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血衣草
    “方师兄,你若是不答应牧云的请求,牧云便绝对不会起来!”这牧云看上去有些不善言辞,但是这性子倒是颇为执拗,说不起来,还真就死活跪在地上。

    无奈之下,方绍远只能暗运法力想要托起牧云,但是不料这牧云这个看上去老实巴交的人居然使出了更强的法力,方绍远一把居然没能扶得起来。

    见此,方绍远不禁有些哭笑不得,莫非他还被这牧云给讹上了。

    眼看偶尔经过的人纷纷用一种异样地眼神看向方绍远,就好似他乃是一个恃强凌弱的恶徒一般。

    甚至,方绍远已经察觉到有些好打抱不平的弟子眼神之中已经流露出跃跃欲试地意思,于是方绍远只能口头上答应道:“好,好,好,方某答应你便是,你先起来吧!”

    其实,方绍远不是不能强行将其拉扯起来,但是这样一来,势必会动用更强的法力,牧云也绝对会继续死扛下去,到时候动静越闹越大反而不好,所以他只能先出言安抚。

    见方绍远竟然答应了,牧云猛地一抬头,一脸惊喜地问道:“方师兄真的答应了嘛?”

    方绍远无奈地点点头道:“自然是答应了!不过方某要事先声明一下,你的请求我能够做到的话,必然帮忙,但是若是做不到,你也不能勉强,否则休怪方某甩手离去!”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牧云好似小鸡吃米一般不断地点头,随后又急忙开口道:“方师兄,既然你能够和裴季不分上下,那么你自然可以做得到的!”

    顺手将牧云扶起的方绍远,此时听了牧云的话,身子微微一滞,然后脸色有些一沉,以一种颇为严厉的语气问道:“牧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为何我和裴季不分上下,便一定可以做成此事呢?”

    牧云也感觉到了方绍远的态度出现了转变,顿时原本因为方绍远答应他请求而有些欣喜的情绪一阵颤抖,随后支支吾吾地说道:“这个,其实,那个。。。。。。”

    “牧云,既然你是来找我帮忙的,就要把事情说清楚,否则,你就继续跪着吧!”说着,方绍远骤然一松扶住牧云的双手,后退数步,冷冷地看着他。

    牧云见状,顿时一阵慌乱,赶紧连连摆手道:“别,别,别!方师兄,我这就说出原因!”

    随后,牧云在方绍远的直视下,将他的请求还有为何会笃定方绍远能够帮助他的原因一一道来。

    这牧云和蔡诚二人乃是同住一个五十八号院子的师兄弟,蔡诚比牧云入院要早,修为也高出牧云一筹,所以牧云为师弟,蔡诚为师兄。

    这牧云性子较为木讷,平日里不怎么说话,不善与人交流,故而在整个五雷院外院之中没什么朋友,蔡诚性格颇为豪爽,对其很是照顾,令牧云心生感激。

    前一段时间,蔡诚带着牧云接了一个任务,任务本身很简单,而且完成的很好,但是却不知为何,在他们准备将已经死去的狼妖尸身收起的时候,这只照理已经死透的狼妖居然再次活了过来,猝不及防之下,两人陷入苦战。

    重生后的狼妖好似变了个样一般,修为大增,即便是蔡诚和牧云联手也没有能够挡得住,最后还是蔡诚施展了秘术,重创了狼妖,这才勉强带着牧云离去。

    只是,回来之后,蔡诚便陷入昏迷之中,不但如此,身上的伤口好似受到了莫名的力量干扰,始终不能愈合,若非仙人的体制,再加上用了不少灵丹,恐怕这句身体早就没用了。

    对于仙人而言,肉身也是很重要的,乃是元神的载体,若是没了肉身,诞生一下元神,那么唯有两条路可走,一是转世重修,而是转修神道。

    转世重修的话,需要获得天庭敕令,前往地府重新投胎,这样虽然可以重新获取肉身,但是因为元神被封闭,转世有很大的概率无法记起前世的记忆,即便有人暗中护持,助他转身之身走上修行之路,再次重新渡劫成功的几率不是很大。

    若是一次转世不成的,虽然也可以继续第二次,甚至第三次,但是没多一次,成功的几率将会大大降低,到了第九次的话,若是还不成功,那么蔡诚的仙人元神变回在一次次的轮回转世之中彻底消亡。

    至于说专修神道,依照蔡诚仙人的元神,自然是可以转为阳神,但是问题是仙道和神道相比,优势实在是太明显了,若是确实没有丝毫办法的情况下,才会走出这一步,否则没有哪个仙人愿意转修神道的。

    更何况,如今这蔡思诚不但是肉身上的极重,就连元神也因为施展秘术而失去意识。

    也就是说,如今的蔡诚就好似一个活死人一般,若非有灵药吊着小命,早就完蛋了。

    在听了牧云的介绍之后,方绍远不禁奇道:“既然这蔡师兄伤得如此之之重,你怎么不去向院里求救呢,想来院里的师长们肯定不会见死不救的!”

    牧云却哭丧着脸道:“我找了院里的师长,他们却说蔡师兄如今的情况很不好,元神之伤倒也罢了,关键是仙体上被狼妖所伤的伤口上附着了一种诡秘的力量,若是无法将这以力量驱除的话,时间一长,蔡师兄的仙体就彻底没用了!”

    “所以呢,师长们想出办法没?”方绍远不禁问道。

    “就院中精通医道的崔执事说,这神秘力量他虽然不太了解,但是却知道如何驱除,需要炼制一种叫做阙雪丹的灵药,而炼制这种阙雪丹材料院大多数院中都有,但是唯有一味主药,血衣草。”

    “这么说,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血衣草了?”方绍远问道、

    “恩,这血衣草身处北洲秘境血泽之中,此地阴冷无比,据传乃是上古时期一座古战场,里面充斥了在哪里厮杀而死去的上古强者鲜血,也正因为此,这血衣草具有无比神奇的止血效果!”。

    “这些都是崔执事告诉你的?”

    “是的!”

    “那么崔执事是不是还说他们因为手头有要事在身,故而这血衣草需要你自己前去寻找?”方绍远冷笑着问道。

    “咦,方师兄,你怎么知道的?”牧云顿时抬头惊奇的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