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夔猿
    ,更新快,,免费读!

    方绍远此时也感应到了远处似乎有了数股强大的气息正迅速地朝着这里敢来,于是也不在观望,直接悍然出手。

    几声惨叫声之后,四周趋于宁静,计然看着地上的八具尸体,脸上露出一丝哑然之色。

    尽管计然已经预料到方绍远修为不一般,但是却也没有想到方绍远竟然连法宝都没有亮出来,仅凭八道剑气便干净利落地将这八只颇为难缠的地狸彻底消灭了。

    “计道友,想什么呢,赶紧带路吧,这里不宜久留!”方绍远轻喝道。

    计然顿时一个激灵,随后便稍稍分辨了一下方向,便腾的一下就认准一个方向速速前行。

    方绍远则不动声色地将这附近扫视了一遍,随后便一个纵身跟了上去。

    在两人离开没一会儿之后,突然一只坳黑的矫捷的身影轻轻一跃出现在了这里,它双目在黑暗之中发出阵阵幽幽的绿光,甚至骇人。

    当他仅仅察觉到地上的八具地狸尸体之后,顿时不满地发出一声怒号,好似在发泄来迟一步的不爽。

    轰的一声,又是一道漆黑的身影悍然落地,只是这一会,这黑影竟然是双脚立地,就好似人一般直立,只是他的庞大身躯显露出他绝非人类。

    好似感觉到了巨大的威胁一般,第一个到来的异兽身子微微躬起来,冲着后来的异兽发出阵阵低吼声,似乎在发出警告一般。

    只是,那直立的异兽根本对此毫不在意,直接冲着第一只异兽发出一声巨吼,顿时令第一只异兽身形暴退,随后嗖的一下就跑的无影无踪。

    感觉到自己的胜利,那直立的异兽顿时仰天长啸,霸气十足,甚至连之前已经因为方绍远他们搞出动静朝这里靠过来的以其他异兽纷纷转身逃离。

    半晌之后,这只异兽见没有其余的异兽赶来挑衅,这才心满意足地离去,而地上的那八只地狸则依旧静静地躺在地上。

    只是,渐渐的,这八只地狸的身体好似被什么东西融化了一半,居然身体渐渐化作一滩血水,最后渗透到了地下,当天亮之后,这里就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方道友,幸亏咱们走得快,否则要是遇见那个大块头的话,恐怕就真的不妙了!”计然在听到来时的那个地方传来的一声震天撼地的巨吼,顿时心有余悸地说道。

    方绍远则眉头微微一皱,他也从那声兽吼之中听出了这一手的不凡,于是开口道:“计道友,那是什么异兽,听你的意思似乎很厉害,若是碰见了会非常的麻烦!”

    “方道友,你有所不知,那只异兽乃是一只夔猿,据传身具上古神兽夔牛和霸猿的血脉,乃是这血泽之中的一方霸主,力大无穷。”计然说着,脸上还露出一丝惊惧之色,显然曾经这头夔猿应该给他带来过深刻的印象。

    “夔猿!”方绍远在心中默默地念叨一句。

    其实,刚刚方绍远从这夔猿的吼声之中有已经听出来这只夔猿的修为起码也是天仙境,再加上听计然介绍,这夔猿居然还身负上古神兽的血脉,这就更加了不得了。

    而且根据计然所言,这夔猿还仅仅是血泽之中的一方霸主而已,也就是说,这血泽之中类似于夔猿的强大异兽不只一头,若是真的在血泽深处碰见了,还真不好对付。

    这计然说的果然很多,血泽之中,黑夜比白天要恐怖很多,可谓是危机四伏。

    “计道友,如今还是深夜时分,咱们就这么继续走下去,没有别的可以歇脚的地方?”方绍远不禁开口问道。

    计然则神色漠然地回道:“前面应该有一处洞穴,那里曾经乃是一头巨熊的巢穴,不过自从这巨熊死了之后,便一直空着,就是不知道如今有没有被别的异兽占据了,咱们先走过去看看吧!”

    小半个时辰之后,方绍远终于再次舒舒服服地坐了下来,他们运气不错,这里因为巨熊死的时间不长,他的强大气息还残存着,暂时还没有别的异兽有胆子入住,让他们捡个现成的。

    而且因为有巨熊的残存气息,这里还是比较安全的。

    当方绍远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外面已经天亮了,计然站起来,看着方绍远道:“方道友,咱们可以出发了!”

    “这个你拿着,接下来咱们要去的地方阴气更重,而起会有血色的怨魂在游荡,所以要特别小心!”说着,计然递给了方绍远一张符箓。

    这张符箓和之前的不太一样,方绍远可以感觉到这张符箓之中蕴含的一丝丝灵韵,绝对是可以算得上使一件上品符箓。

    按照方绍远所知,这这种上品的符箓绝非一般而可以炼制,除了要高明的手法之外,修为也是一大要素之一。

    这计然的手法或许可以达到要求,但是他的修为绝对是短板,根本不可能炼制出这种品质的符箓来。

    “方道友,这只符箓乃是家父所传,计某还没那个本事炼制的出来!”计然很坦然地说道。

    点点头,方绍远并没有问下去,而是将这件符箓收了起来。

    果然,如计然所言,在走了一会儿之后,方绍远便可以感觉到四周似乎一下子安静了不少之前时不时传来的一阵阵兽吼全都消失了。

    一阵阵阴寒之气不断地从四面八方朝着方绍远涌来,好似要将这里唯一的阳气之源给淹没了。

    此时,计然早已经使用了那可以护身的符箓,方绍远可以清晰地看得出来,他的身体表面浮现出一道淡淡地的金光,上面荡漾着阵阵的涟漪,显然是阴寒之气冲撞造成的。

    计然早已经注意到,方绍远根本没有使用他递过去的护身符箓,但是那些愈发浓重的阴寒之气仿佛根本对其造成不了任何的影响。

    这方绍远就好似一轮炎阳一般,浩浩荡荡,那些阴寒之气一根本无法近其身。

    想不到这方绍远修为如此深厚,而且似乎修行的乃是一种至刚至阳的功法,否则这些阴寒之气早已经入侵其全身,就他所知,血泽之中最深处的阴寒之气即便是那些没有修行至刚至阳功法的仙人也扛不住。

    就是不知道这方绍远到了那里是不是依旧有这样的表现,若是还能如此的话,他的计划就可以更好的实现了,计然深深地看了一眼方绍远,继续小心地前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