至于赵申华,他们直接自动忽略了,毕竟救赵申华的本事,若是没有于海的支持,他算个屁。

    不过,借着赵申华这么一说,于海便有直接插手此时的资格,若是方绍远真的不愿意妥协的话,于海一旦出手,方绍远恐怕在劫难逃。

    说实话,于海毕竟是渡过天劫的仙人,方绍远就算是再怎么厉害,却依旧是下界的阴神,这战力再强也干不过仙人。

    更何况,这赵申华的话语之中也带着陷阱,方绍远若是真的承认了,那么他就是不打自招,到时候一旦他卸下职务,等待他的也就是天庭的缉拿审问。

    不承认,那么仙人于海出手,依旧难逃被镇压的命运,从场面上看,方绍远的下场似乎已经注定了。

    谁知道,方绍远却哈哈哈一笑,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道:“于海,都说吃一堑长一智,不过你却依旧没长进啊,这上百年的时光过去了,你难道就不能走走心吗,莫非修仙修的脑子坏掉啦!”

    于海一听这话,顿时脸都绿了,他堂堂一介天仙,当着下界这么多阴神和修士的面,居然被人嘲笑不走心,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顿时,在场的人都感受到了这位仙人的怒气,周身衣袂无风自动,一股旋风以于海为中心,不断地扩张起来,没一会,下面的众人皆神色一变,运足法力抵挡,同时身子不住地后退,以免被暴怒的天仙伤到。

    “怎么的,身为仙人,一言不合就想要杀人灭口吗,说你脑子不走心,还真是的,下面这些人一个两个,也就算了,这么一大帮子,你这是打算将大卫修行界顶梁柱都给灭了嘛,莫非你就不怕他们的老祖宗找你拼命啊!”方绍远的声音不紧不慢,充满了调侃的意味。

    下面的做这些大佬一听,顿时底气一升,是啊,自己这些人抱成团,怕什么啊,于是乎,原本准备赶紧撤离的修士们全都退到一边就牢牢站住脚跟,只是看向于海的眼神有些不对,警戒心极重。

    于海见状,顿时心中更加恼怒,可是这一声怒气想要发泄出来,却无从着手,要知道,方绍远的秘法早已经见识过了,以他的本事根本发现不了,弹劾不成,抓又没法抓,于海这心里憋屈得,怎么想对付个方绍远就这么难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