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战夔猿
    ,!

    “夔猿!”计然顿时一声惊呼。

    “吼!”巨大的头颅忽然低了下来,冲着方绍远还有计然发出参天巨吼,一股强劲的气流轰然直扑而来。

    方绍远一把抓住计然,身形一动,化作数道人影,转头便出现在了数丈之外。

    “吼!”夔猿的身躯虽然巨大,但是却极为灵活,轻轻一跃便追上了方绍远,然后忽的一下就扇除了门板大的巴掌。

    这一击,就好似羚羊挂角一般无迹可寻,方绍远感觉到自己整个人似乎都被这一巴掌包裹住了,所有的闪挪余地都全被封死了。

    计然此时已经好似吓傻了一般,脸色僵直,浑身瑟瑟发抖,方绍远见状脸色显得有些严肃地轻轻伸出了自己的拳头迎向了那板门大的夔猿之掌。

    夔猿看到豆丁大小的拳头居然还敢冲着自己来,顿时咧嘴打出了大笑声,眼神之中流露出阵阵不屑之色,以及一丝残忍。

    它好似看见了眼前这两只蝼蚁被它的一巴掌一下子扇飞出去,整个人都四分五裂,血溅当场的场景。

    只是,当方绍远在夔猿眼中比豆丁大不了多少的拳头碰到它的巨大的手掌之际,夔猿的双目顿时一瞪,一股痛彻心扉的感觉油然而生,忍不住发出了惨烈的嚎叫声。

    确实出现了血腥的场面,只是这血确实从夔猿那巨大的手掌之中好似喷泉一般飞喷涌而出。

    夔猿缩回了自己的手掌,放到了眼前却发现自己的掌心正中出现一个小孔,透过这个小孔还能看见伤口周边的血肉的蠕动,他有心依仗法力和自身的强悍恢复能力来修补伤口,却发现以往百试百灵的能力这一次居然失效了。

    血虽然已经不似最初时候的泉涌,却也依旧不断地往外流出,伤口根本无法愈合,相反,这种原本他根本不用在意的小小伤口所发出的剧痛居然还在越演越烈,甚至已经令其不能专注疗伤。

    这在夔猿数千年的生命生涯中根本没有遇到过的,以往那些敢于招惹他的渺小的人类,哪一个不是一见到他就吓得给予逃命,即便偶尔有胆子与其抗衡的,也从来禁不住他的一巴掌。

    今天,他遇到这这两只蝼蚁,但从气息来看,似乎就是昨夜曾经与之失之交臂的那两只蝼蚁,但是不曾想,这两只蝼蚁居然给他带来了终身难以忘怀的疼痛,那种灵魂深处的痛令甚至最终令夔猿灯笼还要打的眼睛之中冒出了拳头还大的泪珠。

    方绍远此时已经将借助夔猿的一巴掌,正好飞出去好远,然后将计然放了下来,轻轻一拍计然的后背,顿时令已经陷入极度恐慌之中的计然的双眼之中渐渐重新恢复清明。

    “我已经死了吗?”计然稍显茫然地深处自己的双手上下打量着,同时看向了四周,口中略显呆滞地下意识问道。

    “死?不不不,有我在,你还死不了!你且站好了,带我去将这个大块头是收拾了!”方绍远洒然一下,随后身形一跃重新冲向了还在那里抱着手掌哀嚎流泪的夔猿。

    其实,方绍远从计然口中知道了夔猿用于神力,浑身坚硬如铁,寻常的法宝根本无法伤及一丝一毫,便清楚对付这种夔猿必须涌上破神幽冥剑才行。

    方绍远可没有丝毫想要和夔猿这中身具上古血脉的大家伙硬碰硬大干一场,所以当夔猿的一巴掌呼过来的时候,方绍远看似伸出去的是拳头,其实破神幽冥剑就灿藏在他的指缝之间。

    以破神幽冥剑的锐利,自然无往不利,一击便贯穿了夔猿的掌心,而方绍远则接着夔猿的力量瞬间退出去好远。

    夔猿这辈子都没有遭受过这般巨大的痛苦,此时他居然一屁股坐了下来,就这么抱着手掌不断地深处舌头舔着,希望可以减轻痛苦。

    当然,这夔猿的警惕性并没有因此而降低,感受到了方绍远的气息,顿时一脸紧张地看起身子,双目死死地盯住在他眼中依旧无比渺小,但是却给他带来深刻痛苦的人。

    “吼!”夔猿冲着方绍远发出巨吼声,但是方绍远却从其依旧凶恶的眼神之中看出了一丝怯弱和畏惧。

    于是,方绍远根本无所畏惧地继续向前一步一步地靠近,而夔猿则竟然下意识地后退退了。

    这么一进一退的场面被后面的计然看在了眼中,顿时长大了嘴巴,满脸的不可置信,若非其是修士,恐怕在这么保持这种状态,这下巴就要掉了。

    “怎么样,大块头,还打吗?”方绍远冷声道。

    “吼!”夔猿冲着方绍远再次怒吼一声,不管怎么说,他在这血泽之中也是仅次于四大王者的存在,平日里不知道干掉多少好似眼前这般渺小的家伙,在吃了这么大的亏之后,岂能善罢甘休。

    于是,在计然惊恐的眼神之中,夔猿居然骤然一跳,跃起数十丈高,随后猛然向着方绍远自上而下的挥出了另一只完好无损的拳头。

    这一次,夔猿吸取了教训,化掌为拳,那种天生的血脉之中的力量全完爆发出来,一股股音爆不断地传来,好似空气都要爆裂开来。

    随着夔猿的接近,方绍远甚至可以感觉到面前的空气似乎都已经被压缩地仿佛要燃烧起来,滚烫无比,一股巨大的压力迎面而来,甚至连他所站立的地面都裂了开来。

    那种无边的劲气令方绍远的面皮子不断地抖动着,衣服猎猎作响,若非是这衣服品质不低,恐怕就要在这股劲气之下被撕扯成碎片了。

    计然此时已经不敢睁眼想看,他仿佛已经预见到方绍远要在这一拳之下彻底化作一片粉碎。

    这个时候,方绍远突然动了,他的手中不知道何时竟然出现了一把造型古朴的长剑,寒光乍现,随即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夔猿原本灯笼大的双眼之中露出巨大恐惧之色,原本威势无双地气息竟然黯然熄灭,就好似一场漫天大火被当头一场暴雨瞬间扑灭一般。

    轰的一声,夔猿那巨大的身躯悍然落到了地上,整个地面都震上三震,远处的计然甚至极力运转法力才稳住自己的身形。

    此时,计然的眼中仅剩下好似小山一般的夔猿那庞大身躯,至于方绍远根本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气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