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失血
    ,更新快,,免费读!

    “方道友,快逃啊!”计然声嘶力竭地扯了一嗓子,同时周身法力和血气迸发,整个人顿时暴涨三尺,肌肉琼起,双脚猛地一蹬,整个人好似一道火光一般哗的一下就直捣黄龙。

    血魂虎感受到身后那股愈发强烈的其实,心中顿时不悦,他现在已经将全部心神放在了拿下方绍远夺取先天灵宝上面,对于计然的兴趣暂时没那么大。

    只是不曾想,这计然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还敢冒头,而且看样子是不留后手地全力一搏。

    按照当前的态势,血魂虎自忖在计然的攻击到来之前绝对可以拿下方绍远,但是这样一来,计然的攻击也是随后就到,而如今这计然仗着觉醒三层祖血,这全力一击的威力着实不小。

    若是血魂虎不顾计然而先出手擒下方绍远,势必在防御计然这块就会减弱不小,说实在的,血魂虎也知道自己如今身上还有旧患,若是被计然实实在在受到计然这一击的话,说不定会提前引爆旧患,所以血魂虎觉醒还是再缓一缓,先收拾了蹦跶地最欢的计然,而后在拿下不死不活的方绍远,这样一来,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

    不管怎么说,方绍远并不是没有一点反抗之力,但从他一直没断过的剑气便可以知晓,所以血魂虎心中也是不敢掉以轻心。

    于是乎,血魂虎的原本高速扑向方绍远的巨大身躯竟然就在距离方绍远触手可及之地的时候,突然猛地一停。

    就这么短短的一息之间,计然已经冲了上来,他立马就知晓了血魂虎的意思,虽然马上就要面对血魂虎的正面压力,但是计然不后悔,甚至反而有些欣慰,不管怎么样,如今的他没有在冲到当初的覆辙。

    “方道友,就是现在,快走!”计然再次暴喝一声,随后整个人化作一团血红色的火焰一般,合身撞向了血魂虎。

    “吼!”血魂虎原本还有些不在意的眼神顿时凝重起来,他也没有料到计然的成长计然如此之快,这才短短的一小会儿时间,计然竟然可以将觉醒的祖血的威力发挥到如此之境,这一击可以与太乙真仙初期相媲美了。

    尽管血魂虎的超过了太乙真仙初期,但是因为他身上有伤,一直没好,故而所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也就是太乙真仙初期巅峰。

    所以,血魂虎不得不承认,之前被他是做蝼蚁的计然已经有资格对他造成伤害,成为令他重视的对手。

    这一声虎吼不是对着计然,而是冲着方绍远而来,血魂虎需要在转身对付计然的时候先在出手拦一下方绍远,不管怎么说,在他要全力抵御计然的时候,背后总有人在不断地放冷剑总不是什么好事情。

    果然,随着血魂虎的这一声吼,方绍远虽然依旧还在释放剑气,但是无论是数量还是威力都大大减弱了。

    并没有转身,血魂虎的尾巴顿时飞离了身体,竟然好似巨棍一般对着袭来的计然来了一个横扫千军。

    这一击威力极大,而且虎尾上面凝聚了浓郁的血气,在那一瞬间就彻底将计然的前进之路封死了。

    虽然计然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真正当血魂虎的全力一击降临到他身上的时候,计然感觉到自己的心中依旧有着畏惧恐慌,那种对于对于面临死亡的不甘的情绪深深地环绕在他身上。

    此时,计然才真正的清楚,他的实力尽管因为觉醒了三成的祖血而暴涨,但是和血魂虎想比还是差了不少,哪怕他拼尽全力使出的最终一击在面对血魂虎的强力反击之下,也显得好似镜中花水中月一般虚无缥缈。

    要死了吗,爹,请恕孩儿不孝,没有能够完成您的遗愿,咱们这一脉恐怕就要在孩儿身上断绝了!

    计然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虎尾上的血气已经侵入了他的身体,正在腐蚀他的血气,令他变得虚弱,当虎尾真正抽到他身体的那一刻,就是他败亡的时候。

    “砰!”的一声,计然原本闭上的双眼顿时再次睁开来,他发现自己身的身体确实受到了不轻的一击,甚至于连他护体血气都已经被震散了。

    但是身体的剧痛并没有令计然丧失意识,他感觉到得到,这一击根本没有他想象之中的那么厉害,虽然力道很大,但是却依旧在他可承受范围之内,甚至连重创他的可能都没有,仅仅令其身体受到一点轻伤。

    按照他目前的情况来看,很快便可以复原,这简直就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莫不是血魂虎良心发现,这一可笑的想法顿时被计然自己推翻。

    “吼,你小子,你到底对本尊做了什么?”一声虎啸打断了计然的思绪,他抬头一看,目睹了令他心惊的一幕。

    此时的血魂虎周身血气一片昂然,无数的气血好似喷雾一般从起身体表面不断地四溅出来,这让计然心中极为大骇,觉得莫不是血魂虎又在酝酿什么大招。

    只是,随即他就发现了血魂虎身上喷薄而出根本不是什么气血,而是他的鲜血,只是着鲜血的喷出口应该是极为细小,而且密度很大,这才好似浓厚的血雾一般。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计然的脑子里现在是一片混乱,只是他清楚,即便血魂虎身体在庞大,体内血液再多,也经不起这么挥霍,只怕再不采取止血的措施,血魂虎就要因为周身血液耗尽而亡了。

    “小子,我,我要杀了你!”血魂虎的声音依旧显得高亢,只是计然却从当中听出了一丝虚弱,有些显得外强中干。

    “血魂,我若是你的话,就不会说这么多废话,而是想着如何先把身上的血给止住。”方绍远此时已经在地面站好了,虽然脸色有些难看,不过双目之中还是那么炯炯有神,显然之前血魂虎给他的伤害并不大。

    血魂虎此时也是有苦说不出,他也不傻,莫非不知道去止血嘛,只是他根本做不到啊,生长在这片血泽之中,血魂虎一向自诩是玩血的高手,对于自身的血液控制可谓是得心应手,但是这一次,他引以自豪的手段根本不起丝毫作用,周身那被剑气所伤的细小伤口根本无法愈合。

    而且,他有心控制住体内的血液,但是那伤口中竟然附着了一种令他难以抵御的力量,使得他的灵魂好似不断地被钝刀子来回切割,剧痛无比。

    血魂虎能够忍住灵魂上的剧痛不叫出声来,已经是最大的奇迹了,以他现在情况,根本无法做到控制周身血液不往外喷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