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恐怖的泥泽
    ,!

    用计然的话说,血泽之中最好不要低空飞行,否则很容易招来当中的异兽,这些异兽往往还是喜欢成群结队,很不好对付。

    所以,方绍远如今正和计然两人步行前进,只不过以他们的修为,即便是步行,速度也是极快的。

    大约个吧时辰之后,计然突然停下了脚步,他神色有些严肃地对着方绍远说道:“方道友,这里不能算作是血泽的外围,可以认为是进入了真正的血泽,接下来,我们要小心一些,这一带的危险会大很多!”

    说着,计然递给了方绍远两张淡黄色的符箓:“喏,这是敛息符,可以遮掩住自身的气息,这样被发现的几率会小很多的!”

    淡淡的接过这两张符箓,方绍远的眼神很是平淡,仿佛在无声的询问,这符箓靠谱吗。

    这种神色,令计然顿时有些怒了,他知道方绍远修为不凡,自己和方绍远比起来差很多,但是他觉得术业有专攻,所以他自认为在符箓这一道上的造诣绝非方绍远可以比拟的,他不能容忍方绍远来质疑他的作品。

    于是,计然豁然激发了手中符箓,随后就这么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而方绍远原本还带着笑意的双目之中却渐渐显露出一丝凝重和惊讶。

    因为,眼前的计然周身的气息竟然就这么慢慢消失了,若非计然就站在他面前,方绍远真会当做他不在此处。

    方绍远此时也收起了轻视之心,虽然他之前已经暗中考察过了计然,认为计然应该没什么大问题,所以才会让计然跟着他,为他带路,而且计然还在他面前展示过御寒符,只是这并不如让方绍远在计然面前有一种超凡的优越感。

    毕竟,方绍远乃是天仙境的阳神,而且还不是普通的阳神,乃是通过十方天劫,成为自酆都大帝消失之后第一个自主成就阳神的人。

    像他这样的人,即便是面对同境界的仙人都是骄傲的,更别说面对计然这个只不过元婴境的小小凡界修士。

    所以,在计然递给他所谓的敛息符的时候,方绍远虽然笑着接受了,但是他骨子里是看不上这敛息符,因为即便不用这敛息符,也照样可以做到收敛全身的气息。

    更何况,敛息符方绍远不是没见过,这种玩意听上去不错,其实在真正的高人面前根本没什么用。

    不过,方绍远不曾想到,这计然在使用了他炼制的敛息符之后,居然就这么堂而皇之地在自己面前隐身了,一身的气息牢牢地收敛在体内,没有丝毫的外泄。

    对于一个能够在符箓领域之中做到如此程度的人,方绍远是敬佩的,哪怕这个人的修为远远不如他。

    手中拿着敛息符,方绍远的眼神之中露出一丝对计然的敬佩之情,同时口中说道:“好东西!”

    见方绍远服软了,也出口称赞了自己的手艺,计然紧绷的脸也松弛下来,点点头道:“在血泽之中,任何一点小小的松懈和失误都会是致命的!行了,下面你就继续跟着我走吧!”

    这计然自称对于血泽极为熟悉,还真不是吹的,他所走的路径并不是一条直线,有时候明明前头就是一条康庄小道,但是并没有选择从上面经过,而是绕到旁边,宁可走得磕磕绊绊的。

    这令方绍远颇有些不解,虽然没有发问,不过他还是以自身的神识将那条平坦的小道扫视了一遍,这才察觉到这所谓的平坦小道下面竟然是沼泽,若是一脚踏进去,在毫无防备之下自然深陷泥泽之中。

    当然,方绍远还是觉得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毕竟以他的修为,即便一脚踏空,也可以及时反应过来,轻提法力便可以轻松越过去了。

    甚至,方绍远在计然再次绕道而行的时候,身子微微一停边准备一脚踩下去。

    “你可以试着踩下去,但是我保证,你下去了,就很难上来,或许你修为很高不在乎,但是我曾亲眼见到一个元神境的修为仗着自己的修为,不听我劝阻,最终深陷泥潭,根本没有逃得出来!”

    计然冷冽的声音令方绍远的身子一滞,随后颇有些尴尬地冲着他笑了笑。

    “哼,我知道你不信我的话,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据传这下面的泥泽之中充斥了上古强者的血液,甚至每一泥泽之中都蕴含了那些强者的一丝怨念,但凡有人踏进去,强者怨念便会死死地缠住那人,直到将其彻底拖入泥泽之中!”

    听着计然显得有些阴冷的故事,方绍远收回了自己的脚,随后自嘲地嘿嘿笑了笑,然后紧紧地跟上了计然的脚步。

    “啊,救命!救命!”没走多远,突然不远处传来了一阵呼叫声,方绍远和计然的脚步顿时一听,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

    却是一个青年半个身子已经陷入了泥泽之中,正不断地挣扎着,神色慌张地在呼叫着。

    方绍远见状,于心不忍,边准备上前去搭把手,不过还没动身,便听见既然冷声道:“如果是我的话,就绝对不会上前!”

    “为什么?”方绍远有些诧异道。

    “为什么?嘿嘿,这些泥泽之中不知道埋葬了多少修士,当中不知道蕴含了多少怨念,你仔细瞧瞧那人身上。”计然一脸冷冷地说道。

    定睛看去,方绍远顿时双目一凝,因为他在那人上半身上看见了一道道的血丝正不断地在他身上蔓延,甚至没一会儿的功夫就已经延伸到了他的脖子上。

    “这是什么?”方绍远从这血丝之中感受到了一股令其灵魂战栗的气息,忍不住问道。

    “呵呵,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只知道古老相传,这东西应该就是那些枉死者地怨念所诞生的,一旦落入泥泽之中便会便这些东西缠上,当这些东西蔓延至全身后,便会很快将那人的浑身血肉精华吞噬的干干净净,随后只剩下一副骨架缓缓沉入泥泽之中!”

    计然的话刚说完,方绍远就听见一声惨嚎,果然那人脸上爬满了血丝,显得极为诡异,而且可以清晰地看得到他的皮肤好似在衰老一般,没一会儿就干瘪了。

    “走吧,别看了,这人必死无疑,你若是上前的话,非但就不了他,甚至连你也会把拿东西缠上,然后一同葬身泥泽!”计然好似对此见怪不怪,冷冷地撂下这句话之后,头也不回地继续前行。

    方绍远稍稍犹豫了一下,随后还是跟着计然走了,没一会儿,身后便悄无声息了,方绍远没忍住回头一看,却只见一副白骨缓缓地沉入了泥泽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