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平安客栈
    按照五雷院的规矩,没有在任务让领取任务的,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回来的,皆会被视为违反院规,轻则关禁闭,重则要逐出五雷院。

    要知道,这五雷院乃是神霄玉府麾下,只要能够从五雷院修业成功者,必然会在天庭谋得一份不错诶职位,前途美好的,故而没有哪一个五雷院的弟子敢触犯院规。

    故而,想要前往血泽,方绍远根本不可能做到,不过牧云竟然在抵触玉简的时候,同时还拿出了一块执事令,有了这块执事令,那么方绍远便可以公然离开五雷院,甚至还能借用雷城的传送阵直接前往北洲。

    而这块执事令,据牧云所言,乃是崔执事所赠,又是这个崔执事,方绍远手持执事令的时候,心中不禁冷笑一声。

    血泽,北洲偏南部的一处方圆万里的神秘之地,据传乃是上古时期的古战场,里面陨落了无数的强者。

    这些强者的鲜血流淌了这片大地,他们的灵魂在这里无法安宁,故而日积月累之后,形成了这片血色的大泽。

    有了崔执事的执事令,方绍远很快就通过传送阵来到了北洲。

    按照玉简所言,方绍远认准了方向,便直接朝着血泽飞去,一路上倒也相安无事。

    平安镇,一处最接近血泽的古镇,这座古镇乃是北洲修行界所见,在整个镇子上都是前来血泽碰运气的修士。

    玉简中还特意提到了这个平安古镇,故而方绍远决定先不着急直接进入血泽,而是先在这平安古镇上停留几天,好好打听一下关于血泽的情况。

    古镇不大,也就一条十字街,整条街上既有炼器铺,也有丹药铺,甚至连典当行,拍卖行都有,而整个古镇之中,唯有有一家客栈,叫做平安客栈,方绍远一袭青衣,儒生打扮,缓缓走进了客栈之中。

    一脚踏入客栈,方绍远便感觉到这三层楼的客栈的大堂已经坐满了人,这些人衣着各式各样,修为有高有低。

    其中最惹人注意的有三桌,一桌是身穿道袍的修士,一行八个人,应该是一个门派的,领头的乃是一个合体境的老道,看似和蔼可亲,不过双目之中是不是绽放的锐利表现出他的强悍。

    还有一桌则是四个穿着褐色衣服,脸上画着诡异图案的人,他们的面相显得极为诡异凶恶,其中一个合体初期,还有三个元神境。

    只有最后一个,则是一个大光头,一身破烂的袈裟好似经历了数百年一般,不过这和尚慈眉善目,整个人气息显得极为正大光明,一身佛法极为深厚,而他的修为赫然已经是合体巅峰。

    当方绍远走进客栈大堂的时候,所有人皆抬头看了看方绍远,唯有老道、合体境的褐衣男子以及那光头和尚没有动。

    “客官,打尖还是住店?”一个小二笑嘻嘻地跑到了方绍远面前,热情地问道。

    看着小二,方绍远的眼神之中流露出一丝诧异,这小二表面上看仅仅有金丹境的修为,但是其实已经合体境。

    不过,方绍远这次来乃是为了打探情况的,对于旁人的事情没有兴趣,故而也就假装不知道,淡淡地说道:“住店,要最好的房间!”

    小二一听,顿时眉开眼笑道:“好累,正巧还有一件天字号客房,客官您随我来!”

    一个合体境的高阶修士居然做这种迎来客往的事情,而且看模样似乎还是甘之如饴,倒也是一件趣事儿。

    就在方绍远正准备跟着小二上楼的时候,砰的一声,一道粗狂的声音传来:“小二,本座想要上三楼天字号,你跟我说没了,现在这么一个小白脸来了,你居然就又有了,你这不是成心戏弄本尊!还不速速将这上方让与本座,否则本座就将你这里掀翻了!”

    顺着声音看了去,去见一个大汉一只手拍在桌子上,一脸不爽地朝着方绍远这边嚷道。

    这大汉应该元神境的修为,说起来在修行界的地位也不低了,放在一些小型宗门或世家之中可以做一方长老。

    他应该是看小二修为不高,方绍远有看上去不强,所以不忿自己明明修为更高,却得不到应有的待遇。

    这里的人有不少应该是老客,他们用一种怜悯的神色看向这大汉,显然他们清楚这平安客栈的背景,不是这大汉一个小小元神境可以招惹的。

    “客官,咱们这里住店是有规矩的,什么修为什么地位配什么房间,这都是有定论的,客官的修为只能住进地字号房间,所以请恕小的不能答应!”小二一脸镇定,不卑不亢地说道。

    那大汉顿时双目一瞪,一阵风一般的冲到了小儿面前,一把抓住了小二的衣领,很不客气地想要将小二拎起来,只是随后他便发现自己引以为傲的修为居然没能够一把将这个看似孱弱的小二举起来,顿时心中一惊。

    “我若是你的话,就会赶紧把手放下来,然后乖乖道个歉,或许事情还会有转机!”方绍远在一旁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

    那大汉听了,看了看依旧一脸淡然,神色之间露出一丝讥讽意味的小二,顿时心中震,那握紧小二的手骤然松开。

    只是,他似乎不甘心这么算了,竟然招呼不打一声,悍然将自己斗大的拳头回想了方绍远。

    元神境全力一击可不是闹着玩的,不过方绍远却好似根本没有察觉到一般,居然一动都不动。

    不过,这一拳终究没有碰到方绍远,因为一旁的小二出手了,他后发制人,居然在半路上就将那大汉的拳头一把抓住。

    “你,你想干什么!”大汉使出了全身的法力却始终不能挣脱小二的手,顿时慌了神,有些结巴的问道。

    “本店之中禁制动手,而你违背了本店的规矩,所以必然要受到惩罚!”顿了顿,小二看了看方绍远,接着说道,“不过,看在你是初犯,而且没有给这位客官造成什么损伤,所以便罚你在本店做杂役十年,十年之后自会放你离去!”

    “什么,杂役,本座岂能。。。。。。”那大汉的话还没有说话,便神情一僵,随后整个人便动也不能动地站在原地。

    小二这时才一脸歉意地看向方绍远道:“这位客官,本店照顾不周,受惊了!来,请随小的上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