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缘由
    ,更新快,,免费读!

    当计允然热血冷却之后,累的跟死狗一般毫无形象地一屁股坐在地上时,方绍远却却是好整以暇地站在原地,一脸庄严宝象地默诵真经,将最后一只血煞子净化掉了。

    “方兄,不行了,我得休息一下了,浑身腰酸背痛腿抽筋!”计允然用手一只四周已经团团围上来,恶相满身的血煞子无力地说道,“还有,又来了一批,只能交给你处理了。”

    看着计允然有些萎靡的模样,方绍远仅仅轻笑一声:“计兄,男人可不能说不行,不过适当的休息到是可以的!”

    说着,顺手方绍远以指代剑,瞬间在计允然所做之地画了一个圈:“计兄,你就在这里好好休息一下吧,方某去去就来!”

    瞬间,方绍远一闪身顿时冲入了浓厚的血雾之中,随即便传来了天雷的轰鸣声以及阵阵佛音禅唱,一向死气沉沉地血泽之中顿时热闹起来。

    “哎呀,方兄你别走啊,别留下我一个人啊!”计允然颇为郁闷地坐在地上,随即脸色有些紧张地看着步步逼近地数头血煞子。

    “看不见我,看不见我!”计允然在身上施展秘法,将自己的气息遮掩住,口中不但喃喃自语,此时他的因为刚才血战十头血煞子,一身法力消耗得七七八八,对付一两头还说得过去,但是面对这么多绝对力不从心。

    不过可惜,计允然的祷告显然失效了,那些血煞子不退反进,一步一步朝着计允然走来,速度不快,但是却给他一种极大的压力。

    “这姓方的也太不够意思了,走之前也不知道帮我把这几头血煞子除掉再走,还莫名其妙地画一个圈,莫非是画地为牢之术?”

    “可是,就算是画地为牢之术,虽然可以挡住第二形态的血煞子,但是在面对第三形态的血煞子也没屁用啊!”

    “哎这下惨了,被这老方害惨了!实在不行只能打将出去和他汇合,这家伙深不可测,在他身边才是最安全的!”

    说着,计允然便蓄势待发,一旦血煞子围上来,就找准一个点突破。

    不过就在血煞子已经接近他不到三米的距离的时候,计允然大喝一声,一身血气激发出来,顿时冲了上去。

    砰砰两声,计允然瞬间打出两拳,顿时击飞了一头血煞子,就在计允然暗喜之际才发觉之际面前又挡住了一只血煞子,一咬牙,鼓起浑身气血再次猛击一拳,只是这一拳就好似打在了万载玄铁上一般发出沉闷的声音,却震得计允然拳头生疼。

    “紫血煞!”计允然此时才注意到自己眼前这头血煞子浑身散发出来的血煞之气竟然夹杂着紫色,顿时惊呼道。

    呼的一爪,计允然面对紫血煞不得不身形暴退,一下子又跃回原地。

    看着已经逐渐逼近的血煞子,计允然不有暗道一声:“苦也,这次真的被姓方的给害惨了!”

    “难道我计允然今日就要葬身此地了吗?”眼看紫血煞尖锐的爪子一下子吵着他头顶拍来,计允然不禁双目一闭,口中喃喃自语道。

    “吼!”一声声显得有些凄厉和畏惧的声音传来,计允然忍不住睁开了双眼,却发现那些血煞子,包括紫血煞皆是抱着焦黑的爪子不住地惨嚎,好似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此时,计允然还注意到,自己身边周遭隐隐闪现一圈金色的光晕,明显有些畏惧的血煞子在光晕周边环绕着不肯走,但是却有不敢轻易上前。

    “哎,方兄果然是深不可测,令我等高瞻仰止,即便他不在,也能留下他的传说啊!”计允然不无感慨地说道,“亏我之前还小看了方兄,他这一招看似简单,却玄奥无比,一道小小的光圈竟然可以挡住紫血煞,这可是血煞子之中王者,正片血煞之雾之中也没有几头。”

    终究是忍不住血食的诱惑,数头血煞子在紫血煞的带领下再次朝着计允然发起攻击,面对这种危势,计允然的心忍不住提了起来,他虽然觉得既然能够挡住第一次攻击,自然可以挡住第二次,只是心里终究没底。

    薄薄的一层光晕在血煞子的攻击下再次显示出来,甚至都被拍得凹陷进来,差点没忽到计允然的脸上来,将其狠狠地吓了一跳。

    不过随着光晕上金光灿灿,一道道雷电游走,唰唰地劈在血煞子身上,顿时让一众血煞字周身环绕着电光,浑身焦黑地倒在了地上。

    见到这一幕计允然顿时乐了,心中对于方绍远的敬畏之心更加强烈了。

    “咦,竟然还有漏网之鱼!”随着一声轻呼,方绍远的身形再次出现,随后一道粗壮的紫色天雷劈到了那头紫血煞身上,顿时令其身形一滞,随即轰然倒地。

    “哎呀,方兄,你可算是来了,真是想死小弟了!”计允然见方绍远出现了,顿时激动万分地扑了上去一把拉住了方绍远的手臂。

    不动神色之间,方绍远摆脱了了计允然的拉扯,随后说道:“且跟在我身后,待我先处理掉这些怪物!”

    “好好好!”计允然好似小鸡吃米一般把头直点,毫不犹豫地服从方绍远的指示站在了他身后。

    当最后一缕黑烟散尽之后,方绍远这次心满意足地看向一旁的计允然:“计老弟,咱们走吧,这里方圆百里之内都没有血煞子了,咱们换个地方继续!”

    原本听到离开的话还令计允然一阵兴奋,但是当其听到还要继续的时候,顿时脸色一垮:“方兄,不是吧,还继续,这里的血煞子多不胜数,就算你有通天的手段,也要适可而止啊,若真的惹来了上百头一起围攻,咱们可真撑不住的!”

    “计老弟,你这是怎么了,为何面对这血煞子的时候如此畏惧,这其中到底有什么缘故啊?”方绍远不禁好奇地问道。

    “小弟祖传之物中有一颗幻心珠,可将自身的经历融入其中,而后可以作为后辈子孙试炼之物,以自身心神投入其中,以获取长辈的经历。”

    “当年我曾数次进入这幻心珠之中,其余的试炼都好说,唯有这血煞子,每次遇到这种怪物,我从未赢过,甚至连逃生都没有做到过,每次都被一群血煞子围攻,整个人生死不如。”

    看着计允然心有余悸的神色,方绍远总算是清楚了,原来是从小就有的心理阴影,难怪再见到血煞子之后会如此作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