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如实相告
    ,更新快,,免费读!

    蔡诚则冲着已经转过身来的牧云微微一摇头,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随后看着方绍远道:“方师弟,你也看见了,我确实是被治好了,只是代价不小,虽然除掉了血毒,但是一身精血损失七七八八,千年的苦修一招尽丧,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恢复。”

    看到蔡诚苦涩的脸庞,方绍远一阵默认,难怪这蔡诚给他一种虚的不得了的感觉,原来是被人抽掉了大半的精血。

    一般的血液对于仙人而言不算什么,损失掉了很快就能不回来,但是精血就不一样了,那是一身血肉精华的所在,那是修为的根基。

    就好比一个大力士,力大无穷,但是一旦他断了一条腿,拄着拐这他,虽然依旧有那么大的力气,但是却因为下盘不稳,根本无法发挥出真正的实力,甚至时间久了,原本一身的力气也因为缺少必要的锻炼而渐渐消散。

    所以这蔡诚如今失去了大半的精血就好比那断了腿的大力士,一身法力和境界虽然还在,但是没了可以支撑他施展如此身后法力的身躯,等于一个残废,甚至若是不能尽快的恢复损失的精血,将来修为不进反退,到时候可就真的悲剧了,说不定一辈子就这样了。

    好一会儿之后,方绍远看着一脸悲凉的蔡诚,终于问道:“蔡师兄,可都告知方某到底何人治好了你?”

    “蔡师兄!”看见蔡诚似乎还要再说,牧云顿时急了,一把上前拉住蔡诚,冲着他不断摇头,眼神之中也是流露出阻止之意。

    方绍远并没有阻拦牧云的举动,而是大有深意地看着眼前这两人,一个似乎不愿意也不敢说,另一个似乎是一身悲意,打算和盘托出。

    “牧云!”突然,蔡诚一脸怒意地看向了牧云,口中爆喝一声,尽管他此时虚弱无比,甚至在这声大喝之后,身形一震晃动,脸色潮红,忍不住一阵阵的咳嗽,好似随时都会倒下一般。

    但是,偏偏牧云还这就吃这一套,他慌忙一把将蔡诚扶住,随后一愁眉苦脸地问道:“师兄,你没事吧!”

    “没事,你若是阻止我说出来,才会真的让我有事!”蔡诚在方绍远打入一道元气之后,平息了自己刚才因为动怒而翻腾的气血,这才一语双关地说道。

    “师兄,可是,你要说了的话,那不就是。。。。。。”牧云虽然没有把话说完,但是显然为蔡诚治伤的人身份不一般,牧云不希望蔡诚说出来,因为说出来应该会对蔡诚造成极大的麻烦,甚至会引来杀身之祸。

    “牧师弟,你觉得我不说就会没事儿嘛,如今我已经是个废人了,仙途无望,与其这么绝望地等死,不如将事情讲出来,或许方师兄还能体为兄主持公道呢!”蔡诚脸色翻红,看向了方绍远大有深意地说道。

    方绍远神色淡然道:“蔡师兄所言极是,那人虽然治好了蔡师兄的血毒,但是却令蔡师兄损失了大量的精血,可见此人绝对心存歹意,不过蔡师兄也无需绝望,精血虽然难补,但是也不是没有办法的!”

    “真的吗!”牧云和蔡诚顿时一脸震惊地看向了方绍远,异口同声道。

    “呵呵,大家都是一院师兄弟,方某有必要说谎吗!”方绍远脸上挂着笑容,同时一招手,一株通体血红的六叶灵草出现在了他的掌心。

    “这是,血衣草?”

    见牧云和蔡诚面露不确定之色地问道,方绍远点点头道:“不错,真是方某从血泽之中带出来的血衣草,这种灵草在血泽之中吸纳了无穷的血气,当中蕴含了血之精华,若是以此炼制成凝血丹,想来蔡师兄的一身精血花点时间也不是不能补回来的!”

    “好,既然如此,方师兄,你想要知道什么,尽管问吧!我必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牧云看着方绍远手中晶莹剔透的血衣草,顿时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沉声道。

    “恩,那你就将事情的整个经过完完整整的说一遍吧!”方绍远此时也神色一正,开口道。

    。。。。。。

    按照牧云所言,从蔡诚手上昏迷之后,他便立马恳请五雷院外院的执事帮忙,不过这些执事皆表示无能为力。

    只是,口来崔执事私下找到了牧云,并且推荐了一个神秘人给牧云认识,并告诉他,这个神秘人有办法治好蔡诚。

    拯救蔡诚心切的牧云自然是一口答应了,于是他便见到了那神秘人,不过那神秘人遮掩的很好,根本看不出来是谁,长什么样子,甚至连性别也看不出来。

    那个神秘人提出的条件就是要牧云按照他所交代的办法令方绍远前往血泽一行,成功了,便会出手救醒蔡诚,若是失败的话,自然只能表示爱莫能助了。

    而当方绍远确实去了血泽之中,那神秘人还真的现身了,只是给蔡诚服下了一粒丹药,说是可以暂时保住他的性命,待方绍远陨落在血泽的消息传来之后,再真正的解救蔡诚。

    后来,这神秘人又出现了,而且还真的信守诺言就醒了蔡诚,只是却取走了蔡诚大半的精血,并且还出言威胁,若是敢说出任何关于他的消息,必然会出手取走牧云和蔡诚的性命。

    其实,牧云对于那神秘人的做派也是很是怨恨,甚至他都看得出来,蔡诚之所以会中了所谓的血毒,恐怕和这神秘人有脱不开的关系,但是他又能怎么办呢,这神秘人既然可以指挥崔执事,那就是根本不是他和蔡诚可以得罪的。

    这一次,若不是方绍远拿出了可以彻底治好蔡诚的血衣草,恐怕就算蔡诚想要讲出来,牧云也会拼死阻止的。

    从牧云那里出来之后,方绍远马不停蹄直奔任务堂交付任务,不过他却是表示自己任务失败,没有完成,随后便对外宣布偶有所得,闭关了静修了。

    之所以这么做,不为别的乃是为了向那个神秘人宣告这一次他没有采到那血衣草,可以从侧面掩饰蔡诚将来逐渐恢复丢失的精血。

    另一方面呢,也是为了告诉那神秘人,他这一此血泽行受伤了,而且伤的不轻,虽然逃脱了性命,但是需要时间静养,因为方绍远相信,神秘人既然敢在血泽设下埋伏,必然和血泽之间有关联,他遭到神王截杀的事情肯定会被那神秘人知晓。

    这样的话,他也可以借助闭关为由暗中调查一些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