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神秘令牌
    待方绍远和苏正离去之后,赵执事满脸严肃,只是这目光显得有些飘忽不定,口中喃喃自语道:“奇怪了,院主为何同意将这么一个来路不明的下界阳神送来这里,莫非这里其中另有隐情,算了,还是找人去调查一下这个方绍远吧!”

    “喂,师弟,你都在这里静坐了三天了,总得起来活动活动才是,我跟你说,这禁制的法诀不是那么快可以领悟的,的需要时间和机缘。再说了赵执事也没规定你多长时间领悟这法诀,实在是不行,你可以现在我屋里暂住,等什么时候领悟了法诀你再搬回去不就行了!”

    自从方绍远回到九十八号院子之后便一直盘膝而坐,双目紧闭,好似在参悟打开禁制的法诀。

    一开始,苏正倒也没在意,只是随着时间的流失,这都三天过去了,方绍远还是没起来,他就有些着急了。

    要知道,其实,每一个被收入五雷院的弟子在赐下身份令牌的时候都会传授如何开启和关闭禁制的法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赵执事居然没有这么做,而且还命令方绍远自己去领悟,这就太奇怪了。

    苏正身为五雷院的弟子,自然知晓这禁制乃是院主亲自设下的,若是没有专人指点,像他们这般的天仙基本上是不可能自行领悟出来的。

    所以,当赵执事下令苏正不得出言指点方绍远的时候,苏正表面上答应的好好的,其实背地里已经下定决心,待过一阵子,他便去求院主出面帮助一下方绍远。

    只是,他也没有料到,这方绍远居然如此执着,居然真的花了三天的时间去领悟这所谓的法诀,而且还怎么叫都叫不醒。

    围着方绍远不住地打转,苏正最后看了看方绍远,决定现在就去找一找院主,不管院主高不高兴,总要求他出面相助,更何况,这方绍远还是益算星君带来的,正所谓不看僧面看佛面,或许院主看在益算星君的面子上也会出手的。

    苏正离开了,唯有方绍远一人端坐在地上一动不动。

    其实,方绍远这么静坐这不动,并不是参悟什么禁制的法诀,而是他在拿到了那块身份令牌之后,终于记起来他到底实在什么地方见过这种样式的令牌了。

    当初在竞争真州城隍的时候,他曾经遇到一个叫做郭品远的强敌,此人实力强劲,差点就把方绍远击败。

    事后,他曾经丢下一块令牌给方绍远,这块令牌的样子和方绍远手中的一模一样。

    说起来这令牌方绍远在益算星君身上也看到过,在雷城门口进出的仙人身上也看到过,按照赵执事的说法,这个令牌乃是整个神霄玉府所有人的身份令牌,上面记录了令牌持有人的所有的信息。

    而且,这个令牌之中另有空间,五雷院外院弟子的服饰,还有制式法宝都在其中。

    所以,方绍远在回到院子之后,仅仅是查看了一吓空间里存储的物品之后,便将这块令牌收了起来,随后取出了郭品远所赠送的令牌。

    当方绍远以自身的神识探视这块令牌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神识在一接触到这块令牌之际,便被一股奇异的力量一下子束缚住了,而这股奇异的力量真是来自于手中的令牌。

    这下子,方绍远顿时急了,可是无论他怎么做,都是中无法调动自己体内的法力,甚至连小幽还有寒螭老祖都无法联系到,这让方绍远有些心惊胆战。

    所幸,渐渐地,方绍远发现这股神秘的力量似乎并没有对他做出什么伤害的举动,仅仅是将他束缚住之后,便开始在他体内游走,仿佛在探索他的身体之中有什么奥秘一般。

    说实话,方绍远体内的秘密还这是有不少,他真的很担心这些秘密会被这股神秘的力量所发现。

    不过,万幸的是,这股力量虽然神秘,不过当它发现了紫劫雷种之中,竟然瞬间就朝着紫劫雷种之中涌去。

    虽然力量在不断地灌输,但是方绍远依旧无法摆脱被困的命运,整个人只能这么静静地坐着,对于灌注入他紫劫雷种之中的神秘力量是无能为力。

    这一灌注,就是整整三天,也正因为此,苏正才会极为担心,跑出去搬救兵了。

    终于,原本好似江河一般汹涌而入的力量开始慢慢减缓,随后变成了涓涓细流,又慢慢最终彻底消失了。

    这个时候,方绍远顿时感觉到身子骤然一轻,不过,就在方绍远准备站起身来的时候,脑海里却突然响起了一道深邃而厚重的声音。

    “尔以区区阴神之身而得以凝聚紫劫雷种,甚合吾意,故而留下此牌,待尔修行只阳神之境,激活此令牌,便可以得到吾灌注在令牌之中的无上雷力,望尔莫要辜负吾之期望,好生修行,有缘日后再见!”

    待着这道声音结束之后,方绍远顿时感觉到手心令牌一阵发烫,待他看去的时候,这块令牌居然就这么在他眼前化作灰飞。

    留下这声音的人到底是谁,还有这个郭品远也是,神秘无比,当初方绍远事后也曾经寻找过这郭品远,却被告知此人居然在真州城隍大比之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方绍远此时脑子里颇为混乱,甚至就连苏正回来都没有察觉到。

    “咦,方师弟,你终于醒来啦!”苏正原本有些颓唐的神色,顿时振奋起来。

    只是,随后,他便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向方绍远,口中忍不住问道:“喂,我说方师弟,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我感觉你和之前不太一样了,莫不是因为没有参悟那法诀有些心灰意冷?”

    回过神来的方绍远摇摇头道:“我没事,只是坐的时间有些长了,不太适应罢了!”

    面对这明显的托词,苏正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他看得出来,方绍远似乎有些魂不守舍的,心中更加认定方绍远肯定是因为没有参悟出法诀,遭到了重大打击,他身为方绍远的师兄,一定要想办法帮助一下这个备受打击的师弟。

    “好了,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既然如此,那么师弟不妨先去我的屋子坐坐,院主这个时候不在,或许有什么事情,待过几日我再去看看,总叫你师弟能够进屋才是!”苏正拍着胸口,大包大揽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