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计乌桕
    ,!

    计然有心冲上前看个究竟,但是却又摄于夔猿的威势不敢上前,但是在他心中,方绍远被夔猿正面一拳打中定然凶多吉少。

    只是,计然又不甘心是这样的局面,毕竟他还有自己的计划,自己的想法,都已经到了这里了,他不想这么失败。

    再等了一会儿之后,计然发现夔猿竟然依旧好似一座肉山一般一动不动,心中顿时一怔。

    他慢慢地朝着夔猿那里走去,对于夔猿这中残暴的异兽,他很清楚其习性,只要能够动弹,绝对不会闲着,更别说战胜了对手之后必然要扬天长啸,以宣泄心中的喜悦。

    如今这夔猿若是真的打败了方绍远,必然不会这么长时间一动不动地趴着,在联想其夔猿之前那双眼之中暴露出来的恐惧之色,计然心中开始断定这夔猿恐怕说不定真的凶多吉少了。

    “方道友?方道友?”计突然试探着轻声发出询问声。

    就在这个时候,夔猿的身子突然动了动,顿时计然就好似受惊的小兔子一般嗖的一下就窜到了一旁躲了起来。

    “哎呀,这家伙果然很重!”这个时候,突然一声叹息从夔猿身体之中传了出来,随即在计然惊喜的目光之中,方绍远缓缓地从夔猿的身体下方爬了出来。

    此时的方绍远确实显得很狼狈,一身后天灵宝级别的法衣黯淡无光,上面充满了一道道裂纹,同时整个人灰头土脸的,那里还看得出之前那种风度翩翩的模样。

    “方道友,你没事吧?”计然犹豫了一下,站了出来一脸关切地问道。

    “哦,计道友啊,方某自然没什么大碍,不过这头夔猿也确实厉害,方某本想在斩了它之后便脱身的,没想到它这一拳居然封死了下方的空间,还得方某竟然被这大块头压在了身下!”

    方绍远一脸轻松地说着,就好似斩杀夔猿这等身具上古神兽血脉的异兽好似吃饭喝茶一般简单。

    “不过,这夔猿还真是重的很,害得我费了好办法的功夫才爬了出来!”

    “咦,计道友,别愣着啊,咱们是不是可以上路了!刚才的动静不小,可别在冒出几头强大的异兽来!”方绍远淡淡地一笑说道。

    “啊,哦,方道友尽管放心,这夔猿在这一片血泽之中乃是仅次于四大王者异兽的存在,它出现在了这里,别的异兽是不敢轻易出现的!”计然愣了愣神,这次面露复杂神色地看向方绍远说道。

    “哦,那就好,既然如此,且容我将这头夔猿收走!”说着,方绍远便要动手。

    “方道友,这夔猿的尸身你是带不走的!这是血泽的定律,所有在血泽之中死去的尸身都最终回归血泽之中!”计然突然不知道怎么的,幽幽的说道。

    方绍远则双目之中略带惊奇的看向计然,他虽然相信既然没有骗他,但是却又无法相信这个事实。

    就在这时候,突然夔猿的身子一震猛烈的颤抖,令方绍远的神色骤然微微一变,要知道这头夔猿被他以破神幽冥剑击杀,根本不可能没活的了的可能性,怎么可能突然又动了起来。

    只是,随后,方绍远便感应到这头夔猿的生命气息已经消失了,所以这夔猿身子的动弹更加显得蹊跷了。

    随即,就在方绍远戒备的目光之中,夔猿的身子上面迅速地爬满了一道道血线,正是这些血线的存在,才使得夔猿的身子在微微地颤抖。

    当血线渐渐将夔猿的身子都占据之后,夔猿那庞大的小山一般的尸身居然就在方绍远的眼前不断地干瘪不断地缩小。

    “这。。。。。。”方绍远见到眼前的这一幕,顿时惊得说不出话来。

    “方道友,现在你相信我说的话了吧,但凡在血泽之中死去,所有的一切都会彻底被这片血泽所吞没,哪怕是灵魂也不例外!”计然的双目之中幽光闪烁,口中充满了诡异的语气。

    这是,方绍远不知道为什么却觉得眼前的一幕颇为熟悉,而此时,他的脑海里却想起了寒螭老祖的声音。

    “巫族的气息,我感觉到了巫族的气息,莫非这里埋葬了大量的巫族嘛!”

    法院眉头微微一皱,随即放松下来,看着此行必然不会空手而归,或许还能顺势解开巫族为何在消失了这么长时间后,却又突然重新在三界之中的神秘面纱。

    看着夔猿的尸身最终彻底消失在血泽之中,方绍远点点头,随即转身看向计然道:“计道友,这夔猿都没了,那咱们是不是可以上路了,我看天色也不早了,咱么有必要在天烟之前找到可以栖身的安全地方!”

    计然也神色复杂地看了看地面,在方绍远的催促下,这才缓缓点头道:“是啊,咱们必须要快点走了!”

    “想不到连夔猿都被这姓方的轻松搞定了,这个从下界上来的小小阳神还真是有些出人意料呢!”一个女子的声音突然响起。

    “哼,我都说了,这小子不可小觑,你们偏不听,还把这小子引来此处,就不担心被这小子看出什么来吗?”另一道声音有些不满的回道。

    “哈哈哈,我说裴季,你不会是被这小子打怕了吧,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在这里,就算他有太乙真仙的修为也跑不了,更何况不过是区区天仙尔!”

    “行啦,裴季,我看是仙都雷火院那里的安逸的生活已经将你的锐气磨掉了,现在就让你就好好看着我是如何将这个姓方的生擒活捉的!”女子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哼!”裴季的轻哼一声,随即便再也没有声息。

    “计然,咱们这是要去哪里?”方绍远突然开口道。

    “自然是前往核心区域采摘血衣草啊,怎么了,为何会这么问呢?”计然身形不停,一边走一边说道。

    “是吗?”方绍远淡淡地回了一句,但是偏偏这一句,令计然的身形一滞。

    “那是自然,我既然收了你的灵石,肯定要做到答应你的事情,我可是发过誓的!”计然脸上有些不自然地说道。

    “是啊,你是发过誓的,但是在你是不是应该向我解释一下计乌桕是谁啊?”

    方绍远的话,顿时好似晴天一声惊雷一般讲计然彻底震住了,他一下子停住了步伐,随后身子微微颤抖地转过身来,一脸惊骇地看向了方绍远。

    “什么计乌桕,我,你在说些什么啊?”计然有些结巴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