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虎尾
    ,更新快,,免费读!

    仗着自己有血气护体,血魂虎根本不把计然的攻击放在眼中,不过计然却一直关注着血魂虎屁股上的那根尾巴。

    这根虎尾非同一般,可能已经被血魂虎练成了本命法宝,可刚可柔,柔可成鞭,刚可成棍,若是一个不留神被打中了,说不定就会饮恨当场。

    而血魂虎却是也确实是抱着一种以一打二的心态,看似转身掉头对付显出身形的方绍远,对于计然毫不作防,但是其实他一直暗中密切关注着计然,不管怎么说,计然也是觉醒了三成祖血的,可以在战略上藐视对手,但是要在战术上重视对手。

    更何况,血魂虎当年和计然他爹战斗时留下的旧伤还在,不宜持久作战,所以他更想一石二鸟,一举将计然还有方绍远同时做掉。

    所以血魂虎才会先假意攻击计然,然后出其不意以一声虎啸,一举将暗中隐藏的方绍远给逼了出来,随后便作势全力扑杀方绍远,然后故意留下这么一个大空挡交给计然,这样的话,计然必然会为了救下方绍远而对其出手,到时候,血魂虎一直蓄势待发的虎尾便正好可以饱饮计然之血。

    转瞬之间,计然便已经合身冲到了血魂虎的近前,此时他的浑身上下竟然也浮现出淡淡的血色,就好似浑身浴血一般。

    “真不愧是觉醒了三成祖血的家伙,居然这么快就可以激发体内的血气护体,看来要尽快将其拿下了,免得被他逃脱了,下次在想擒拿就难了,说不定还有成为大患!”血魂虎心中暗忖道。

    计然刚要出手,却感觉到浑身汗毛直竖,一种强烈的危机感顿时油然而生,来不及多想,脚下发力喷发,身形忽的一下就绕到了一旁。

    就在计然身形刚刚动了一点的时候,他感觉到眼前一花,一股厉风擦着他的脸庞扫了过去,刺激得他的皮肤一真火辣辣的生疼。

    伸手轻轻拂过脸庞,手上却沾上了一道血痕,显然若是再慢一步的话,计然就要被当头打个征兆,一旦被打实了,小命便会废去七八成了。

    再抬眼看去,一根宛若钢锏一般的虎尾正笔直地竖立在血魂虎的身旁,居然脱离了血魂虎的身体,上面毫毛根根倒立,血光湛湛,一眼看去就令人胆寒。

    血魂虎此时颇为可惜地瞥了一眼计然,奇袭的重点就是一个奇字,如今计然有了防备,就很难奏效了,既然如此,那还是专心对付应该已经被它一声虎啸震得七荤八素的那个暗中隐藏的家伙的。

    看着那根虎尾重新飞回到血魂虎的尾巴,继续倒垂着,计然不仅有些傻眼,尽管他已经暗中防备了,只是没料到着血魂虎的尾巴居然可以自由离体飞行,故而愣神之下,血魂虎庞大身躯扑向方绍远的速度又加快了三分,瞬间就将计然甩在身后。

    此时,计然脑子里有浮现出了当初他父亲与血魂虎战斗的场景,那个时候他也是眼睁睁地看着父亲被血魂虎攻击而无能为力,甚至连冲上去的勇气都没有。

    这一次,也是因为他自己因为觉醒祖血,导致自信心过于膨胀,觉得有能力和血魂虎正面一战,谁知道竟然依旧挡不住血魂虎一招,这才导致方绍远为了就他提前出手,从而暴露了位置,以至于被血魂虎突袭得手。

    虽然方绍远和他非亲非故,但是方绍远终究让他得到了一千上品灵石,让碍于祖训一直出世正大光明获取灵石他得到了祭祀祖物的机会,使得他一举觉醒三成祖血,哪怕这是方绍远和他交易的结果。

    说到底,终究方绍远对他帮助甚大,这一次让方绍远陷入如此险境也和他关系极大,所以计然心中颇为懊恼和悔恨,但是此时他即便有心再追上去恐怕也拦不住血魂虎了。

    血魂虎狞笑着看着近在咫尺地猎物,他眼前这个年轻的家伙一脸苍白,明显被他那一声虎啸伤的不轻,甚至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追上来而不能再次隐匿身形。

    突然,血魂虎感觉到脸上身上的护体血气居然猛然一阵凹陷,甚至最后居然出现在了短暂地溃散,顿时心中一凛。

    他竟然没有察觉到眼前这只待宰的猎物什么时候发出无形剑气的,居然差点就伤到了自己。

    噌的一下,血魂虎感觉到自己身上又受到了剑气的伤害,而且还是同一个部位,这一次这道剑气竟然乘着护体血气没有复原的空档,再次以冒了出来,而且同样没有被血魂虎察觉到。

    这一下,血魂虎彻底有些惊惧了,不过他除此之外,更多的是兴奋和惊喜,因为就他观察,眼前这个猎物虽然修为不低,但是绝对做不到发出可以瞒过他耳目的攻击,唯一的解释就是这无形剑气乃是通过之前他所察觉到的那先天灵宝所发出的。

    先天灵宝,那可是在整个三界都是很抢手的好宝贝,血魂虎自己身上可是一件都没有,对于方绍远这样不过天仙境的家伙就能得到一件十分眼红。

    这一分神,血魂虎感觉到身上顿时再次一痛,这一会,剑气已经彻底撕破了他的防御,甚至入体三分。

    当然,这点伤对于血魂虎来说不值一提,甚至连法力都不用运行,伤口便会自动愈合。

    短短的数个呼吸,血魂虎便感觉到自己身上竟然中了数十道剑气,身上到处都是伤口,但是他毫不在意,因为此时他距离自己的猎物已经触手可及了。

    此时,方绍远脸上的表情是一清二楚,那眼神之中流露出来的绝望和愤恨清晰可见,这些血魂虎都不关心,他想要知道的传说中的先天灵宝为何不见踪影,因为即便到了这个时候,他依旧感觉到自己的身上在凭空又添新的伤口。

    也就是说,眼前这个猎物依旧还在发起进攻,但是却看不到先天灵宝,这就是甚是诡异了,不过血魂虎到是并不担心,因为只要他将眼前的猎物抓住了,何愁得到不先天灵宝呢。

    至于说方绍远不断发出的无形剑气给他带来的数十道伤口,却并未被血魂虎放在心上,只当是方绍远在做最后的垂死挣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