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诡异的神秘人
    ,!

    方绍远没有回答牧云的问题反倒是接着问道:“血泽这个地方是不很危险,故而你想要找我帮忙前去采摘那血衣草吗?”

    牧云虽然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答案,不过既然方绍远问到了关键的地方,他自然将注意力转移过来。

    “是的,正是如此!还请方师兄无比答应!”牧云说着又有跪拜的去势,唬得方绍远赶紧先出手将其托住。

    “牧师兄,先前你曾经说过,方某因为和那裴季能够不分上下,故而你才前来找我帮忙,所以我想问一下,为何这么对比之后,你便笃定方某可以做到呢!”

    “要知道,这血泽乃是一处危险之地,方某和你虽然同门,但是素昧平生,既然让我冒险前去,总要叫我心中有底才行啊!”

    面对方绍远的说法,牧云倒是没有半点隐瞒:“方师兄,先前也说过了,那片血泽因为乃是上古战场,无数强者在哪里抛洒热血,故而形成血泽,所以那里引起集中,怨念丛生,乃是至阴之地,故而需要修行至刚至阳之法的人前去方能保证安全!”

    “至刚至阳之法,咱们五雷院之中所修行的不就是雷法吗,这雷法可谓是天地间最为至刚至阳之法了,所以牧师兄,你自己应该就可以去啊,又何必假手于他人呢!”方绍远顿时奇道。

    牧云则神色有些哑然的看向方绍远,弄得方绍远颇为不自在,不得不出声道:“牧师兄,怎么,方某所言有何问题?”

    “呃,传闻方师兄入院十年,几乎都待在院中修行,看来是真的了!”顿了顿,牧云接着说道,“其实,我们五雷院虽然以雷法著称,但是其实真正能够得到雷法上乘雷法的寥寥无几。”

    见方绍远眼神之中流出一丝不可置信之意,牧云苦笑一声道:“就好比在下,虽然对于雷法也知晓,但是却无缘上乘雷法,所修行的乃是中元诀,法力中正平和,只是以贡献点换取了一些雷术而已,术乃小道,法为大道,所以若非如此,在下必然亲自前往血泽,万死不辞!”

    此时,方绍远才明白,原来这五雷院之中,能够得到上乘雷法的人根本不多。

    “那岂不是说,院中的执事们恐怕也没几个精修雷法了?”方绍远不经意之间突然问道。

    “恩,是的!”牧云随口就答道。

    方绍远顿时了然,看来这所谓的崔执事他们口中有要事,恐怕是担心自己会陷入这血泽之中,才找的托词。

    “好吧,那么既然如此,为何会拿方某和裴季作比较,莫非这裴季曾经去过血泽,而后又安然出来了?”

    牧云点点头:“裴季修炼的乃是仙都雷火院法诀,无论是火法还是雷法皆属上乘,他曾经不止一次进入过血泽,但是每一次皆安然出来。”

    方绍远没有问牧云为和不去求裴季,因为裴季和牧云虽同为神霄玉府麾下,但是这五雷院还有仙都雷火院之间关系并不融洽,牧云去找裴季就是自取其辱。

    “其实,在下曾经前去找过裴季,只可惜被他断然拒绝了,脸面都没见到!”牧云嗫嚅道。

    微微已经,方绍远也想不到这牧云居然有去求见裴季的勇气,看来他对于这蔡诚是发自内心的尊敬和拥护。

    “好吧,方某姑且相信你说言之事,但是咱们暂且抛去方某是否真的可以力敌那裴季这个说法,我想说的是,你凭什么认定方某也修行了上乘雷法呢!”

    听到这方绍远这么一说,牧云顿时傻眼了,是啊,就算方绍远真的能够和裴季打得不分上下,但是他修行的或许是别的功法,毕竟五雷院的上乘雷法获取的几率实在是太小了。

    不过,随即,牧云好似想到了什么,他立马对着一脸坚定地说道:“既然那人说了方师兄可以做得到,那么我相信方师兄个必然修行的乃是我五雷院最上乘的雷法!”

    方绍远双目之中精光一现,浑身气息一下子勃然喷涌而出,顿时将牧云团团包裹住,令牧云神色刷的一下变得极为苍白。

    “方,方师兄,你,你想干什么?”牧云急急巴巴地问道。

    “你说你不认识指点你的那人,但是听你这口气,你却又对那人说的话深信不疑,那么你必然对我撒谎了,我这个人最不喜欢被人欺骗了!”方绍远双目之中厉芒骤现,一字一句道。

    “我,不,我没骗你!”牧云被方绍远的其实死死压迫住,最终涨红了脸才冒出这么一句话。

    方绍远并没有收回气势,仅仅稍稍放松一点,但是依旧死死地盯着牧云:“你没骗我,莫非是让我是傻子吗,还是说你已经傻到可以相信任何的话,并且将其奉为至理!”

    “我不傻,一点都不傻!方师兄,那神秘人虽然我是第一次见到,但是他身上散发着一种可以令人绝对信服的气质,那种感觉,根本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若是你有幸见到此人的话,你便可以明白,这世间真的有那种那人见到一眼便绝对相信其所言之事的人!”

    看着牧云一脸崇敬和向往之色,方绍远觉得他的神情不似作伪,心中不禁骇然,莫非这世间还真有这种人。

    说着,方绍远顿时闪电般的制住牧云,同时以一股柔和的力量探入了牧云的体内,仔细地绕行一圈之后,那股力量重新退了出来,方绍远这才解开了牧云的禁制。

    “方师兄,你这是何意!若是你不想帮我可以直言,并不用这么羞辱我!”牧云颇为气恼地说道,“我牧云还不至于是否被人迷失心智而不得知!”

    方绍远脸上也是惊疑不定,他对于牧云的话到放在心上,关键是刚才他出手探查了一番牧云,甚至连小幽都出手了,但是确实发现这牧云没有一点被人控制的迹象,也就是说着牧云如今清醒得很。

    那么,方绍远如今对于指点牧云而来的那个神秘人的身份更加好奇了,能够做到举手投足之间便令第一次见面的人产生如此强烈的信任感,这个神秘人真的太不简单了。

    “能不能先带我见一见蔡师兄?”

    突如其来的问话,令已经转身踉踉跄跄背影显得极为沮丧的牧云骤然身子一震,随后豁然将头转了过来,一脸惊喜地问道:“方师兄,你答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