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畅快淋漓
    ,更新快,,免费读!

    这种童年阴影最是可怕,弄不好将来这计允然就要栽在这上面,所以方绍远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最红紧紧地注视着计允然好一会儿,直到计允然浑身不自在,这才嘿嘿一笑道:“计老弟,你这个是病,得治啊!”

    计允然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方绍远,不禁问道:“什么病啊,我自小就没生过病!方兄,我被修士自踏上长生一途之后,何来凡夫俗子的病痛之灾啊?”

    方绍远则摆摆手道:“不不不,计老弟,我是说这个见不得血煞子这毛病得治,而方法我已经给你想好了!”

    “啊,真的吗,这也能治得好?”计允然一脸惊喜,不过随即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突然一垮道:“方兄,你所说的办法不会就是还让我继续和血煞子打吧!”

    轻轻一打响指,方绍远一脸笑意道:“哈哈哈,聪明,就是这个办法!所谓只要功夫深,铁树磨成针在。 乐文移动网”

    “计老弟,当你因为多次在幻境之中惨遭血煞子蹂躏,这才有了这种心理阴影,或者说,这血煞子就是你的心魔!”

    “你想要将来修为更进一步,就必须要扼杀掉你的心魔,如今正是好机会,这里血煞子乃是真是存在的,只要你多杀一点,杀呀杀的,自然而然也就消除对这些怪物的恐惧感了!”

    “不行啊,方兄,我真的做不到啊!”尽管计允然已经亲手干掉了超过十头的血煞子,但是他如今依旧还是心存畏惧。

    方绍远见状,眉头微微一皱,随后释然道:“算了,既然如此,我就不勉强了!”

    “真的,那咱们赶紧走吧!”计允然立马小小地激动道。

    “不好意思啊,计老弟,你连小小的血煞子都不敢面对,下面的旅程将会更加危险,我还是不方便带着你!”说着,方绍远作势边走。

    计允然顿时一把拉住方绍远急道:“哎哎哎,方兄,我可是这里的路路通啊,有我带路你会方便很多的,再说了,我如今实力不差啊,带上我也是一个不错的帮手呢!”

    谁知道,方绍远双目一瞪道:“不好意思啊,我这个人不习惯带着累赘,是你哪怕在面对比自己还厉害的家伙时依旧敢打敢拼,但是一遇见血煞子就蔫了,若是我的对手恰好就操控着血煞子前来的话,你岂不是当场就得昏过去,到时候你让我怎么办,救还是不救!”

    说着,方绍远一甩被计允然拉住的衣袖:“嘿嘿,所以啊,计老弟,你就只回去吧!别拖累了我,又连累你自己!”

    顿时,方绍远在计允然愣神的瞬间便消失了。

    “喂喂喂,方兄,方兄!”计允然大声叫嚷道,可惜回应他的是一片血雾,不知道什么时候,原本因为血煞子被净化之后变薄了不少的血煞之雾又浓厚起来。

    寂静的血雾之中好似隐藏了无数的怪物一般,弄的刚刚因为方绍远就这里丢下他离去而十分失落和生气的计允然顿时一个激灵,随即不管有用没用,赶紧给自己来了一个遮掩气息的秘术。

    “别过来,别过来!”计允然再次不断地念叨着,可惜怕什么来什么,又是一群血煞子流窜过来,看到了血气旺盛计允然,顿时眼珠中都红了。

    “方兄,方兄,你在哪里啊!救命啊!”

    计允然一边逃一边叫嚷着,身后追着十几头血煞子,只可惜方绍远就好似彻底消失了一半,根本杳无踪迹。

    渐渐地,计允然也发现了,自己这么逃下去也不是个办法,身后追逐的血煞子越来越多,而且还有很多从四面八法围拢过来,若是他意味的逃下去,恐怕就要将正片血煞之雾中所有的血煞子都吸引过来了。

    很快,计允然就停下了脚步,因为他发现自己居然无路可逃了,四周全都是血煞子,一层一层的将其包围起来。

    值此危急关头,生死存亡之际,计允然终于被无奈之下,因为死亡的恐惧而忘却对于血煞子的畏惧,竟然一下子亮出了祖传之斧。

    这把斧子的乃是计允然一脉祖传之物,威力强大,在得到的时候,计允然便滴血认主,如今抡起了这把斧子,寒光之下,竟然好似出入无人之境一般,到处都是血煞子的断肢残躯。

    而这把斧子没斩断一头血煞子,便红光一震,一股难以预料的暖流顺着斧子涌向了计允然的身体内,令他顿时精神一振,气血更加旺盛。

    身为斧子的主人,计允然也察觉到了这一点,心中更加的窃喜,于是乎仗着斧子之利好似切西瓜一般到处砍杀当初畏之如虎的血煞子。

    此时,暗中观察的方绍远见到这一幕,顿时微微一惊,不过随即倒是释怀了,这计允然祖上乃是巫人,是祖巫的附庸,奴仆,若是没有两把刷子,如何逃得出巫族的奴役。

    那把斧子品质恐怕也是不低,甚至还可能是专门针对巫族而炼制出来的,否则如何能够做到汲取血煞子之精华来壮大斧子的所有者呢。

    计允然有了这把斧子,看起如今砍杀血煞子那股兴奋劲,看得出来他心中那点心魔应该渐渐消散了。

    上百头血煞子就这么被计允然仗着斧子之利居然一口气在一炷香的时间内通通砍杀个精光,而当初不过是对付了石头血煞子就已经气喘吁吁的计允然,这一次竟然依旧神采奕奕,双目之中精光灼灼,好似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此时,当计允然将最后一头血煞子砍倒之后,他自己看了看四周,竟然发现一地的残躯断肢,顿时显得略有些茫然,这一切都是他做的,那种自幼便折磨他之境的血煞子居然这么容易就被他摆平了,这也太惊人了。

    忍不住,握了握手中的斧子,计允然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那就是他似乎真的摆脱了血煞子对其心理的阴影。

    “啊!”一时间,计允然内心深处是百感交集,胸中抑郁之气一扫而空,顿时仰天长啸,一阵神清气爽。

    “计老弟,这斩杀血煞子的畅快淋漓的感觉是不是停都停不下下来啊!”方绍远此时突然显出身形,口中笑着说道,同时一挥衣袖,大片的金光将地上的血煞子残骸通通笼罩在其中,顿时阵阵黑烟滚滚而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