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血魂毙命
    ,更新快,,免费读!

    再感受到计然那一身浓郁的不下于自己的气息的时候,血魂虎默然了,他实在是无法想象一个原本在他眼中蝼蚁一般的家伙竟然已经可以和他比肩,给他造成了致命的威胁了。

    他知道,这不是计然变得更加强大了,而是他如今的身体已经是内忧外患,使得他从来没有过如此的虚弱。

    在刚现身的时候,他是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如今已经沦落到如此境地,需要在拿下眼前的巫人献给神王大人获取奖励和保住性命之间必须要做出一个选择。

    为什么自己会在明明占据优势的情况下,会弄成这位局面呢,难道是如今的年轻人都太强太会算计了,而他一直待在血泽之中,脑子已经跟不上时代了。

    虽然,血魂虎还想继续思考下去,但是他知道自己没有这个时间了,生或死的选择题摆在了他面前,而他作为一个已经存活了近万年的存在,近乎本能的选择生。

    尽管,血魂虎知道,只要他收回一点力量,那巫人小子肯定死不了,并且不能够在对他造成任何威胁,而他也可以在新伤旧患爆发之前,将先天灵宝和巫人小子一起带回老巢。

    但是,血魂虎不敢赌,他现在已经输不起了,万一那巫人小子还能动弹怎么办,到那个时候他已经无力再发动一次强力的攻击了,所以在最后关头,血魂虎爆发出了自己目前状态所能爆发的最强攻击。

    面对血魂虎那好似能够撕破苍穹的一棍,计然的心头顿时一沉,他已经高估了血魂虎的最后一击,但是却也没有料到,这血魂虎居然能够在这种时刻还能够打出这样强悍的一棍。

    原本是九死一生的几率,如今看来,恐怕要十死无生了,这血魂虎还真是够看得起自己的,计然不禁自嘲地想到。

    不过,事情已经这样了,计然心中也暗下决定,死也要将血魂虎拉下来垫背。

    就在血魂虎的巨棍已经砸向计然头顶,死亡的阴影已经降临的时候,计然居然冲着血魂虎露出一丝笑容。

    只是,这一丝笑容之中蕴含了残酷,绝然以及坦然,这种复杂的神情印在血魂虎眼中,顿时令他升起了一丝不妙的感觉,这小子想要和他同归于尽,这是血魂虎脑子里第一时间所想到的。

    只是如今这个时候双方都深陷其中,根本无法退出,血魂虎要做的就是在计然施展秘法成功之前将计然从**到灵魂一起消灭掉,唯有这样才能保住他如今这条脆弱的老命。

    血魂虎拼尽了全力将这一棍落下,而计然则与阎王赛跑,在这一棍落下之前必须要引动秘法,与血魂虎同归于尽。

    当这一棍临身之际,时间好似停住了一般,计然知道自己终究还是不如血魂虎来的老辣,若是他从一开始就抱着必死之心的话,应该绝对来得及和血魂虎同下黄泉了。

    算了,自己也算是尽力了,死就死吧,只可惜没有能够为报仇雪恨,而他这一脉也算是自他手中断绝了,好像有点对不起列祖列宗。

    计然此时,仿佛看到了自己的父亲在对他笑,口中喃喃自语道:“爹,孩儿来陪您了!”

    “嗯?”计然等待了半天,却发现血魂虎这一棍竟然还没落下来,心中不禁极为诧异。

    “喂,计兄,你在干嘛呢,赶紧将你祖传的宝贝收起来,咱们速速离开去吧,这么大动静,只怕会引来其他的大块头的!”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来。

    计然回过神来,却发现血魂虎手持大棍一脸愕然地站在那里,同时那根死亡之棍就这么静静地点在自己的头顶一动不动。

    蓦然回首,计然却发现原本应早已经死透了的方绍远居然乐呵呵地站在不远处。

    “计兄,别愣着了,动起来啊,莫非被吓得不能动了?”方绍远笑着说道,同时轻手一招,一道寒光乍现,随即隐匿在方绍远的手中。

    “噗。。。。。。”

    一股血雨从天而降,计然满身都沾满了粘稠的血液,此时他才注意到,这股血雨竟然是从血魂虎的头顶好似泉涌一般喷出来的。

    被这鲜血当头一淋,计然顿时一个激灵,随即大叫道:“不好,方兄,速速离开,我已经施展暴血**,准备和血魂同归于尽的,你赶紧走,迟了恐怕就来不及了!”

    谁知道,方绍远依旧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样,朝着斧子的方向走去,同时摆摆手道:“什么暴血**的,还同归于尽,计兄,你会是被吓傻了吧,你瞧瞧你身上哪有半点法力的法力气血的波动!”

    计然此时才豁然发现,自己原本汹涌澎湃的血气周身的法力竟然全都归结于平静,就好似所谓的暴血**根本没有发动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儿,他明明记得自己在最后关头已经发动了暴血**,莫非是在那种危急关头,他就好似方绍远所说的那般,吓傻了,将没有做的事情当成做了?

    “砰”的一声,计然顿时一惊,再转身看去的时候,却感觉到迎面抛来了一件东西,顺手将其接住,定睛看去,却是那件他祖传之斧。

    “好了,东西也拿到了,咱们还是赶紧走吧,我已经感觉到有三股不亚于血魂虎的气息正朝着这边赶来!”方绍远淡淡地说道。

    计然此时还有些好似在云里雾里一般,但是他也清楚方绍远所言的三股不亚于血魂虎的气息的主人到底是谁,顿时身子一颤,立马跟了上去。

    三道庞大的身影先后落了下来,赫然是一头浑身好似钢甲一般的犀牛、一头十丈长的巨蟒以及一头硕大无比的巨熊。

    “熊大,你距离虎四最近,你应该最先到的,怎么反而是我们三个中最后一个到达的?”巨蟒一伸血红的芯子,眼珠子咕噜一转,沙哑的声音骤然响起。

    “蟒三,你什么意思,难不成你认为是我杀了虎四吗?”巨熊顿时暴怒道。

    犀牛则出来打圆场道:“好了,好了,蟒三,你就不要添油加醋了,咱们四个实力相当,若是真是熊大干的,你觉得以熊大还能这么精神的站在我们面前吗!”

    “牛二,你什么意思啊,我老大身为咱们四个里面的老大,收拾虎四还不是小菜一碟!”巨熊顿时大眼一瞪,不满地说道。

    “呦,熊大啊呀,没看出来啊,人家都说吹牛吹牛,我看你这吹熊更厉害啊!”巨蟒满口讥讽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