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杀魄咒
    越打,血魂虎越是想吐血,因为这个叫做方远的小子一直和他进行游击战,根本不给他近身的机会,每一击就好似打在棉花上,空落落的,十分令人难受。 23us.最快

    虽然有心逼迫方远和其白刃相接,但是这姓方的小子身法十分了得,始终可以在千钧一发的时候身形微微一动,是他的棍子将将擦着衣角的边子躲开了。

    尽管在一直和方绍远交手,不过血魂虎还是时不时会关注一下计然这边,要知道那把斧子上面虽然设有禁制,但是血魂虎知道,若是时间拖得久了,计然肯定可以将禁制蛮力破开的,到时候两人联手的话,他有些吃不消。

    其实,若是放在从前,血魂虎是不会在乎这些细节的,在他看来,一力降十会,遇到什么对手,且一棍打去,只要修为不如他的,管叫他化作一滩肉泥,魂飞魄散。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或许是之前不小心中招流了全身近三成的血,初始的时候还好,但是在和方绍远打斗了一段时间之后,这身子便感觉到有些虚弱无力。

    甚至连原本已经被牢牢压制的旧患也似乎开始蠢蠢欲动,有触底反弹的迹象。

    一边是难缠的对手,一边是外伤旧患,血魂虎一时间竟然心生先暂避锋芒的念头,不过随即身为王者的骄傲令他一下子粉碎了这个念头,鼓起劲来继续出手。

    血魂虎此时虽然坚持继续斗下去,不过却打算改变战术,原本他一心想要拿下方绍远夺得先天灵宝,但是目前看来似乎有些难办,所以他准备改换目标,乘机摆脱方绍远,先将斧子收回,省的到时候计然夺回了祖传的斧子战力大增,更加难以对付。

    只是,血魂虎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对手似乎是看出了他的举动,竟然拼命地缠住了他,甚至不惜仗剑和他的棍子硬碰硬地来了几下。

    而此时,血魂虎才发现,原来这个叫做方远的家伙气力也是不小,从棍子上传来的力道来看虽然比他还差点,但是却也相差无几。

    方绍远的脸色在连续和血魂虎的棍子直接硬碰硬的来了几下之后显得有些苍白,但是血魂虎的滋味也应该不好受,否则按照血魂虎的个性恐怕巴不得多来几次这样的碰撞,必然主动出击,逼迫方绍远和他接着硬抗,而不是像如今这样略有些畏首畏尾,一会近攻一会远战。

    不管是近战还是远攻,方绍远只报定一条,那就是绝对不能让血魂虎脱离战圈,影响到计然重夺祖传之斧。

    看着方绍远死死地将自己的缠住不得脱身,血魂虎的目光之中流露出一丝狠辣之色。

    突然间,方绍远就感觉到血魂虎好似一下子便的狂躁起来,摆出了一副全力进攻的架势,招招沉重,棍影翻翻,血气涌动这是明摆了要和方绍远死磕的节奏。

    说句实在的,方绍远自打成为阳神之后,魂体在天雷的锻炼下无比的凝实,这才能使得他可以和血魂虎这种的锻体强者硬碰硬地来几下。

    但是,要说方绍远就可以完全承受住这种剧烈的攻击,自然是不可能的,在全力招架了数十下之后,方绍远终于忍不住脸色一白,压制不住体内的翻涌,张嘴喷出了一口魂气。

    这无论是普通人还是修士亦或者仙人,只要有肉身的,自然流淌着血液,故而受伤流血是正常的。

    而身为阳神,方绍远是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肉身的,他的身体乃是以他灵魂为基础融合法力凝聚而成,一旦受到伤害之际,比如身体表面被割伤,流露出来的不是血液,而是灵魂之气,简称魂气。

    这种魂气乃是灵魂和法力的融合之物,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在体内流淌,若是受的伤太重了,魂气流失过多,也会有死亡的风险,而这一个死亡可就是真正的死去,魂飞魄散了,什么都留不下来。

    在硬挡了血魂虎的几下之后,方绍远终究还是受到了创伤,喷出了一口魂气。

    所幸,方绍远乃是阳神,这魂气和鲜血不一样,鲜血喷出来,再咽回去起不到什么补血的作用,但是魂气不同,即便喷了出来,只要在其没有消散之后将其吞回去,照样算是补回来了。

    “阳神?”血魂虎显然对于方绍远喷出来的是魂气而不是鲜血而感到有些疑惑,不禁脱口而出道。

    这也是方绍远自打成为阳神以来,魂体凝实无比,没有丝毫魂气泄露,看上去就好一般人没什么两样,使得血魂虎认错了方绍远的真是身份。

    不过,血魂虎也是不慢,回过神来立马一舞长棍,在方绍远没有将喷出来的魂气全都收回来之前,将其四分之一给搅散了。

    只回收了四分之三魂气的方绍远对此也是一阵心疼啊,这魂气和血液一样,血液损失了,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自动补起来了,但是魂气不一样,需要好长时间才能慢慢修炼出来,而且本身对于灵魂也是一种损伤。

    没等方绍远心疼多长时间,就听见血魂虎口中不知道怎么的开始念念有词,其一只手竟然掌心朝上平摊着。

    最令方绍远心惊的是,这血魂虎掌心之中竟然慢慢凝聚出了一小团灰白的好似雾气一般的东西。

    随即,方绍远顿时心中一阵悸动,好似有什么不妥的事情要发生了,他心中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呐喊着不能让血魂虎在这么搞下去了,在这样下去会要命的。

    只是,当方绍远正准备出手之际,刚刚舞动破神幽冥剑,一道凝而不散的剑气正孕育在剑尖之际,他便感觉到灵魂深处好似被一根绳索缠住,令其一下子散去了周身的法力。

    剑尖的剑气瞬间散去,而方绍远则感觉到这根无形的绳索正越勒越紧,弄得他浑身气力逐渐消散,就好似出水的鱼儿,张大了嘴想要呼吸,却始终不能吸到所需的氧气。

    “方兄,小心,这是巫族的杀魄咒!”计然此时也察觉到了方绍远那边的情况,顿时停下攻击,一边焦急的叫喊一边冲了上去想要打断血魂虎的施法。

    “方远,方远!”血魂虎的声音依旧不断的传来出来,越来越大,越来越急迫,好似在山谷中的回音一般在空中不断地飘荡。

    “呃!”方绍远此时早已经松开了手中的破神幽冥剑,单膝跪地,一只手撑着地面努力不让自己倒下,同时一脸惨白,用一种无助和绝望的眼神看向血魂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