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自救
    ,更新快,,免费读!

    “呼!”一道声音从爆炸产生的烟尘自重缓缓显现出来,同时他身旁还倒着一个人。

    方绍远此时显得确实狼狈不堪,一身法衣破碎不堪,整个人灰头土脸的,脸色也是差得很,不过能够在这种情况下活下来,倒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会想到之前的场景,方绍远还是颇为后怕。

    在炉子内部的时候,方绍远一口气释放出上万道剑气,并不是和龙筱所想的那样是为了打破炉子,而是为了试探出炉子内部的那一处薄弱点。

    按照寒螭老祖所言,敲击在存在瑕疵的那一点和其他地方所发出的声音是不一样的,方绍远就是打算以上万道剑气来试探出到底那一处才是真正的薄弱点。

    不过,尽管这上万道剑气的威力其实不大,但是架不住量多,在加上方绍远还需要维持住自身的稳固,所以他仅有一次机会采用这种全铺开式的试探。

    所幸他的运气不错,在加上他的元神堪比太乙真仙,竟然在上万道声音之中听出了不一样的地方。

    随后,他又释放了百道剑气专门针对已经被缩小的那一块地方重点试探,反复几次之后终于被他大致锁定了这件天地烘炉仿制品瑕疵点。

    时间已经容不得半点拖延了,尽管没有精确地找到那一个点,但是这也已经足够了,故而方绍远直接亮出了破神幽冥剑,将法力催动到极致,御使破神幽冥剑直刺那一处地方。

    不过,之前也说过了,这一点虽然是瑕疵点,但是也只能说着一点比其他地方要来的相对薄弱一点,并不是好似豆腐渣一般一碰就倒。

    故而,方绍远反复多次攻击该点,这才使得那一处地方露出了一丝裂纹,这让方绍远欣喜若狂。

    不过,随着他不断地攻击同一个地方,裂纹越来越大,龙筱竟然使出了玉石俱焚的代价,想要以自毁天地烘炉这件后天上品灵宝来换取方绍远的性命。

    感受到内壁之中传来的那种毁灭性的气息,方绍远的脸色当即便了,他虽然也预料到外面操控法宝之人不会那么轻易地让他逃出来,却也没想到那人竟然如此果断,在是不可为,居然宁可毁了一件上品法宝已经弄死他。

    当然,法宝品质越高,自爆所需的时间越长,故而方绍远更加拼命的攻击法宝最薄弱的那一点,希望在自爆之前能够破开法宝壁,这样便可以提前逃出生天。

    不过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这天地烘炉虽然仅仅是一件仿制品,但是其品质已经达到了上品灵宝的级别,而方绍远手中的破神幽冥剑不过是下品先天灵宝,两者之间虽然一个是后天一个先天,但是以破神幽冥剑之利若不是找到了薄弱点,还真破不开这天地烘炉。

    而即便是找到了这一薄弱点,想好破开也是需要不少时间的,偏偏对手又当机立断来个自爆,方绍远拼尽全力却依旧还是没有能够在天地烘炉自爆之前破开法宝的壁障。

    只是,就在方绍远坐以待毙的时候,却察觉到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应该已经自爆的天地烘炉居然出现了停顿,尽管时间很短暂,但是方绍远很敏锐的察觉到了,所以他精神一振,顿时调取了全身的法力,抓住机会使出最强的一剑,终于赶在天地烘炉自爆之前破开了这件后天上品灵宝。

    也正因为这样,这件灵宝虽然依旧自爆了,但是其威力就好似一颗被挖空了火药的哑弹一般,只能唬唬人,否则,方圆千里恐怕都要被震塌三尺。

    之前没有时间去想,现在危机消除了,方绍远稍稍一想便清楚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老祖,小幽,多谢了!”方绍远轻声说道。

    “哈哈,算你小子机灵!”寒螭老祖笑了。

    “反应还是那么迟钝!”小幽依旧那么尖锐。

    不过,听在了方绍远的耳中,却使得他心中一暖,他清楚,这恐怕是这两人商量好的,想要多多锻炼在他,否则什么事情都依赖于别人,对于他的成长不利。

    看着满目的疮痍,尽管这天地烘炉已经报废了,但是其所带来的热量依旧久久不能散去,使得周围温度极高。

    看着好似一只煮熟的大虾蜷缩在地上的计允然,方绍远微微一笑,随即一招手,一股清泉从天而降落在了计允然的身上。

    滋滋滋的声音不断地响起,计允然俨然就是一个人形小火炕,一汪清泉浇上去全都散发出了水蒸气,足见此时计允然身上的温度有多高。

    不过,万幸的是,计允然到底是修为不凡,一身血肉强悍无比,若是换一个一般的人哪怕是个天仙空怕已经被烘成了一具干尸了。

    得到了清泉的滋润,又被方绍远服下灵丹,计允然原本难受的表情也渐渐缓和了,身上的皮肤也不显得不再那么通红了。

    知道计允然应该没有什么大碍了,方绍远便神色一沉,他实在是没有像想到今天真的差点就交代在这里了,就是不知道暗中埋伏的人现在在何处,是不是依旧隐藏在暗处。

    不过,方绍远心中有一点可以确认的是,这天地烘炉不是凡品,一件后天上品灵宝损毁了,其主人必然受到重创,毕竟想要能够发挥出这件灵宝威力就必须与灵宝心神相通,正所谓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抬头看了看天空,随即方绍远便一脸谨慎地扫视了一番四周,神识运转到了极致,因为此时他多了一个需要照顾的计允然,若是对方此时下手突袭的话,他们这边就有些不妙了。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眷顾,还是对方确实仅有一人,而且还因为心神相连的法宝损害而重伤放弃了继续设伏,总之一直到了计允然醒过来,对方始终没有发动过任何一次攻击。

    “方兄,咱们这里在哪里呢?”计允然醒来之后便迷迷糊糊地问道。

    “血泽!”方绍远简短地回了一句。

    “啊,我们已经从哪个热得要命的地方出来啦!”计允然一脸兴奋地说道,不过随后摸了摸自己的脸,一脸迷惑,“咦,我身上怎么湿哒哒的,莫非下雨了?”

    看着计允然一脸迷糊的样子,方绍远只能微微一摇头道:“计老弟,感觉怎么样,能走吗?”

    “没问题,咱这身体棒着呢!”说话间,计允然还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以显示自己的能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