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炎热的洞窟
    ,更新快,,免费读!

    “跟紧了!”方绍远断然一声,随即沿着奇异的路线在不断的移动,计允然拎着一把斧子稍稍一愣,立马跟了上去。

    只是,没跟上两步,计允然便发现自己和方绍远的距离不断地拉大,很快就是失去了方绍远的踪迹。

    “方兄?方兄?”计允然脸色微微一变,顿时大叫道。

    “好了,计老弟,我在这里呢,这一次一定要跟紧了,记住,一步都不能错!”方绍远的身形再次出现在计允然身旁,一脸严肃地说道。

    “方兄,这是什么情况,你刚才怎么突然不见了,然后却有一下子又冒出来了,莫非你已经是大罗金仙了,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可以自由在空间之中移动吗?”计允然一脸钦佩地问道。

    对于智商直线下降的计允然,方绍远实在是有些无语,他有些不能理解为什么实力变强的计允然,原本很灵光的脑袋现在却好似一半是水一半是面粉,轻轻一摇就成了浆糊了!

    “计老弟,这座大阵非同一般,它将阵法笼罩的空间切割成了份,这九层空间层层叠叠在一起,相互之间循环联通,落在我们眼睛好似一个整体,当我们在阵法之中行走的时候,看似在一个同一个地方,其实是在这九大空间之间来回转换。”

    “所以刚才我才会突然消失,其实是去了另一地方,当然那处地方其实和这里乃是处于一个整体空间之中,只是因为被大阵切割之后两者之间有了空间壁障,你看不见我罢了!”

    “恩!”计允然的脸上虽然还是显得有些迷惑,不过却没有再问什么。

    于是,这一次方绍远走得很慢,而计允然则十分谨慎地跟在方绍远身后,一步都不敢走错,生怕被落下。

    “老祖,你确定自己已经清楚了这座阵法的奥秘,用不用我再多释放点剑气好让你观察仔细了!”方绍远一边按照寒螭老祖的指点冒出脚下的一步又一步,同时问道。

    “方小子,本老祖是何许人也,当年妖族第一炼器宗师,对于阵法一道自然也是极为精通,这迷阵虽然不错,不过也就是九曲之阵,有了你之前的几次试探,足够本老祖看穿其奥秘了!”

    “只要你按照我所说的去走,很快就能来到出口处,只是那里才是真正的挑战,要知道,我若是布阵之人,绝对会在出口处布下埋伏,最好的办法就是再设立一座杀阵”

    “试想一下,若是被困之人费劲千辛万苦终于找到出口重见天日,那种心情自然是万分欣喜,对于外界的警惕心也是最低的。”

    “在刚要走出此迷阵的时候,突然遭到杀阵的当头一击,必然是猝不及防之下要吃大亏的!”

    “单凭那些消失的剑气,老祖我还不能断定那里到底是什么样的杀阵,但是能够让老祖我附着在剑气上的那一丝神识一点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泯灭掉,此杀阵绝不简单,方小子你一定要有心理准备!”

    “哈哈,老祖,有你在,再厉害的杀阵又能奈我何!”方绍远十分豪气地说道。

    “你这个臭小子,不过这话我爱听!放心吧,这次那个杀阵就包在我身上了!”寒螭老祖大包大揽道。

    话虽如此,其实方绍远已经打起了十二分精神,破神幽冥剑暗藏在手心,剑光吞吐,随时准备出手。

    突然,方绍远只觉眼前一花,周遭的景色一下子变得昏暗浑浊,一股炙热地感觉仿佛置身于火炉当中。

    “呼,好热啊,这里!”计允然的紧跟在方绍远身后,一扯衣领叫道。

    “方兄,咱们这是到哪里了,怎么这么热!”

    方绍远冷静地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两人似乎是来到了一座山洞之中,不过这处山洞并无出奇之处,唯有岩壁呈一种暗红色。

    “不会吧,莫非咱们又被困住了,方兄,你看看这四周,竟然全是岩壁,根本没有丝毫的出口哎!”计允然绕着山洞跑了一圈,发现这里竟然是密封的,顿时一脸沮丧地哀嚎道。

    “说不定这又是什么阵法搞的鬼,我得去试试!”说着,计允然便伸出手去敲打岩壁。

    “等一下,别动手!”

    “啊!”计允然一脸茫然地看向方绍远,但是那只手已经接触到了岩壁,顿时发出一声痛苦的叫声。

    “好烫啊!”看着计允然甩着那只手,不停的用手吹着,方绍远眉头微微一皱,轻手一招,一道水柱顿时喷洒道岩壁上,却发出了刺啦的声音,激起一阵雾气,只是这一道水柱显得极为细小,令方绍远心中有了一种不太好的感觉。

    将头顶、四周还有脚下都试探了一遍,方绍远发现这地方的岩壁竟然都是滚烫无比,当然有法力保护的方绍远自然不会畏惧。

    至于计允然,他那点烫伤很好就好了,随后便举起斧子就吵着岩壁砍去,同时大叫道:“让你烫我,让你烫我!”

    叮叮当当一阵乱劈,计允然发现自己的一番动作根本就是无用功,那暗红色的岩壁连一点碎屑都没有丢下。

    计允然手中的斧子有多厉害,方绍远从他手持斧子砍杀血煞子好似切瓜剁菜一般简单就可以知道了,如今这么锐利的斧子居然连这岩壁的碎屑都不能破开,足见这岩壁的坚韧。

    说好的杀阵呢,说好的当头一击呢,怎么就成了一个新的囚牢呢,而且还是个火炉似的囚牢。

    方绍远慢慢地这岩洞中踱着步子一边走边想,眉头越皱越紧,计允然则一脸不爽地爆发出强大的气势,高举着斧子骤然砍向了岩壁。

    轰的一声,一道火花从斧刃和岩壁之间迸发出来,计允然身子好似受到一股巨力地作用,倒持着斧子身形好似喝醉一般腾腾腾地倒退数步,若非方绍远扶他一把,甚至就要一屁股坐在地上了。

    “这玩意也太硬了,我使出全力都没法破开它!我是没辙了,方兄,看你的了!”计允然晃了晃脑袋嘿嘿地说道。

    “计老弟,你有没有感觉到这变热了?”方绍远看着四周,突然问道。

    “变热?方兄,这里本来就很热啊!莫非你才感觉到,那你也太后知后觉了!”计允然大大咧咧地回道。

    “不,我的意思是,这里比我们刚进来那会要变得热了不少!”方绍远双目微眯,一脸凝重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