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一滴血珠
    ,更新快,,免费读!

    寒螭老祖身为当年亲身参与巫妖大战的老古董,而还曾临时客串过屠巫剑剑灵,在凭借的确认巫族这方面他可谓是方绍远身边的三人小组之中最据权威的,即便是小幽和老金也比不上。

    既然寒螭老祖说这裴季和巫族有关联,那么基本上就可以确定了裴季的身份。

    自从方绍远在前往封神山的路上遇到了那三个应该是巫族无疑的阳神,并将他们拿下之后,便先后遭到了袁天君的敌视还有杨驰的恶意挑衅,以及这一次遇到的裴季。

    而这几个人皆和巫族扯上了关系,此时方绍远不由不怀疑这巫族是不是早已经在天庭潜伏了不少人马了,而且天庭那么大,偏偏自己每到一处都能够撞见疑似巫族的家伙,这实在是不是什么巧合。

    所以,方绍远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拿下了那三个巫族阳神这才引出了后面的事端。

    方绍远请出了寒螭老祖出手,在屋子里部下禁制,专门隔绝外界的探查,用寒螭老祖的话说,他布下的禁制,那怕是混元境超级强者,也需要花大气力才能破开,所以方绍远尽管放心将手中的三个易太真那三个阳神放出来好好审讯。

    此时,那三个家伙依旧被镇压在九幽葫中,而且日日夜夜收到方绍远的精修佛法的身外化身的渡化。

    稍稍想了想,方绍远便率先放出了肖道恒这个较为年轻的家伙。

    十来年不间断的遭受着佛音的洗礼,肖道恒的心神早已经沦陷了大半了,大部分时间里已经接受了方绍远为他尊者的事实。

    不过,按照身外化身的想法,这肖道恒其实早就应该彻底被渡化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神之中仿佛始终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在支撑着,使得渡化的最后一点进度始终不能彻底圆满。

    肖道恒骤然出现在了屋子里,顿时显得有些迷茫,双眼之中充斥了呆滞和麻木。

    “肖道恒,你认得本尊是谁?”方绍远的声音好似山谷中的回音一般在肖道恒的耳边不断地萦绕着,顿时令肖道恒原本迷茫的神色一下子清醒过来。

    “啊,见过尊者!”肖道恒赶紧朝着方绍远一礼。

    只是,还没等方绍远应声,这肖道恒的神色骤然一边身形暴退数步,一脸狰狞地一摆手道:“尊者?我呸,姓方的,你到底给我试了什么法术,居然胆敢迷惑我的心智!”

    轻咦一声,方绍远发觉这肖道恒竟然就这么快地摆脱渡化术的影响,这也太不可思议了,看来身外化身所言的那股隐藏在肖道恒体内的神秘力量比想象中的还要强大,而且似乎极具灵智,居然懂得示弱,在身外化身不断地施展渡化术的时候,仅仅表现出勉强守住肖道恒心神的最后一点领地。

    但是,一发现恢复自由,立马翻脸,瞬间便彻底拜托了渡化术的影响。

    非但如此,肖道恒还左盼右顾,似乎在找什么东西一般,方绍远则淡淡地笑着说道:“别看了,那两个家伙还被镇压着呢,你不会真的觉得方某会那么傻,将你们全都放出来?”

    看着肖道恒似乎有动手的打算,方绍远似笑非笑地盯着肖道恒道:“怎么,还想动手,不记得之前你们是怎么被我拿下的了,一对三尚且不是我对手,单凭你一个,哼哼!”

    这话一出,肖道恒顿时脸色一僵,不过随即豁然身形一动,一股远超天仙初期的气息卓然迸发出来,令方绍远脸色微微一变。

    “本尊,就是这个熟悉的气息,这股神秘的力量牢牢地护住了肖道恒最后的神智,令渡化术功亏一篑!”身外化身的声音从九幽葫之中传了出来。

    方绍远心中一动,却并没有丝毫的惊惧,十分的淡定的站在原地,同时口中淡淡地说道:“果然还藏有后招啊,只是我就不明白了,当初你们三人一组的时候怎么不使出来,这样的话,或许你们也不会成为阶下囚了!”

    肖道恒冷笑一声道:“姓方的,死到临头了好奇心还这么重,不过我是不会告诉你真相的!”

    “是吗,如果我是你的话,就绝对不会现在动手的!”面对是突然大增的肖道恒,方绍远却始终表现的很淡然。

    “啊哈哈哈,你不会天真的以为我是那种会被简单几句话就吓住的人吗!我告诉你。。。。。。”说话间,原本意气风发的肖道恒神色突然一变,身子骤然一僵,接下来的话也顿时噎了回去。

    “屠巫剑,你怎么会有屠巫剑的,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肖道恒整个人好似崩溃了一般,神经质地乱吼乱叫道,此时,就在肖道恒身后,破神幽冥剑的剑尖正轻轻地抵着他的后背。

    “啊!”突然,原本还活蹦乱跳的肖道恒好似遭到了重创一般,身子一震,随后便缓缓地倒在了地上。

    就在方绍远也有些感到震惊的时候,却听见一声寒螭老祖的一声暴喝:“嘿嘿,哪里逃!”

    随即,破神幽冥剑瞬间分化出无数的剑影顿时将整个屋子笼罩住了,方绍远仿佛感觉到原本的幽冥剑现身一般,好一个寒螭老祖,真不愧是万宝之灵的称号,居然已经可以将破神幽冥剑中的幽冥剑元的真正威力发挥出来,即便比不上原本的幽冥剑,但是那种幽冥的意境也已经表现出了三分。

    “老祖,你这是?”方绍远的话还没有问完,听见一声凄厉的惨叫声,随即漫天的剑影一下子消失了,破神幽冥剑骤然回到了方绍远的手中。

    “方小子,别说话,好好地看一看剑尖!”寒螭老祖一声轻喝道。

    听从寒螭老祖的话,方绍远凝神看向破神幽冥剑的剑尖,却注意到其上竟然有一滴鲜红的血珠,顿时令方绍远颇为疑惑。

    要知道,刚才整个屋子了也就方绍远和肖道恒两人,而无论是方绍远还是肖道恒可都是阳神之体,根本没有任何血液,那么这剑尖上的一滴血珠是哪里来的呢。

    “方小子,是不是很好奇这滴血珠的来历啊?”寒螭老祖声音显得有些凝重。

    仿佛知道方绍远猜不出来,寒螭老祖自问自答道:“刚才是不是听到一声惨叫啊,那声音的主人就是这滴血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