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计然
    ,更新快,,免费读!

    一个眉清目秀的青年男子一把拉住了方绍远,没好气地冲着方绍远说道:“喂,这位道友,莫非你有什么想不开的事情吗,居然这么直愣愣地闯进血泽之中。”

    方绍远饶有兴趣地看向这个眼前这个拉住他人,淡淡地说道:“进入这里难道还需要准备什么嘛?”

    “你,你是新来的吧,第一次出门?打这么危险的地方,也不知道打听打听,一点准备都没有,这么瞎闯会死人的!这么大人了,一点常识都没有!”

    看着眼前这个对着自己一同乱批的家伙,方绍远不禁笑了:“你怎么知道我是第一次出门?”

    这个青年双目一眯,得意地一笑道:“那是自然,我经常进出这里,对这里熟得很!”

    一听这话,方绍远顿时更感兴趣了,他故意问道:“你真的对这里很熟悉,没骗我?”

    那青年好似收到侮辱一般,顿时跳脚道:“哼,我在这里这么多年了,每年进出好多次,怎么可能会骗你呢!”

    看到方绍远似乎并没有被自己说动,那青年顿时把一脸一沉道:“好了,既然你不相信,那就算了,本来看在你是第一次出门的份上还想带一带你,既然如此不识趣,那我自己走了!你好自为之吧!”

    说着,这青年掉头边走,只是这离开的速度也太慢了点,就好似在故意等方绍远叫住他一般。

    当然,方绍远自然不会令他失望了,轻声说道:“喂,这位道友,正所谓相请不如偶遇,既然咱们碰见了,也算是有缘,在下这次确实第一次前来血泽,还请道友与我结伴而行!”

    这话一出,那青年立刻转身,眉开眼笑地嗖的一下来到方绍远身边,把守一伸,不停地抖动着。

    眉头一扬方绍远不解道:“这位道友,你这是何意啊?”

    “笨蛋,这你都不懂,自然是带路费啊,没有这个谁带你这个菜鸟进入血泽啊!”那青年一脸理所当然的模样说道。

    方绍远微微一愣,随后笑着说道:“那倒也是,不知道友价格几何啊?”

    “一口价一百上品灵石!”那青年随口说道。

    在修行界,一百上品灵石相当于一万中品灵石,百万下品灵石,很多小宗门十年所得不过是这个数而已,这青年张口就要这么多,简直就是狮子大开口。

    见方绍远不啃声,那青年直接说道:“怎么,嫌多吗,我告诉你,血泽之中危险重重,我可是知道哪里安全,哪里不安全,这些都是我用性命拼出来的,收你一百上品灵石多吗!一点都不多!”

    见方绍远还是不啃声,那青年绷不住了,干脆做出转身的动作:“不给,不给我就走了,我看一个人就在这血泽里面迷路出不来吧!”

    看着这青年口口声声说要走,却又始终不舍得模样,方绍远终于笑着说道:“一百上品灵石太多了,我这里就一枚上品灵石,你若要,就前头带路,若是不要,那就走吧!”

    忽的一下,方绍远眼前一花,顿时这块上品灵石便落入了那青年手中,他立马一脸兴奋地叫道:“成就,成就!”

    将这位灵石放在手中爱不释手,最后还是方绍远看不下去了,这轻咳一声道:“喂,看够了,咱们是不是可以进入了!”

    这青年这才依依不舍地将上品灵石收入怀中,然后递给方绍远一枚符箓道:“这是御寒符,捏碎它便可以在你身体表面形成一道防寒圈,可以暂时抵御这里的阴冷之气。”

    方绍远接过这个符箓,随后一把捏碎了,果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表面多了一层淡淡地灵气层,确实隔绝了这里的阴寒之气。

    不过,方绍远却用手指其他人道:“这位道友,为何我看其他用的都是烈火符,怎么你就给我一个最低级的御寒符呢!”

    “切,我这是物尽其值,在这里编缘地带就有烈火符实在是太浪费了,难道我做的这御寒符当不了阴寒之气吗?”青年不耐烦的解释道。

    方绍远双目微微一亮,他实在是想不到这青年居然会制作符箓,而且看得出来御寒符虽然是属于最低级的符箓,但是其效果其出奇的好,看来这个青年在炼制符箓上面颇具天分,就是不知道是属于哪家宗门的弟子。

    “好吧,不知道怎么称呼你?”方绍远说着,一脚迈进了血泽之中。

    “方远?我叫计然!”

    “原来是计道友,不知道计道友师出何门?”方绍远一边跟着计然,一边问道。

    “干嘛问这个?”计然似乎有些不高兴地回道。

    “没什么,只是见计道友炼制的符箓水平极高,故而才会出言相询,若是不方便说的话,就算了!”

    “也没什么不好说的,我无门无派,乃是家传所学!”计然有些低沉的回应道。

    看来,这个计然也是个有故事的,方绍远暗自想道。

    这血泽及其广大,那么多人进入其中之后便好似石沉大海一般,没一会儿功夫就看不到了。

    “对了,方道友,都忘了问你了,你来着血泽是为了干什么,说出来我好带你前去啊!”计然忽然一拍脑袋问道。

    “血衣草!”方绍远淡淡地回道。

    “血衣草?”计然突然一声惊呼,他看向方绍远一脸不确定的问答,“我没听错吧,你说的是血衣草?”

    见到计然这幅模样,方绍远不由心中一动,他表面上依旧显得很平静:“确实就是血衣草,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方道友,你可知道这血衣草在什么地方。”计然不等方绍远回答,便自己给出了答应,“那是在血泽的最深处,那种地方,根本无人能进去的!”

    “不行,这事情我做不到,这是你的灵石,还给你!”计然倒是很果断,从怀里掏出灵石就抛给了方绍远,尽管他的脸上挂着极为不舍的神情。

    方绍远接过灵石,随后问道:“既然那里没人进得去,你怎么会知道血衣草的存在呢?”

    “这个你别管,反正今天就当我倒霉了,这御寒符算是白送你了,你自己保重吧!”说着,既然转身就走,毫不留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