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双双拿下
    ,!

    “方城隍,这样吧,封神山就在眼前,只要方城隍发誓不将此事泄露出去,那么你我之间就当做没见过,你可以直接离开!”

    顿了顿,易太真再次开口道:“封神山就在眼前,想来方城隍你也不愿意和我们这么耗下去,毕竟封神山开放的时间有限,耽误了时间,这次的令牌就会自动失效,到时候下一次开启之日,可就又要付出一大笔才能重新夺得名额,何必呢!”

    面对易太真好似发自肺腑为方绍远打算的言辞,方绍远洒然一笑道:“呵呵,说实话,方某也不愿意多树强敌。”

    易太真一听,顿时面露喜色,可是谁知道,方绍远居然话锋一转道:“不过,方某觉得若是能够拿下你们,或许还能换取更大的功劳,到时候别说封神了,即便再为自己谋取一个好的职务也是不在话下!”

    “方城隍,你这是什么意思?”易太真喜色一敛,面色阴沉地问道。

    “呵呵,没什么意思,不过,三位你们虽然遮掩的很好,但是终究还是泄露出一丝上上古洪荒时期的气息,这么久远的气息,一个小小的阳神是不可能拥有的!”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易太真脸色越发的深沉严峻,就连正在为肖道恒治伤的周顺昌听到了方绍远的言论,也不由停止了动作,站了起来,死死地盯住了方绍远。

    “正所谓敢作敢当,向你们这般藏头露尾,遮遮掩掩的可是有辱你们巫族的荣光啊,莫非苟延残喘到现在巫族,连承认自己身份的勇气都没有了吗?”方绍远依旧淡淡地说道。

    “你,你到底是谁?”这次,就连周顺昌也忍不住神色骇然的问道。

    “我是谁不重要,要知道之前方某就说你们这种做法会招惹到不该招惹的人,可惜你们不信,事到如今,你们觉得方某所言可虚?”

    “啊!”躺在地上的四个阴神双目之中发出了惊慌失措的神色,他们也没有想到,自己不就是产生了烟吃烟的想法,心有贪念而已,怎么就牵扯出了什么上古巫族了。

    要知道,他们也都是在下界各自国家之中位居高位之辈,对于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的说法也是清楚得很,现在这两帮人居然当着他们的面将巫族这种封尘依旧的老古董当着他们的面说出来,那岂不是说,无论方绍远还是易太真一伙三人,哪一方获胜,他们这四个知道了这桩辛密的人都必死无疑。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易太真此时已经恢复了沉静,只是双目之中时不时闪烁着一道道激烈的火花,显示出他此时的心情没有表面上那么平静。

    “可能你们还不清楚,我在遇见你们之前,已经有过和巫族两次打交道的经验了。”方绍远好似在说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一般。

    而易太真等人听了这话,神色之间并没有显著的变化,毕竟方绍远能够一口叫破他们的身份,在那之前见过巫族也就并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地方了。

    不过,易太真还是忍不住问道:“那你在哪见过我们巫族的?”

    这话一出,等于正式承认他们巫族的身份了,至于方绍远则轻声说道:“哈哈,两位,我在那里见过的不重要,我现在只能告诉你们,这两个巫族,一个已经死了,另一个则被人夺舍,如今被带去了天庭!”

    “死了?夺舍?”怎么可能,我们巫族是不死不灭的,易太真还没有说话,躺在地上的肖道恒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清醒过来,振臂高呼道。

    “呵呵,想不到你居然还有精神说话啊,看来我倒是低估了你了!”方绍远眉头微微一皱。

    一听这话,易太真还有周顺昌立马身子一动,彻底将肖道恒挡在了自己的身后。

    “二位,别挡啦,这一声让他好容易凝聚的一口精气神散掉了,瞧瞧他都已经彻底混过去了!”方绍远一脸笑意的说到。

    “啊!”周顺昌一声惊呼,赶紧转身看去,发现肖道恒确实双目紧闭,整个人气息变得极为虚弱。

    “方城隍,还是那句话,只要你愿意保守这个秘密,你随时可以走,否则,大不了一拍两散,我就不信一对二,你能够撑得住,要知道肖师侄虽然也是天仙境,但是到了仙境之后,每一个小境界之间的差距是极大的!”易太真没有关心肖道恒的伤势,而是直接出言威吓道。

    “哎,你们巫族的人,这嘴皮子莫非都是一脉相承的,都挺厉害的,不过最后还不是死的死,抓得住,希望而你们二位不要让方某失望啊!”方绍远嘴角上扬,一脸不屑地说道。

    “等一等!”

    “啊,你耍诈!”

    易太真惊呼一声,却见两道凌厉的剑气直奔他和周顺昌而来,顿时气急败坏,按时却又无可奈何,这两道紫色剑气实在是极为诡异,他们还真不敢硬接,只能侧身让开,

    只是,身形闪开之后,周顺昌一见剑气射去的方向居然正好是对着肖道恒,而且还是两道剑气,若是打个正着,这肖道恒还不知道有命没命。

    不得已,周顺昌只能身形一动,一道蓝光闪现,顿时一块圆盾出现在肖道恒身边,刷的一下就放大数倍,瞬间将其挡住。

    “叮叮”两声,剑气射在了圆盾上,激起一阵涟漪,顿时一下子就被击飞了出去。

    单手一招,元盾重新回到了周顺昌的手中,他微微松了一口气,尽管元盾周身光芒暗淡,显然损伤不轻,但是总算是没让肖道恒再次受伤,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刚准备开口招呼易太真,让他准备两人夹击方绍远,却感觉到自己心神好似收到一股痛彻心扉的剧痛,到嘴的话语变成了一声惨嚎。

    那边易太真见周顺昌已经出手保下肖道恒,便直扑方绍远而去,同时周身烟气缭绕,显得极为诡异。

    只是,方绍远这边却一点都不惊慌,就这么看着易太真好似饿虎扑食一般冲了过来。

    莫非是被自己的气势吓住了,还没等易太真多想,不远处周顺昌的惨嗥声就传了过来,令其心中骤然一惊,有心想去一下周顺昌到底在怎么了,却又担心方绍远出手偷袭,整个人顿时心神一下子乱开了。

    方绍远抓住机会,身形一动,突然消失在原地,随后易太真还么反应过来,就感觉到自己身体一麻,随即忍不住发出了惨绝人寰的声音,身子一软便倒在了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