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见牧云
    ,更新快,,免费读!

    安顿好计允然,方绍远又悄悄和自己的安插在凡界的属下见了一面,这才施施然直奔天庭而去。

    身为神霄玉府名下五雷院的弟子,方绍远在天庭之中除了一些禁区或者重要的地方之外,基本上可以说是畅通无阻。

    一路疾驰,终于回到了雷城,方绍远这次缓缓地松了一口气,这一趟还真是不容易,如今到了雷城之中,他总算是安全了。

    其实,当初虽然从血泽之中离开了,不过方绍远还是担心半道上会遇到什么劫道的,甚至就在回去雷池的路上他也是颇为担忧,不管怎么说,对方花费了那么大的代价出手对付他,非但没有弄死他,还搞得己方损失惨重,不排除那些人会狗急跳墙。

    甚至,即便是到了天上,方绍远依旧没有太大的安全感,唯有到了雷城之后,他的心才放下来,不管怎么说,到了雷城,对方即便在想动手,也要掂量一下值不值得,万一惹出南极长生大帝,那乐子可就大了。

    悄然回答五雷院之后,方绍远并没有直接前往任务堂交付任务,他想要第一时间见到牧云。

    “方,方师兄?”当方绍远站在牧云他们的院子之外的时候,牧云打开院门,一看见方绍远,脸上顿时露出了惊诧之色,甚至还有些慌乱。

    方绍远微微一笑,显得毫不在意地说道:“牧师弟,怎么,见到我不高兴吗,我可是带着你最想要的东西呢,不至于连院子门都不让我进来吧!”

    “呃,不不不!”牧云不敢直视方绍远的,把头微微一低这次结结巴巴地说道:“怎么会呢,方师兄,你请进!”

    走进了院子,方绍远就这么看着似乎有些束手无策的牧云,随后淡淡地说道:“牧师弟,我看你似乎好像不太欢迎我的到来了呀,我可是带来了可以挽救蔡师兄性命的血衣草啊!”

    牧云的心绪显然不是很高,他嗫嚅地说道:“方师兄,其实,其实蔡师兄他。。。。。。”

    方绍远见状,顿时一副大惊失色的模样道:“不会吧,莫非蔡师兄已经仙去了!”

    随后,方绍远脸上有露出诧异之色:“不对吧,我记得三个月应该还没到呢,蔡师兄不应该这么早仙去的啊?”

    牧云一张脸涨得通红,连连摆手道:“不不不,不是这样的!蔡师兄他没事了!”

    “没事了?”方绍远用手指了指蔡诚的房子,满脸疑惑地问道:“没事儿是什么意思,你不会是想要告诉我,蔡师兄已经痊愈了吧!”

    牧云更加有些惊慌地点点头道:“恩,是的,方师兄,蔡师兄他确实已经好了!”

    顿时,方绍远把脸一沉:“牧云师弟,有些话可不能乱说啊,当初是你哭着喊着求我去血泽寻找血衣草,用你的话说,这蔡师兄是非血衣草不可就,而咱们五雷院除了我之外,没人可以进得去!”

    “现在你和我说蔡师兄没事了,你这是不是在玩我啊!”

    方绍远虽然伤势没有痊愈,但是就凭她太乙真仙初期的元神修行,足以震慑碾压天仙境的牧云。

    这老脸一沉,那股强悍的气势凝成一线直逼牧云,令牧云心头好似遭到重击一般,脸色顿时一白,身子微微颤抖。

    “方师兄,我,其实,这个。。。。。。”牧云在方绍远的威视下,战战兢兢,脑子像是一片空白,根本无法说出什么具体的东西来。

    “好吧,既然你不肯说,那么我只好自己亲自动手,我倒要看看,蔡师兄到底怎么样了?”说着,方绍远直接越过了牧云径自朝着蔡诚的屋子中走去。

    “啊,不!不行!”牧云瞬间猛地一抬头,身子一闪便拦在了方绍远的面前。

    感受到牧云一身天仙境的气息全然绽放,方绍远冷笑一声道:“呵呵,怎么,你想和我动手?”

    “不是,我,你不能进去!”牧云虽然身子在颤抖,但是脸上还是决然的露出一丝坚定之色。

    明明很畏惧,很害怕,却依旧还敢拦在他面前,这倒是让方绍远有些吃惊,不过这些并不能成为阻挡方绍远的理由,所以,方绍远只是狠狠地瞪了牧云一眼,顿时令其身形一滞,就好似被定住了一半。

    这是定元术,乃是以自身的元神之力强行固定住对方元神,要知道不管什么人,其一举一动都是受到元神的控制,一旦元神被定住了,那么他自然也无法自由行动。

    当然,这定元术也不是万试万灵的,哪怕方绍远元神比牧云强大,也不能将其定住超过十个呼吸。

    不过,有这十个呼吸的时间,对于仙人来说,可以做很多事情了。

    牧云虽然身子不能动弹,但是眼神之中却流露出一丝焦急之色,只可惜此时的他无能为力,连句劝阻的话都说不出来,唯有验证眼睁睁地看着方绍远越过了他,朝着蔡诚的房间走去。

    “嘎吱!”

    蔡诚的房门被推开了,一道消瘦的身形出现在了房门口,方绍远不禁双目微眯朝着他看去。

    “方师弟嘛,蔡诚有礼了!”

    看着眼前一脸蜡黄,明显精气神不足的蔡诚,方绍远眉头微微一皱道:“蔡师兄?”

    “不错,真是蔡某!为了蔡某的事情,令方师弟劳心劳力实在是过意不去!”蔡诚表现的极为谦逊。

    不过,方绍远却不根本不吃这一套,眼前这个人确实是当初他所看到侧蔡诚,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方绍远总觉得这个蔡诚虚的有点过了。

    或许是察觉到方绍远的疑惑,蔡诚淡淡地一笑道:“能够捡回一条命已经不错了,至于一身修为损失大半倒也无需介怀了!”

    听了这话,方绍远再次仔细看去,果然发现原本天仙后期的猜测如今不过是天仙初期,甚至一身气息好似风中的火苗一般摇摆不定,一种随时会熄灭的感觉。

    “蔡师兄,敢问你当初那一身的诡异的伤到底是如何治好的,又是何人出手相救的?”方绍远感觉到蔡诚那种随时会跌破到天仙以下修为的气息,不禁问道。

    “其实,照理说,这件事不应该和方师弟说的,不过毕竟方师弟了为了蔡某不惜前往血泽这种大险之地采摘血衣草,我若是不说出个所以然来,恐怕也会寒了方师弟的心,既然如此,我便实言相告吧!”

    “蔡师兄!”突然,一声疾呼从方绍远身后传来,却是牧云摆脱了定元术的效果,一脸急切地呼唤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