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五雷院院主
    其实,方绍远注意到了那位裴院主的目光不经意之间已经在他身上扫视了好几遍了,那张大罗金仙的气机令他浑身不自在。

    益算星君也察觉到了裴院主的举动,他轻轻一挪步子挡在了方绍远的身前,顿时隔绝了裴院主的目光,同时口中笑着说道:“那就这么说定了,裴院主!”

    见到益算星君的护住方绍远的举动,裴院主神色不变,依旧笑眯眯的,同时一拱手道:“那裴某就先走一步了!”

    只见传送阵上白光一现,随后站在当中的裴院主就彻底消失了。

    “这个裴院主乃是仙都雷火院的院主,说起来这仙都雷火院和你要去的五雷院之间关系并不是很融洽,毕竟这两个院之中都含了一个雷紫,相互之间存在着比较竞争的关系!”益算星君淡淡地对方绍远介绍道。

    点点头,方绍远表示知道了,益算星君这个时候便走到一处传送阵前,对着传送阵守卫说道:“去东区!”

    说着,益算星君交出了一块牌子递给守卫,在守卫结果牌子的瞬间,方绍远下这块牌子上面似乎刻着一个南字,顿时那种熟悉的感觉又冒了出来,这种制式的令牌他到底在哪里见过的呢。

    守卫将令牌与他身上的令牌相接触之后,便还给了益算星君,随后伸手道:“星君大人,请!”

    点点头,益算星君对着方绍远轻轻一招手道:“方小友,来跟上!”

    白光一闪,方绍远便觉到眼前一片天旋地转,几个呼吸之后身形顿时一震,耳边传来了益算星君的声音:“咱们到了!”

    睁开双眼,方绍远现自己依旧身处在一座广场上,仿佛刚才仅仅是原地踏步一般,只是随即他便现了传送阵旁的守卫已经换了一个人了。

    再细看,四周的建筑也和之前有不少差别,顿时明白自己应该到了雷城的东区了。

    紧随益算星君向前快步走去,没一会功夫,便到了一处巨大的建筑面前,这座大宅院的门口立着两座异兽的雕像。

    只见这异兽状若力士,**袒腹,背插两翅,额具三目,脸赤如猴,下颏长而锐,足如鹰颤,而爪更厉,左手执楔,右手执槌,作欲击状,自顶至傍,环悬连鼓五个,左右盘蹑一鼓。

    当方绍远注视到这两座异兽的双目的时候,心中突然一毛,有一种被人盯上的感觉,甚至连体内的雷法都有一种沸腾起来的感觉来。

    好一会儿,方绍远才梳理好体内的法力,随后再也不敢随意盯着这两座雕像,但是方绍远依旧有些心有余悸,在他看来,这两座雕像似乎是活物一般。

    突然,感觉到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方绍远回过神来,现是益算星君正看着他:“方小友,怎么了,为何盯着这两座雷公的雕像不放!”

    雷公,方绍远顿时心中一动,他没有再看这雷公雕像,而是反问道:“星君大人,敢为这雷公雕像可是活物?”

    “咦!”益算星君用一种奇异的眼神看向方绍远,好一会儿之后才缓缓地说道:“方小友果然非常人也,以阴神之身凝聚紫劫雷种,如今竟然可以一眼看破这雷公雕像的奥秘,本星君佩服,佩服!”

    听到益算星君这么说,方绍远便心中颇为骇然,尽管他有了猜测,但是在得到了益算星君的证实之后,他依旧心神起伏不定,难怪和两座雕像给他一种恐怖的感觉,甚至还引动了他体内雷法的震荡,竟然真是活物。

    “好了,方小友,咱们进去吧,我刚刚已经通知了五雷院的院主!”一股轻轻的拉扯力传来,方绍远顿时身形制不住地朝着前面走去。

    只是,在经过大门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方绍远感觉到身上似乎有两道目光始终注视着自己,一直到进入大门之后好一会儿这种感觉才消失不见。

    “哈哈,益算老兄,今天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也不早点通知我,好让我好好准备一下迎接老兄你啊!”一声如洪钟大吕一般的嗓门从远处滚滚而来,令方绍远体内法力翻腾,一阵难受。

    随后,一道柔和的力量灌注入方绍远体内,这才令方绍远体内奔腾的法力平息下来,方绍远知道这必然是益算星君及时皆为,故而心生感激的朝着益算星君看去。

    不过,益算星君却也脸露出一丝喜色,同样法力涌动,声音滚滚而去:“好你个庄步凡,这么大嗓门想干嘛,休要吓到我身后的这位小友!”

    很快,一道瘦小的身影甩着大袖袍眨眼间便出现在了益算星君的面前,两人对视一笑,随后突然身形一下子消失了,然后一阵狂风吹过,劲气令方绍远不得不接连后退。

    对于这种突然奇来的变故,方绍远有些懵了,刚才不是还好似老又见面一般的嘛,怎么突然说动手就动起手来,这也太离奇了吧。

    “呵呵,这位仙友,是不是对于我们院主和益算星君的打起来很好奇啊!”就在方绍远站稳身形之后,突然听见身旁一道陌生的声音响起,顿时吓了他一跳。

    急忙做出防御姿态,待方绍远定睛看去,才现却是一个剑眉星目,面如冠玉,身形修长,一脸笑意地青年男子站在他身旁。

    虽然对于这青年男子在自己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就近身而感觉到有些忌惮,但是方绍远却又觉这男子身上并没有丝毫的敌意,故而方绍远稍稍放松一点,而后一脸平静地问道:“这位仙友,莫非你知道什么内情!”

    “呵呵,那是自然,咱们这位院主和益算星君那可是老交情了,只不过他们二位修为相当,故而每次见面总要相互切磋一下,我们早已经见怪不怪了,所以仙友也莫担心,他们啊相互都奈何不了对方,打一会儿就自然散去了,这么多年了,一点新花样都没有,基本上没啥看头的!”

    “小子,又在背后乱嚼舌头了,小心本院主罚你去雷池紧闭十年!”突然一声暴喝传来,那青年顿时脸色一垮,随后一脸哭唧唧的模样转过身来对着已经重新显出身形的五雷院院主道:“院主大人,弟子可没有瞎说八道。”

    “哦,是吗,那你刚才在说什么啊?能不能告诉本院主一下!”五雷院院主双目微眯地问道。

    “呃,这个。。。。。。”青年顿时有些招架不住,眼珠子咕噜噜的转着,最后只能求救般的看向方绍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