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出手制止
    ,更新快,,免费读!

    计然注意到了方绍远的神色,他悄然问道:“方道友,莫非你认识这几个人?”

    方绍远摇摇头道:“不算认识,只是曾经在平安客栈见过一面,对了,计道友对可知道这些人的身份?”

    看了看六个打得不可开交的家伙,计然皱了皱眉头道:“那老道虽然我不认识,但是看其服饰应该是开元宗的长老,至于那大和尚我没什么印象!”

    “那四个脸上有血纹的家伙是什么来头?”方绍远最为关心的这就是那四个看起来有些诡异的家伙。

    计然脸色微沉地说道:“那四个人应该是血纹一族的,传闻这一组的脸上皆有血纹,纹路颜色越深,越复杂,表示其修为越高,在族中的地位越高!”

    “这一族的人最擅长咒术,出手诡秘,一般而言没有那个势力愿意招惹他们,就是不知道这开元宗的这帮人怎么会惹上这几个煞星了!”

    咒术,方绍远一听,顿时双目一凝,而计然则瞧在了眼中,好似随口一问道:“怎么,方道友对着血纹一族的人有兴趣?”

    摆摆手道:“兴趣谈不上,只是看着有些好奇罢了!”方绍远淡淡地说道。

    “大和尚,你一路上对我们四人紧追不舍,将我们几个逼得东躲西藏的!不错,你的修为是高,而且还克制我们几个,但是这里可不是外界,既然你一头闯了进来,那就算你自己找死了!”血纹一族的首领阴沉着脸说道。

    “阿弥陀佛,你们这一路上为了修炼邪法屠杀无辜凡人,贫僧自然要出手制止,只可惜几番出手即被你们所脱逃,今日既然再次遇见,贫僧自然不能罢手!”大和尚一脸平和地说道。

    “哈哈哈,大和尚,你不会以为我们把你引入这血泽之中时吃饱了没事干嘛,这里可是血泽,对于你的金刚神通有极大的压制作用!在外界,我们不是你的对手,根本无法攻破你的防御,但是在这里就不一样了!”

    “这里可是血泽,四周有上古强者的血气的侵蚀,你的金刚神通施展不了多久的,一旦没了神通的保护,我必然取你鲜血,到时候定叫你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面对血纹一族的首领恶狠狠的叫嚣,大和尚没有反驳,他清楚,这里的环境确实对他有极大的压制作用,只是他身为佛门弟子,渡世救人乃是其终身追求的目标,故而他才会明知道血泽极为危险,他却依旧一头扎了进来,就是为了尽自己的一份力量,将这四个人降服。

    只是,大和尚有些低估血泽对他的压制作用,这里已经深入其中,血气之中的腐蚀之力极强,原本在外界几乎可以算是无限使用的金刚神通,在这里也就是仅仅能够维持一炷香的时间,如今金光暗淡,显然所剩时间不多了。

    “大师,你速速离去吧,他们现在还上不了你,只要你走,他们追不上你的,只是出去之后还望带贫道向我开元宗报个信,就说贫道益诀子有负宗门之脱,带弟子出门试炼确凿血纹一族截杀,还望宗门能够为我们报仇!”

    老道突然大吼一声,一口宝剑寒光四射,竟然一举将三个元神境的血纹一族的人逼退,同时法力强转之下,竟然一道丈长的剑气直奔血纹一族的首领而去,同时身形紧随剑气,显然对打算将和尚替换下来,然后以一人之力将血纹一族的四人都拦截住,好为和尚脱身赢取时间。

    以老道合体境的修为,若是一门心思拖住血纹一族的四人的话,短时间内也不是做不到,只是他算漏了一件事,那就是和尚的金身居然在这个关头消失了。

    尽管益诀子突然爆发出来的剑气搞得血纹一族的四人鸡飞狗跳,但是当他们见到和尚金身的消失,顿时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容,配合那一道道血纹,显得诡异至极。

    “阿弥陀佛,看来今日贫僧和道兄皆要葬身于此了,这或许是就是天意吧!”大和尚一脸平静地说道。

    “好吧,既然如此,那么贫道便和大师一起,咱们即便是死也要令这四个家伙陪葬!”

    说着,老大浑身气息一涨,竟然好似充气的球一般不断地膨胀起来,这一幕出现之后,和尚顿时笑了,一宣佛号,顿时也骤然膨胀起来。

    这四个血纹一族的人见状,顿时暗道不好,他们知道这是自爆的节奏啊,看来两个一僧一道是真的的不想活了,居然想要和他们同归于尽。

    “两人,生命如此可贵,又何必轻易言死呢!还是先坐下来好好休息一下巴!”突然,一道柔和的声音在几人耳中响起,随后,老道还有和尚原本好似膨胀的大球身躯居然如同被人刺破一样,瞬间瘪了一回去。

    二人只觉得自己体内的元婴和舍利子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瞬间禁封了,随后二人脸色大骇地跌坐在地上,一动不能动。

    “多谢阁下出手相助,我等日后再报!”说着,那血纹一族的首领便要作势就走。

    “等一下,我同意你们离开了吗?”那声音依旧十分柔和,但是这一次听在那四人耳中却好似晴天霹雳一般,顿时震得他们身形一滞,就这么僵在了原地。

    好一会儿之后,那血纹一族的首领才勉强能够动弹,这个时候他才注意到,和尚和道士身边站着两个年轻人,其中一个气息深渊似海,另一个居然也令其看不透深浅,心中不由十分骇然。

    要知道,在修行界,以貌取人是十分容易吃亏的,或许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确实修为精深,毕竟年纪越长,修为越身后,但是往往有些看似年轻的人,千万不能小瞧,因为或许他们天纵之才,修为进展速度极快,故而容貌一只保持在年轻时候的状态,这种人是最不能惹的。

    要知道,老道和大和尚可是合体境,能够瞬间制止他们自爆,即便是普通的洞虚境也无法做到,莫非,他眼前的这两个看似的年轻的家伙,就是这种田天纵之才,别看他们显得嫩,或许年纪已经很大了,修为之深厚令其无法想象,血纹一族的首领心中不由揣测道。

    “两位前辈,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情需要我等去做的,请尽管吩咐!”

    “你是血纹一族的?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啊?”方绍远双眼微微一眯道。

    “在下仑幕,想不到前辈居然也知道鄙族之名,莫非前辈和鄙族长老有旧吗?”仑幕毕恭毕敬地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